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檢察官、法官集體謀殺案
金恒煒 2007/07/02
字級:

 

蘇建和事件和十九世紀末法國的德雷福事件(Dregfus Affair)當然有本質上的不同。不過,台法今古兩個司法事件,卻也有共同點,那就是司法殺人、人命危淺。

法國文學家左拉(Zola)在德雷福被判刑之後寫道:「無辜者兩次被判有罪,太陽必然為之黯淡,世界人民必會起義……。」蘇建和等「兩次」被判死刑,已經攪動了台灣人民內心最深沉的怒火,太陽不見得黯淡,但是怒火必然上昇;一旦不能夠找到良善、潔淨、正義的泉源將大家清洗乾淨,台灣會不會成為有毒的泥沼而使全體淪為共同的殺人者?這才是台灣當前重要的課題。

不止於此,若而台灣的檢察官們、法官們可以為了保全封閉的司法體系進行集體殺人,無視證據法則的闕如、背棄法律基本原則,連國際鑑識權威李昌鈺的證詞都打成「臆測」,卻採信符合己意的法醫研究所、中央警大的「臆測」,那麼台灣人民毫無免於恐懼的自由。重點是,「他們若用這種方式逮捕、審訊、判他有罪,任何人的自由勢必都沒有保障」。今天是蘇建和,明天就是你、是我!

蘇建和在記者的環繞下說了一句深沉而無奈的話:「司法可以這樣迫害蘇建和沒有關係,但是就讓蘇建和是台灣最後一個受害者,到我為止就好了。」可以作踐、犧牲蘇建和等人,其他的「我們」就可以倖免?答案可能相反。我們要指出蘇案最核心的重點:蘇建和等三人是無辜的。這個事實的本身才是蘇案的關鍵。為蘇案付出心血、時間而無尤無悔的律師蘇友辰得知蘇案判決結果,公開怒斥「司法改革個屁」,確是一言中的。

人命關天,三條無辜生命、三個無辜家族蒙受台灣司法集體迫害十六年之久,這樣的天理不容!可驚嘆的是,沒有「一位」檢察官、「一位」法官公然跳出來「自清」;他們為對付陳總統敢於違憲,何其勇也!甚而主辦檢察官張熙懷以「福報」展現「黨同伐異」立場,卻有八十幾位檢察官連署為之撐腰,援用左拉為德雷福仗義洗冤的「我控訴」都控訴不盡!

台灣司法已死!這不是新觀點,蘇案的判決,讓我們看到台灣司法制度的惡質化到了臨界點,改革司法只是「屁」,那麼就從制度下手。台灣是不是需要用選舉制而非任命制來取捨法官、檢察官?而且,是不是應當像日本一樣,開始討論採用陪審團制?徹底顛倒今天的司法體制,才能正本清源;為達此目的,非得從展示人民力量開始!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檢察官、法官集體謀殺案

台灣司法已死!這不是新觀點,蘇案的判決,讓我們看到台灣司法制度的惡質化到了臨界點,改革司法只是「屁」...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