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炮製最大謊言卻走了最短的路
金恒煒 2007/07/22
字級:

「最棒的說謊者可以使最小的謊言走最長的路」,這是詩人巴特勒(Samuel Butler)的名言。相對的,今天的說謊者卻是「使最大的謊言走最短的路」,馬陣營律師團就是代表。

馬英九貪瀆案被起訴,從外部條件來觀察,大事不好了。不然為什麼要冒大不韙,非要把馬英九黨主席時的「排黑條款」改成為馬解套的「納黑條款」?為什麼要在立法院中妄圖修改「選罷法」來為馬脫困?

馬律師團丟出主辦檢察官侯寬仁「不實筆錄」陷馬於罪的新聞,而且透過《聯合中國》兩小報做「獨家」,好像真的如《中國時報》喜孜孜的標題所示〈證據力受質疑 對馬有利〉。老實說,會看門道的馬上就能判斷馬英九快溺斃了,現在把「一個」筆錄當成救命稻草,幾達饑不擇食的地步。

「特別費」當然是公款,不然為什麼需要「發票」報銷?馬把另一半特別費納入私人帳戶,有進無出,不是貪瀆是什麼?現在拿侯寬仁「造假」有違「程序正義」讓官司不成立,自是上上大吉了。

有趣的是,侯寬仁檢察官調閱相關偵訊錄音重聽,發現「造假」的不是別人,卻是馬英九的律師。馬律師交給《聯合中國》兩報的偵訊資料,是人工加料的贗品,不利馬的關鍵文字都遭斧削;扭曲原意下坐實檢察官「造假」!這是做賊的喊捉賊;「笨賊」一籮筐,難怪連蔣氏王朝的遺族蔣友柏都會虧一句「笨」。

很簡單的判斷是,誰需要造假?這樣大條的矚目案件檢察官起訴失敗,不過失敗而已,賠不掉工作,也沒有大損失。但是馬英九被判有罪,輸掉的是總統大選,甚至「亡黨亡國」,(南方朔語)所以馬英九有可能為了勝訴無所不為,檢方則無。

馬律師「造假」固然笨氣十足,《聯合中國》何嘗不然?不僅在頭版、二版大作,而且一連三天,又是「社論」,又是「專欄」,又是「投書」,不要說置專業於不顧,把黨國喉舌的吃奶力量都用完了,連檢察官的「反制」聲明出爐,都視而不顧。

重要的意義是,「謊言」確實可以屬於「社會權力與控制的系統之中」。中國國民黨失去政權,也失去了「黨國」機器,黨國之子馬英九可能還沒有體會到再發動「九報」們去炮製輿論,只能為天下笑而已!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馬炮製最大謊言卻走了最短的路

「最棒的說謊者可以使最小的謊言走最長的路」,這是詩人巴特勒(Samuel Butler)的名言。相對...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