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施不出 奈紅軍何
金恒煒 2007/08/11
字級:

台北地檢署起訴去年藉所謂「雙十節」發動「天下圍攻」非法活動的「主謀」施明德等十六人,老實說沒有什麼意義了。沒有意義,不只是因為「紅軍」已經自取滅亡,更重要的是,地檢署以「集會遊行法」當起訴理由,用「低低舉起、低低放下」來形容都嫌不足。因為「紅軍」之亂明顯是「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顛覆政府」,符合刑法的「內亂罪」定義,依刑法一○○條:「以強暴或脅迫著手實行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首謀者處無期徒刑」。

台灣的檢察機關在紅軍亂台超過半年後才出手,明顯失職,所用法條又避重就輕,完全彰顯不出公權力來,既不能懲前,自不能毖後,最多只凸顯司法的無能無力、不公不義。

不過,「紅軍」之亂究竟不是或不只是司法問題,更重要的是政治問題。失去政權的「中國派」大反撲,從二○○○年連戰、宋楚瑜發動「罷免」─親民黨說這是「二次投票」,到二○○四年「七日政變」、到二○○五年連宋「投共」、到二○○六年「紅軍造反」,什麼花樣都玩過,也玩完了,這才是重點。所以有趣的觀察點是,敗軍之將如何自處?

「倒扁總部」的做法很簡單,知道「首謀」不足以言,只有號召當初所謂「百萬人」出來做「首謀」的後盾,美其名曰「自首」,實際是「自保」,甚而搞個花樣說:「自首,起訴換一個勳章,你願意嗎?」一幅「願者上鉤」狀。這還不夠,把政界、學界一干人拉來當「誘餌」。老實說,作家也好、中研院研究員也好、藝術家也好,甘心替「紅軍」擦屁股,能不能蔚成公廁,也老實說,難。

重點是,「紅軍」真正操盤的「首謀」,是當時的台北市長馬英九與失意政客施明德;馬出身「職業學生」,為「黨國」的翻盤而勾搭上「賣台集團第一勇士」施明德,傾藍營之力要扳倒民選總統陳水扁,這一齣鬧劇鬧到最後重創的卻是馬英九;馬的民調至此之後,一瀉千里而不能止,就可知一斑了。現在,「反扁總部」的記者會,既不見施明德出面,又不見馬英九聲援,兩位主角雙雙缺席,「紅軍」如何「再起」?

這還不是唯一可觀的現象。當初寧可放棄新聞專業,放棄生意經,將「九報」轉為「戰報」,也是傾全報之力為「紅軍」當文宣。結果如何?《中國時報》已成為台灣四報中居末的尾巴報,「挺馬」卻落到「傷馬」又傷己,難怪看到「紅軍」召開記者會後,不但不捧場,還發出「特稿」,用「紅潮再起?」做為「後台不叫好」的質疑。內文中洋洋灑灑的劾四大罪曰:「多少人會願意為了勳章自首」、「缺乏經費,很難再辦募款」、「引發『正統紅衫軍』之爭,凸顯紅衫軍的矛盾」…結尾「更重要的是…絕非全民之福」。換句話說,過去甘願當紅軍柴火的中國報,這回要抽手了!

「首謀」不出謀,「打手」不出手,「紅軍」還玩得起來嗎?更不必說去年「一人一百元」集成一億多元,有沒有被號稱「反貪腐」的「總部」貪腐掉?都疑雲重重。

紅軍之亂靠三足鼎立:一是黨國力量,以馬英九為首;一是綠營內的叛軍,以施明德為代表;三是藍調媒體,以《中國時報》為代表。一足折則鼎不立,何況三足全折?紅軍其興也暴,其亡也速,正看出台灣人民集體意識的湧現;柏克(Edmund Burke)說:「與我們鬥爭的人鍛鍊了我們的神經、磨礪我們的武器,我們的對手也是我們的幫手。」冷眼看紅軍之起與紅軍之亡,柏克何嘗不是為台灣人的奮起寫座右銘!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馬施不出 奈紅軍何

紅軍之亂靠三足鼎立:一是黨國力量,以馬英九為首;一是綠營內的叛軍,以施明德為代表;三是藍調媒體,以《...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