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余光中仍操作意識形態
金恒煒 2007/07/08
字級:

今年大學指考的所謂「國文」科與歷史科試題,明顯出格。國文科文言文配分高達七成四,開大學入學考試未有之奇,歷史科的台灣史只佔十八分,大爆冷門。這還不說,連數學科乙也有一題用文言文命題,據高中數學科老師說,讀懂不易,出題目的似乎不在測驗考生數學程度。

可見這樣的考試操作,不是為考生謀、不是為教育謀、也不是為大學入學謀,出題者只是進行赤裸裸的意識形態鬥爭,置專業於不顧,這叫做可恥加三級。

「狼來了」的余光中接受媒體訪問,大剌剌的說:「命題老師顯然不認同教育部長杜正勝的『意識形態』」云云,夠白了吧。余光中們毫不避諱的把大學指考當成「意識形態」的鬥爭場域,心中哪有考生?把國家大典當武器,虧余光中說得出口!

國文科破天荒的要考生把中國二○○○多年前李斯〈諫逐客書〉翻成白話文,余光中切入出題者的政治用心說,「泰山不讓土壤」是借古諷今,「要執政者廣納人才,不要太本土化」。有趣雖有趣,卻更彰顯「去中國化」的必要。

先不要說「諫逐客」的李斯最後腰斬咸陽市,客死於秦土。重點是,〈諫逐客書〉完全是封建帝國下文士無可奈何的「乞官」呼求,也是「學得文武藝,賣於帝王家」文類的濫觴。真說「教訓」,恐怕回看李斯文章才知道民主之可貴,才知道中國二十五史充斥的意識形態之可怕!

一部二十五史不過是相砍書,而中國文人只能歌功頌德,匍匐於帝王淫風下,用華麗的辭藻當晉身階,口頌「天王聖明,臣罪當誅」而不已。遠的不說,獨夫蔣介石帶著滿手鮮血到墳墓,余光中還能操典雅的中文做舔痔之徒;古文再好,養出來的只是封建頭腦,到今天還鑽不出「微言大義」的魔咒,才是可悲。

文字、語言是思想的載體,哲學家維根思坦說:「語言的盡頭,就是思想的盡頭」,那麼台灣今天需要活在「古代漢語」(即余光中所說的「文言文」)的語境中?在文言文的文化下,開不出民主,而且缺乏「公共性」(publicity)的思維;只要看唯文言是尚的余光中們,憑手上的公器就敢玩弄眾生;最後只會引發反彈,讓台灣人早一點覺悟,早一點知道操弄「文言文」背後的意識形態的不文明。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余光中仍操作意識形態

這樣的考試操作,不是為考生謀、不是為教育謀、也不是為大學入學謀,出題者只是進行赤裸裸的意識形態鬥爭,...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