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從聖火事件看民進黨執政
金恒煒 2007/04/28
字級:

中國主辦奧運會要在二○○八年才正式登場,然而二○○七年的一把聖火已然煞到台灣了;中共「央視」稱傳遞到台灣的這一站為「中國台北」,明顯是把台灣納入「一中」,中共的打壓,彰顯了二○○八年總統大選的重要意義!

如果馬英九「黨國」回潮,很簡單,國共勢必再度聯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中國用奧運成功的「統戰」台灣,台灣藉奧運也成功的向中國「輸誠」,馬英九的「終極統一」工程,不待「終極」而水到渠成了。只要看藍色立委如黃志雄、郭素春、賴士葆以及台北市長郝龍斌的反批政府,就知道馬英九一旦主政,台灣一定「去了了」!

天佑台灣,民進黨究竟是執政黨。儘管朝小野大,儘管台北市在中國黨手中,也儘管台灣的奧會是黨國體制的殘餘,在民進黨政治決斷下,台灣拒絕中共收編,不然不但被中共綁票還為中共數錢呢。

奧會主委吳經國竟而不解「為什麼要拒絕聖火入境」,竟而說:「這是單純的體育活動,不要把它政治化」云云。全為中國開脫,卻沒有一句抗議中國,沒有一句為台灣執言。奧會聖火果是「單純體育活動」?為什麼中共定位台北一站為「境外路線」而非「國際路線」!為什麼不從日本長野市轉到台灣台北再轉到韓國首爾?非要從越南胡志明市到台北再轉到香港?這樣的毫不遮掩吃定台灣,台灣能不採取行動?老實說,台灣堅拒聖火,受傷的不會是台灣,受傷的是主辦的中國,這才是重點!

重要的是,二○○八年民進黨繼續執政,是不是還要在「一中憲法」的框架下治國?是不是要用「和解共生」的方式進行「聯合執政」來解決朝小野大的困境?姑且跳開赤裸裸的「統獨」議題,即使小小的聖火或者奧運,如果民進黨政府可以用「一中憲法」來面對中共、用「和解共生」面對藍營,那麼,我們有什麼拒絕聖火的理由與可能?

「一中憲法」與「聯合內閣」都是承認現實。堅持、支持或不抗議「一中憲法」,當然可以贏得中國的善意,也會減緩兩岸的緊張,更可以迎合中國黨,問題是,用台灣的國家定位來換取中國的善意,來換取在野黨的合作,會不會飲鴆止渴,而終於死在「一中」上?聖火事件只是小焉者,卻可以看得出來其中的危險;「一中」的正主是中國,不是台灣!台灣若而承認「一中憲法」,只能證成「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對內也是一樣。民進黨取得二○○八年的總統大位,為了解決國會的杯葛,讓「最大黨組閣」,組成「聯合政府」,民進黨就能執政嗎?只要看馬英九、郝龍斌等人的表現,就可以知道連拒絕聖火都不可能,何況國之大政?何況涉及「統獨」的議題?

台灣的國會亂象與媒體亂象是政黨輪替之後無可奈何下要付出的代價。重點是,台灣民主已經取得極大成就,二○○四年「七日政變」也好、二○○六年「紅軍亂台」也好,都沒有擊垮台灣的政治經濟結構。值得探究的是,「執政者的意識形態就是主流意識形態」,馬克思此言絕對可以證實八年民進黨執政的成就;「台灣意識」已成擋不住的巨流。問題是,二○○八年的民進黨總統會不會具有馬基雅維利所說的「既是一隻狐狸能識別陷阱,又是獅子可以鎮懾豺狼」?或者反是,既不能識穿陷阱又不能威懾豺狼?

民進黨要永續執政,難道只取得政權就已足夠?只想權力不顧理念,真的是台灣第三波民主的唯一目的?恐怕未必。不要忽視綠色選民的集體意志,違之者必遭淘汰!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從聖火事件看民進黨執政

民進黨要永續執政,難道只取得政權就已足夠?只想權力不顧理念,真的是台灣第三波民主的唯一目的?恐怕未必...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