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緬懷從「臺灣」與「民眾」出發的臺灣民眾黨
陳君愷 2007/07/09
字級:

「臺灣史觀」、「民眾史觀」v.s.「中國史觀」、「英雄史觀」

 

1927710,臺灣第一個現代政黨——臺灣民眾黨成立。今年2007年,正好是臺灣民眾黨創黨80週年。回顧這段歷史,對於今天的我們,應該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

從歷史的經驗上來看:不論是日本殖民統治下的抵抗,或是戰後對民主自由的追尋,都要靠民眾的力量才能成功。而臺灣民眾黨立足於本土臺灣,植根於廣大民眾,其之所以稱為「臺灣」、「民眾」黨,意義即在於此。其創黨時的綱領為:「確立民本政治,建立合理的經濟組織,及改除社會制度之缺陷」。除了在臺灣各地設立支部外,並依照其全民運動與農工運動同時並行的指導原理,致力於勞工、農民的組織。於是,臺灣民眾黨於19282月,協助組成了「臺灣工友總聯盟」。其後,因逐漸左傾而分裂,而於19312月被日本殖民政府命令解散。

這是臺灣本土歷史的一部分,也是臺灣民眾應該擁有的歷史記憶。但在過去幾十年的歷史教育裡,國民黨都不曾在教科書裡提到這些史事。當臺灣自由化、民主化之後,國民黨又開始跳出來搶奪詮釋權。

國民黨要拿蔣渭水當英雄的「樣板」,要把蔣渭水與中國民族主義聯結起來,要講臺灣民眾黨員如何尊敬孫文……等,以便將其統治正當化,這是國民黨的言論自由,我們予以尊重。但一個最基本的問題是:蔣渭水與臺灣民眾黨有沒有「祖國意識」?有沒有人「秘密加入中國國民黨」?當然有!這是歷史事實,不必迴避。

然而,要理解這樣的歷史事實,就必須回到當時的歷史情境中去理解。例如孫文在《三民主義》〈民族主義〉第六講中曾指出:如果中國不能擔負起「濟弱扶傾」的責任,「那末中國強盛了,對於世界便有大害,沒有大利」;他並且期許中國人「將來到了強盛時候,想到今日身受過了列強政治經濟壓迫的痛苦,將來弱小民族如果也受這種痛苦,我們便要把那些帝國主義來消滅」。

當時臺灣人受到日本殖民統治,看到孫文這樣的主張,自然很歡迎,就像當時臺灣人也歡迎印度甘地的不合作主義、美國威爾遜總統的民族自決、日本吉野作造的民本思想一般。這好比今天我們被中國欺負成這樣,也就特別能感受到孫文所謂:如果中國不能擔負起「濟弱扶傾」的責任,「那末中國強盛了,對於世界便有大害,沒有大利」的說法有他的道理一般。臺灣民眾的現實感受如此清晰,國民黨卻拿過去臺灣人的「祖國意識」來說嘴,尤其歸結到蔣渭水一個人身上,其實是十分虛幻的。

 

蔣渭水的全球布局思維

 

當然,承認蔣渭水有強烈「祖國意識」與曾經「秘密加入國民黨」,不過是承認一種「歷史事實的陳述」;但不要忘了:這只是「部分」歷史事實而已。蔣渭水其實是很具有世界觀的。他在〈五個年中的我〉一文中,曾經這麼說:

台灣人負有媒介日華親善的使命,日華親善是亞細亞民族聯盟的前提,亞細亞民族聯盟是世界平和的前提,世界平和是人類的最大幸福,又且是全人類的最大願望,所以我台灣人有媒介日華親善,以策進亞細亞民族聯盟的動機,招來世界平和的全人類之最大幸福的使命就是了。簡直說來,台灣人是握著世界平和的第一關門的鍵(按:鑰匙)啦!

很顯然的:蔣渭水是將臺灣放在全世界的架構中思考,除了強調臺灣的重要性,也將「臺灣」與「世界和平」聯結起來。

國民黨總要斷章取義的談蔣渭水,只想強調蔣渭水的「祖國意識」與「秘密加入中國國民黨」,而不大去提他的世界主義與臺灣意識,也不提他痛恨強者欺負弱小的人格特質。這其實是對蔣渭水的一種窄化。這就像今天國民黨只強調臺灣在經濟方面應該要與中國聯結,而非全球布局一樣,都不具有蔣渭水的眼光與識見。今天臺灣夾在中國與美國兩強之間,要如何走出自己的路,蔣渭水前面這一段話,其實很值得我們深思。

 

不要消費蔣渭水

 

然而,今天我們既然是為了紀念臺灣民眾黨創立80週年,就不能單談蔣渭水。蔣渭水固然重要,但臺灣民眾黨並不是蔣渭水一個人、而是由全體臺灣民眾黨員所創立的。臺灣民眾黨是站在臺灣本土,以民眾福祉為依歸的政黨。他們很清楚的認知到群體力量的重要,並不是靠一、兩個明星就能帶領國家社會進步。因此,在我們看待蔣渭水與臺灣民眾黨時,也應該採取這樣的觀點。

尤其蔣渭水在1931年因罹患傷寒而過世,過世的人無法為自己說話、辯護,今天我們要任意詮釋他,並不是很厚道;這也就是說:我們不應該「消費」蔣渭水。

按照蔣渭水「熱血男兒」的性格,國民黨這樣詮釋他,他可能會跳出來辯駁也說不定。當然,我們沒辦法推測:當他面對戰後的國民黨政權時、會有怎樣的反應,但其他臺灣民眾黨員在戰後的作為,應該可供參考。

戰後初期,許多臺灣民眾黨員歡迎「祖國」,卻大失所望,更沒料到竟然會發生二二八事件。

 

二二八事件中的臺灣民眾黨員

 

事實上,在二二八事件中,有許多臺灣民眾黨員遇害。舉例如下:

楊元丁,臺灣民眾黨基隆支部黨員、臺灣工友總聯盟成員,曾經為舉辦孫文紀念會而遭日人逮捕。1928716,赴臺灣民眾黨高雄支部所舉辦的演講會中發表演說,講題為〈孫中山苦心慘淡造成新中國觀〉,結果講至中途,還遭到臨監警察的干涉,指稱「我高雄民眾不是中國民眾」。戰後擔任基隆市參議會副議長,在二二八事件中被殺害。

廖進平,臺灣民眾黨創黨黨員,臺灣民眾黨勞農委員會委員,蔣渭水出殯「大眾葬」遊行總指揮。戰後擔任臺灣省政治建設協會常務理事兼經濟組長,二二八事件中死難。

陳炘,臺灣民眾黨創黨黨員、臺灣民眾黨經濟委員會委員。在二二八事件中死難。

黃賜,臺灣民眾黨中央常務委員、高雄支部主幹兼常務委員,創高雄臺灣機械工友會。戰後擔任高雄市參議員,於二二八事件中死難。

陳屋,臺灣民眾黨外圍組織臺灣工友總聯盟成員。戰後擔任臺北市參議員,二二八事件中死難。

至於被逮捕的臺灣民眾黨員,則有:

莊垂勝,臺灣民眾黨員,1937年盧溝橋事件發生後,以反日言論於92被捕,入獄49天。二二八事件發生後,擔任臺中地區時局處理委員會主任委員。41遭臺中憲兵隊逮捕,扣留一週釋歸。

楊金虎,臺灣民眾黨高雄支部常委,1937年曾被日本軍部情報人員列入有「反軍的言動」名單中,而予以密切注意。二二八事件爆發後,於36遭憲兵逮捕,後被押往高雄要塞司令部,7日獲釋。一個多月後,又以私藏手榴彈為由,二度被押達40天,其後軍法官以公共危險罪判刑1年、緩刑3年。

郭國基,臺灣民眾黨黨員,於1922年在東京就讀明治大學時,「由讀陸軍大學的盛世才等幾位同學介紹」加入國民黨,曾因「東港事件」繫獄。戰後擔任省參議員,二二八事件時,列名二二八事變首謀叛亂在逃主犯名冊,坐牢210天。

至於被通緝與被迫逃亡的臺灣民眾黨員,則有:

蔣渭川,臺灣民眾黨中央執行委員,臺灣工友總聯盟指導顧問,蔣渭水之弟。戰後擔任臺灣省政治建設協會常務理事兼總務組長,列名二二八事變首謀叛亂在逃主犯名冊,得丘念台具保,獲不起訴處分,惟四女蔣巧雲枉死槍下。

陳旺成,臺灣民眾黨創黨黨員,臺灣民眾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列名二二八事變首謀叛亂在逃主犯名冊。

張晴川,臺灣民眾黨幹部,戰後擔任臺灣省政治建設協會常務理事兼宣傳組長,臺北市參議員,列名二二八事變首謀叛亂在逃主犯名冊。

白成枝,臺灣民眾黨幹部,列名二二八事變首謀叛亂在逃主犯名冊。

王甘棠,臺灣民眾黨嘉義支部主幹,因民族意識強烈,中日戰爭期間,曾被日本臺灣軍情報人員列入具有「反軍的言動」名單中,而予以密切注意。戰後初期擔任三民主義青年團嘉義分團主任,於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參與處委會活動。三月國軍抵臺鎮壓,潛赴中國大陸避難,次年返臺。嗣後任嘉義縣衛生院長,未再積極涉足政治。

此外,與蔣渭水關係極為密切的人,也有死難者。例如黃朝生,是蔣渭水的學弟,就讀臺北醫專期間,寄宿在蔣渭水所開設的大安醫院樓上,與蔣渭水相熟,並加入臺灣文化協會。蔣渭水過世後,曾發起募款以繼續經營大安醫院。他的「祖國意識」極為強烈,中日戰爭期間,曾赴中國大陸欲參加中國抗戰未果。戰後擔任臺北市參議員。二二八事件爆發後,任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委員。312於家中被憲兵逮捕,永遠失蹤。

以上所舉僅僅是部分名單。只不過,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國民黨政權用屠殺、下獄、通緝等方式對待臺灣民眾黨員與蔣渭水的親朋好友,怎麼還好意思用臺灣民眾黨來與中國國民黨聯結?

 

二二八事件後臺灣民眾黨員對國民黨政權的幻滅

 

經歷二二八事件的風暴,許多臺灣民眾黨員、或與臺灣民眾黨有密切關係的人,徹底幻滅了。例如:

林獻堂,臺灣民眾黨的顧問,曾於1936年赴中國大陸考察、在上海對華僑團體致辭時,說出「今天林某歸還祖國」之語,返臺後遭日本浪人當眾毆打,即所謂的「祖國事件」。戰後擔任臺灣省參議員,二二八事件後,於1949年,以醫病為由赴日,不肯回臺,客死日本。

彭清靠,臺灣民眾黨大甲支部黨員。中日戰爭期間,在家中告訴子女「英勇的中國人如何抵抗日本的侵略」。戰後擔任高雄市參議會議長,在二二八事件中,為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所拘,獲釋返家後,心力交瘁,徹底幻滅。他的兒子回憶說:

父親精疲力竭地回到了家裡。他有二天沒有吃東西,心情粉碎,徹底幻滅了。從此,他再也不參與中國的政治,或理會中國的公共事務了。他所嚐到的是一個被出賣的理想主義者的悲痛。

他的兒子不是別人,就是1996年邀請謝長廷擔任副手搭擋競選正副總統的彭明敏教授!

 

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中的臺灣民眾黨員

 

1949年之後,由於國民黨在臺灣實施戒嚴統治,有一些倖存的臺灣民眾黨員,無法忍受國民黨一黨獨大的獨裁作風,便於1950年代後期,與自由中國雜誌社的雷震、傅正等人結合籌組反對黨「中國民主黨」。這些臺灣民眾黨員包括了:

楊金虎,臺灣民眾黨高雄支部常委,二二八事件後,當選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其後多次參選高雄市長,投身「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

郭國基,臺灣民眾黨黨員。1950年代以降,多次連任臺灣省議員,與許世賢、郭雨新、吳三連、李源棧、李萬居等無黨籍省議員,被稱為「五龍一鳳」。投身「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

王鍾麟,臺灣民眾黨中央常務委員,曾於1929年代表臺灣民眾黨、赴南京參加孫文的奉安大典。其妹婿即死於二二八事件的臺灣第一位哲學博士林茂生。王鍾麟後來在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期間,出席為籌組「中國民主黨」所舉辦的嘉義座談會,為組黨運動支持者。

郭發,臺灣民眾黨員。1957年負責串聯組織被視為「中國民主黨」前身的「中國地方自治研究會」(欲申請成立而未獲准)。

楊金虎、郭國基這些臺灣民眾黨員,與雷震、傅正等人籌組「中國民主黨」的努力雖然失敗了,但他們的精神,卻為後來的黨外所繼承;尤其傅正在民主進步黨創黨時,更與謝長廷等人,成為秘密創黨的十人小組成員!因此,誰才是真正站在「臺灣」、「民眾」的一方,其實是清清楚楚、不容任意狡辯的!

其實,日治時期加入中國國民黨,等到戰後國民黨來臺後,卻不一定會有好下場。例如蔣渭水的醫學校學弟莊孟侯,是臺灣文化協會重要幹部。中日戰爭期間,他被日本軍部情報人員列為有著「反軍的言動」,而予以密切注意;但他毫不畏懼,於翁俊明籌辦臺灣黨部時,受命擔任中國國民黨臺灣黨部籌備處在島內南部的負責人。戰後,出任三民主義青年團臺南分團主任。然而,這樣一位「祖國意識」強烈的臺灣人,卻在二二八事件中被捕入獄,直到19483月方出獄;出獄後,臥病年餘,終於194998,憤恚而卒。

莊孟侯的悲劇,其實是許許多多臺灣人的縮影。蔣渭水如果活到戰後,會不會步上莊孟侯或甚至是楊元丁、廖進平、陳炘、黃朝生等人的後塵呢?值得我們思考。臺灣民眾黨員有許多人到了戰後,都站到國民黨的對立面去,反抗國民黨的威權統治。國民黨不能僅由沒接受過國民黨威權統治的蔣渭水,去一味的強調臺灣人的「祖國意識」、強調與「中國國民黨」的聯結,斷章取義的支解臺灣的歷史,這樣做,並不是真心要立足在這塊土地上,而只是把臺灣、臺灣人與臺灣史,以及蔣渭水與臺灣民眾黨,當成其統治欺騙的工具!

    事實上,「承認」蔣渭水及其他臺灣民眾黨員有強烈「祖國意識」這一個「歷史事實」,並不意味著我們必須得「繼承」他們的「祖國意識」。

    我們必須認清的是:承認「過去的事實」,跟「對未來的期許」是兩回事;對於未來,我們雖可借鑑於過去,但我們卻不應、也不必被過去所束縛。其實,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所面對的問題,因此,每個時代都有每個時代所必須做的判斷與選擇。我們不要忘了:在蔣渭水等臺灣民眾黨員生存的年代,只有一個被列強侵略壓迫、自顧不暇的中國,而沒有一個以飛彈瞄準臺灣、恫嚇臺灣的中國!

蔣渭水與臺灣民眾黨代表了一群為了解決「臺灣」與「民眾」現實問題、促進社會公義的「臺灣的良心」,重點在於「反抗壓迫」而不在「祖國意識」。因此,我們認為:只有站在今天「臺灣」與「民眾」的立場,才是繼承了臺灣民眾黨的真精神!

 

君愷,輔仁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台灣歷史學會理事

〔 〕

緬懷從「臺灣」與「民眾」出發的臺灣民眾黨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