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謝長廷要台灣人永遠悲哀?
金恒煒 2007/07/28
字級:

在美國出訪的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謝長廷在華府表示,「台灣現在已經獨立了」,所以「不必公投,不必獨立的運動,也不要有獨立的宣佈」,證據呢?謝長廷用反問句來證成:「我們在選總統,還不叫獨立,那是什麼?」然而果然?

也用反詰方式回應謝的「反問」。對岸的中國沒有選舉,更不必說總統級或國會的選舉了,但中國絕對是「主權獨立國家」,沒有人可以╱敢否認。相反的,有總統選舉、有國會選舉,有縣市長等地方政府改選的台灣為什麼一定是「獨立國家」?

如果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為什麼還需要爭取國際承認?為什麼陳水扁總統還需要用「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為什麼要「加入聯合國公投」?目的就是追求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台灣若是國家,參不參加聯合國,或要不要「正名」、「制憲」,都是手到擒來、不成問題。

問題在聯合國的「一中政策」。一九七一年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案〉區區字數,卻言簡意賅,重點很清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權力」。「恢復」云何?就是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一九四九年即應享有的聯合國及常任理事國的權力,換言之,一九四九年之後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是「竊佔」,「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其政府是中國駐聯合國唯一合法代表」。這就是明文否決中華民國的存在;故而「立刻將蔣介石的代表從其在聯合國與所有附屬組織非法佔有的席位逐出」。明不明白!中華民國早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已然不存,只剩下「蔣介石代表」而已,所以才會有「非法佔有」的論斷。從而顯示,「一個中國」已有正主。過去用「中華民國」,今天用「台灣」申請入會,對聯合國而言,都牴觸「一中」;聯合國「拒絕接受」,毋寧必然。

回到更重要的核心議題。先問,台灣到底是不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前總統李登輝說「是」,謝長廷也說「是」,因為「台灣有國會、貨幣、軍隊、司法……」洋洋乎大觀。就事論事,不能說不對。但這只是部分事實;不完全的真理,即只有一半符合真實情況的說法,比完全的假話,更有誤導性。(杭亭頓語)台灣是有國會、司法、貨幣、軍隊……,但是「滿洲國」何嘗沒有?法國「維琪政府」何嘗沒有?可見,這些屬性不過是國家之為國家的「充分條件」,而非「必要條件」,遑論充要條件了。

再問,台灣如果連「國家」的身分都沒有,還奢談什麼「主權獨立」呢?就好像先要有「人」,才有「人格」可言,如果連「人」也不是,憑什麼說到「人格」?借用法國思想家沙特的名言:「存在先於本質」,存在才是重點,台灣的問題就出在「存在」的問題上。如果台灣的「國家」存在被否決、被剝奪,還有什麼「主權獨立」可言?

聯合國再次祭出〈二七五八號決議案〉表達的意思很清楚,台灣不是「一個國家」;老實說這赤裸裸凸顯了「台灣所處的現狀」。問題是,台灣人要不要接受國際強權的「現實安排」?這才是重心。謝長廷一向強調「憲法一中」,日前接受新加坡媒體訪問,再度申論「憲法一中」是「現狀」,又說「憲法一中」是對現實最好的描述,是對海峽兩岸現狀最好的描述,甚至在另外場合表示國際社會不承認台灣也無關宏旨。那麼,謝長廷不是接受聯合國對台灣現狀的非合理處理?既然如此,謝長廷憑什麼抨擊聯合國?台灣二千三百萬人安心的做沒有國家的化外之民,不就西線無戰事?

承認「現狀」,承認「一中憲法」;聯合國高興、美國高興、中國高興、馬英九高興,泛藍高興。誰說謝長廷不聰明?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謝長廷要台灣人永遠悲哀?

承認「現狀」,承認「一中憲法」;聯合國高興、美國高興、中國高興、馬英九高興,泛藍高興。誰說謝長廷不聰...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