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英九強暴蔣渭水! 未遂。
金恒煒 2007/07/14
字級:

「馬英九強暴蔣渭水」,題目看起來有點聳人聽聞,其實換一個明白的說法,馬英九強暴「本土」,就毫無問題了;蔣渭水只是馬英九強暴本土的工具,因為蔣渭水已經死了,套胡適的說法,「死人還能說話嗎?」蔣渭水地下有知,不知道會不會再罵一次「塊然的一物,半錢不值的東西?」

可憐的蔣渭水,一生念茲在茲的「台灣」,卻被馬英九「挪用」來遮掩他的「外來」;馬英九拿「本土」之香跟著拜,為的是不讓民進黨「獨佔」,弔詭的是,馬英九祭出中國國民黨的「本土論述」,反照出來的正是「外來政權」的難以清洗。因為是有了中國國民黨「外來政權」的肆虐與凌辱,台灣才有「本土」的抵抗性論述;沒有「外來」,何需有「本土」?馬英九打「本土」牌的同時,不僅進入民進黨的論域(discourse),同時證成「本土」對抗的「外來」確實存在。

這就是為什麼與謝長廷座談蔣渭水,馬英九會「居於下風」(陳芳明語)。陳芳明的解釋是馬對台灣歷史「太過生疏」,「謝長廷以質疑的方式反襯國民黨對歷史的打壓,誠然居於雄辯的位置」,然而關鍵問題不在馬「生疏」,而在馬「黨國」;不在謝「雄辯」,而在馬「戒嚴」。可笑的是,馬英九說「戒嚴時期」,「當時他還小,也沒有參與」,馬英九當面「裝小╱肖」,說謊不打草稿。

馬英九出任「職業學生」,就是充任戒嚴體制的鷹犬,而且,馬英九用「葉武台」的筆名,在一九七七年五月號《波士頓通訊》第八十九期中赤裸裸表示「不贊成戒嚴法立即解嚴」,被陳總統當面揭穿,還敢賴?「美麗島事件」時馬英九喊打喊殺,不只是戒嚴體制的一環,同時自供是「積極參與」,馬沒有參與戒嚴?

與謝長廷對談蔣渭水,馬英九鎩羽,不是出在馬後炮所謂「口才比不上」,而是不能面對「具體情況做具體分析」。馬英九出身權貴╱黨棍之家,是黨國刻意培植的接班人,向黨彙報時,一再強調自己「以身作則,報效黨國」,而且坦言黨國「多方敦促特約為黨國服務」,黨國來黨國去,還能說自己還小!沒有參與?

把蔣渭水編織入黨國體系,不能解馬之紛,反而把蔣渭水拖入沉淪的黨國鬼域,這一部分,幸賴蔣渭水同志的孫女、哲嗣已出面駁斥,不勞他人代筆。

重點是,馬英九根本是外來黨國的繼承者、接班者,在黨國土壤中生長出來的毒蘋果,如何可能讓人信服是站在「本土」正確一方?蔣渭水為台灣人謀,儘管曾是中國國民黨的秘密黨員,卻無法把蔣渭水的台灣情轉嫁╱接枝到國民黨╱馬英九身上。簡單的事實,蔣渭水當日本帝國的異議份子,沒有刑於斧鉞且壽終於床,在國民黨統治之下,敢於組黨?連蔣的心腹雷震都關進大牢,不得翻身,蔣敢組「台灣民眾黨」?非死不可。蔣渭水沒有死於病,二二八不被國民黨殺害才怪。

馬要「連結台灣」,要問的是,連結「何人」到「何處」去?真要連結,為什麼不連結李登輝?李不只是堂堂正正的黨員而且出任過主席,李又是台灣人,真說連結,李遠勝於蔣渭水多矣!馬為何捨活人而就死人?捨主席而就秘密黨人?捨現在就過去?難道死無對證就可以胡攀亂扯?

戒嚴時期國民黨可以任意強暴民主、強奸民意,到今天黨國之子馬英九還想強暴死人、強暴理性?死人固然不能說話,歷史卻不會緘默!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馬英九強暴蔣渭水! 未遂。

戒嚴時期國民黨可以任意強暴民主、強奸民意,到今天黨國之子馬英九還想強暴死人、強暴理性?死人固然不能說...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