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中國話》在讚美什麼?
邱風 2007/05/14
字級:
0

女子歌唱團體S.H.E因為專輯裡的《中國話》這首歌引發話題,遭媒體砲轟是在抱中國大腿。三人出席活動時語帶無奈表示,很遺憾新歌被當作政治炒作的工具,未來在大陸宣傳活動將繼續進行,也不會排斥再收錄同類型歌曲。S.H.E對自己想做的、想唱的態度堅定吾人很佩服,而對於媒體批評抨擊其實她們也沒什麼好遺憾。
 
因為《中國話》是一首歌,所以它是阿諛誰、歌頌什麼,其實不是重點。歌曲、圖畫,音樂美術(藝術)大都是難免有所歌頌、讚美的;問題是歌頌、讚美得適當與否。其歌曲好不好聽,歌手唱得好不好,曲調(旋律)、和聲、對位、配器(樂器的搭配、組合)好不、美不,才是重點。S.H.E要在意的應該是這些。這方面如有可稱道,那麼即使有所阿諛、歌頌、抱大腿而被批評;歌曲、音樂仍然能傳唱久遠、廣為流傳。如這方面乏善可陳,那麼即使無人褒貶、批判,那麼歌曲、音樂恐怕是旋起旋落,不久即將銷聲匿跡。

《中國話》音樂好不好,讓聽眾、欣賞人、歌迷或粉絲去自己判斷。不過歌詞所呈現的自我陶醉、自大、自我膨脹,倒是值得注意、值得顧慮。中國話或中文是很重要的語文是不在話下的。中國話或中文寫成的詩詞小說戲劇流傳於各國,足見其好、足見其價值。不過這不是中國語文獨有的現象;英文英語俄文德文法語日語等等皆有此種流傳各國的情形。吾人不反對《中國話》誇讚中國語文,但反對背離事實,膚淺、胡扯、拼湊。

跟政治、政治人物糾一點纏或打破某些禁忌,引發爭議、爭吵,隱然成為一種新的打歌、促銷方式。黃立行、成兄弟、S.H.E等都似乎有此跡象。S.H.E很遺憾新歌被當作政治炒作的工具,應怪自己的歌太政治化。身為台灣歌手卻對中國話〈猶如對中國〉讓人感覺近乎阿諛的多方讚美歌頌,好像是新華社、人民日報的文辭,充斥溢美之言。這還不算什麼,《中國話》這首歌最大敗筆,當推此歌歌詞拼湊拉扯,歌詞充滿明顯的自我陶醉、自大、自我膨脹。

「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孔夫子的話,越來越國際化;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我們說的話,讓世界都認真聽話」。孔子說的話是魯國方言。今天沒人會說、會聽、聽得懂。紀錄他的話那些經書、經傳,今天很少中國人精通,更不要說外國人倫敦瑪莉蓮、莫斯科的夫司基。孔子自稱是「東西南北人」,他並不自詡中國人、中國話,《中國話》作者幹嘛攀附拉扯孔子?歌詞不少是相聲俏皮話、繞口令拼湊成的。只是耍寶式的中國話,不足以展現中國話之美。各國語言也大都有俏皮話、繞口令,例如莎士比亞的戲劇裡就可以讀到。

「全世界都在學中國話,我們說的話,讓世界都認真聽話」。這或許是實情。然而各國的話全世界都有人在學,中國話論勢力、流行程度尚在英語英文之後。「倫敦瑪莉蓮,買了件旗袍送媽媽,莫斯科的夫司基,愛上牛肉麵疙瘩」。然而穿西裝洋裝迷你裙高跟鞋,吃漢堡炸雞壽司沙西米的,全世界不也到處都有?

而且各國學中國話、中文的,明清以來就有。而心理、心態是入境(包括入侵、侵略)問俗,通其語言文字,而非震懾於其國力國威或語言文字之美。吾人學外文也是基於這種心理。

一個國家國力強大,他國學其語言文字的人士人數當然會增加。這是趨炎附勢、外國月亮圓的自然現象,不足為怪。但這並不表示中國話美冠全球、豔光四射(射四海)。各國語言文字各有千秋,太過自我陶醉、太過自大,有時候只是自卑與納希塞思自戀或水仙花心理的反射。中國崛起、強盛是各國有目共睹、感受威脅的,但因此中國話就世界第一嗎?美國不是很強盛嗎?然而伊拉克海珊、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伊朗總統艾哈邁迪等等就不買美國的帳。一個海珊已讓美國布希進退維谷,中國能自大嗎?《中國話》在讚美什麼?會不會讓中國人太陶醉以至於太麻醉了?

(作者邱風,北縣新店人,文字工作者,退休高中教師)

〔 資料來源: 東森新聞報
Email
5

《中國話》在讚美什麼?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4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3 2012 2011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