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當個「貴族」,真好!
海兒 2007/08/15
字級:

 纏訟已經有數個月之久的「馬英九市長特別費弊案」,台北地方法院選在8月14日「中華民國空軍節」這一天宣判馬英九無罪,一時之間,讓這些日子以來總是繃著一張馬臉的馬英九總算暫時鬆了一口氣,而在法院外聲援馬英九的馬迷們更是樂得笑開懷。

 不過,與此一歡樂情景形成強烈對比的,則是在本案中的另一共同被告──市府秘書余文卻被判了一年二個月,則顯然乏人關心,只能選擇獨自上訴到底一途。而據媒體報導,余文在今(2007)年4月3日為本案首度出庭當天下午,其讀幼稚園的女兒,詢問他為什麼晚報要登出他的照片時,他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告訴女兒,這是原本是要拍市長,只是不小心拍到他。

 此情此景,不但令人聞之要為余文感到鼻酸,更讓人深深體會到中國俗話說:「官大學問大」這句話果真不假,否則,馬英九這個在「市長特別費弊案」中拿了幾千萬元的大官,若沒有足夠的「學問」的話,又怎麼能夠讓「公正不阿」、「不畏權勢低頭」的蔡大法官守訓對他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判他這個確實有拿錢的大官無罪,卻對余文這個在此一弊案中沒拿到半毛錢的小官「嚴格執法」,以偽造文書罪判他一年二個月呢?很顯然的,這全然都是余文的官不夠大,所以,學問不夠好所致!

 若光是以「官大學問大」來看待馬英九輕鬆從一審判決中令人目瞪口呆的脫身術,就以為只要在「中華民國」當上大官就無往不利,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因為馬英九到目前為止所捅出的簍子,可不光是這一起而已。

 以在1997年所發生震驚台灣的「白曉燕綁架案」為例,就是馬英九在擔任法務部長時,降低了假釋門檻,將包括高天民、陳進興及林春生等三位綁匪放了出來才釀成的,結果,馬英九當時僅是以退為進的宣佈「辭官退選」,不但輕鬆地躲過了當時激昂的民怨,讓走上街頭到總統府抗議的群眾只要求「總統道歉,連戰下台」,沒有點馬英九的名,同時,到最後「說過一百次不參選」的馬英九,還是在中國國民黨「八大老」連夜「勸進」之下出來參選台北市長,並輕鬆擊敗當時評價頗佳的台北市長陳水扁。

 此外,即令在台北市長第一任期內,除了搞得台北市最菁華的東區在「納莉」風災中淹大水,其它的各種施政也是狀況不斷、弊案連連,馬英九還是在2002年以八十多萬高票連任成功,跌破了一狗票政治觀察家們的眼鏡。

 相對來看,不論是在中國國民黨執政時期的總統李登輝、副總統連戰,乃至於在民進黨執政這七年來,包括總統陳水扁以降的各級民進黨官員,若不是只為了一點小事就被媒體罵得狗血淋頭,再不然就是當馬英九在搞出了「SARS風暴」、「邱小妹人球案」狀況時,不但必須想辦法替馬英九擦屁股收拾善後,還得莫名其妙的背負起「讓馬英九犯錯」的罪名。

 由此來看,讓馬英九在政壇上無往不利的原因,顯然並不光只是「官大學問大」這四字訣而已,而是還有其它的原因,否則,官當的都比馬英九大的李登輝、連戰、陳水扁…等人,怎麼一遇到馬英九時,這個四字訣不但對他們無法適用,反而還成了「官大責任大」,必須對原本屬於馬英九的責任全都一肩扛下、概括承受呢?

 那麼,究竟是什麼樣的「其它的原因」,讓馬英九可以如此的「無憂無慮到公卿」,萬一不幸出了差錯,也可以如同張宇那一首「都是月亮惹的禍」般指著別人的鼻子高唱:「都是你的錯…」?答案很顯然就在於馬英九是個「貴族」,而且是「百分之百純正中國血統的貴族」,因此,像是李登輝、陳水扁這種台灣人,或是像連戰這種半個中國人,即令位居總統、副總統高位,對於至今那些依舊迷戀中國國民黨黨國時代的人來說,還是無法與馬英九平起平坐、相提併論的。

 也因為這樣,這自然要使得馬英九可以一如狄更斯在「雙城記」中,那一位放縱自己的馬車在大街上狂奔若無其事軋死人的法國聖‧埃佛雷蒙特(St,Evr é monde)侯爵一般,仗著從自己所遺傳的貴族血統而來的權勢為所欲為,把壓迫人民視以保障自己特權視為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事情(註)。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判一年二個月徒刑的余文也就不必太難過了。

 畢竟,連李登輝、陳水扁以及連戰這些位居總統、副總統的大官,在遇到有「百分之百純正中國血統的貴族」的馬英九都要矮上一截了,區區只是一個台北市政府秘書小官、又不具有和馬英九一樣貴族血統的余文,能夠有幸為馬英九這位台灣最耀眼的貴族受過,即令肝腦塗地、死而後矣感到光榮都來不及了,更何況只是坐個一年二個月的牢而已?

 而在看到法院門外接受群眾英雄式歡呼的馬英九,或許余文只能感嘆:誰教你余文不是貴族?當個「貴族」,真好!

〔 資料來源: 南方快報

當個「貴族」,真好!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