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吳文忠現出原形
金恒煒 2007/08/25
字級:

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謝長廷在媒體上公開點名檢察官吳文忠不僅透過王金平的關說進入「特偵組」,並且充任「政治打手」,進行「滅謝計畫」。謝長廷的「指控」非常嚴厲,可以摧毀吳文忠的「人格」與「專業」,也可能擊潰檢調單位的「公信力」。謝長廷指證歷歷,有名有姓、有對象、有事實;若而沒有明確事證,謝長廷敢作露骨的批判?如此事關重大,王金平、吳文忠竟忍氣吞聲而不反擊!到目前為止,王、吳閃爍其辭,不敢面對也不敢接受謝「提告」的挑戰。令人置疑的是,莫非吳文忠之所圖,遠遠超過個人事業、名節?所以寧捨名譽,一切都可以不計?

說得白一點,吳文忠冒「關說」之險,要擠進特偵組,目的就是要「介入大選」,也就是助藍打綠,幫助馬英九「消滅」謝長廷?「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權力邏輯下,如何可能退出「特偵組」?吳文忠毫不避諱的說:「我不會去告,這是陷阱,如果我去告他,就要迴避案件的偵辦!」白也不白!「迴避」什麼?吳文忠不啻昭告天下,他偵辦謝長廷是「打死不退」,所以說他太太反對他進特偵組,要他「終老台中」云云,是騙人的話!

吳文忠前言不對後語,還不止一樁。接受《中國時報》訪問時「強調,特偵組辦高捷案,根本還沒有想到謝長廷,會不會查到謝長廷,誰也不敢說,……請謝不必對號入座。」然而,「對號」入「毀謝」之「座」的,不是別人而是吳文忠自己。在同一短短訪問中,吳文忠又自承:「謝陣營很多人他都很熟,他們會打擊對他們不友善的檢察官……如果他是謝陣營的軍師,也會採用這樣的策略。」吳文忠設身處地替謝畫策,確定吳文忠對謝「不友善」,那麼就否定了先前自己所說「沒有想到謝長廷」的推諉之言。

王金平不敢正面否認沒有推薦吳文忠。王幕僚只說「很多人都推薦過……」,言下豈不是王「也推薦過」?更且,謝陣營發言人趙天麟再揭內幕,透露王金平向謝長廷確認吳文忠找他「關說」。吳文忠如此汲汲營營,如此不顧形象、清譽,削尖腦袋擠入特偵組,難道不是要毀謝保馬,為二○○八年大選鞠躬盡瘁?

不然,為什麼吳文忠把二○○二年已經結案的「高捷政治獻金案」另分他案重新拿出來辦?這是其一。吳文忠原來負責的明明是「玉皇宮案」,卻越區踩線,跨足到偵辦「政治獻金案」?這是其二。更不可原諒的是,違反「司法程序」,以過去警總的手法,「私下約談」已判刑十二年的吳孟德,威迫利誘吳咬出謝長廷,利用吳孟德重刑之身,使出「酷吏」手法,極盡挑撥、教唆為能事,達到構陷謝長廷的目的。事後還警告吳孟德說「對外會否認和你見面」,事發了還想用於法無據的「偵訊前的會談」來掩蓋非法偵訊行徑。吳文忠的用心一至於此!這是其三。為了重開高案,符合「新證據」的要件,吳文忠聲押高雄發展聯誼會長徐政朝、會計蕭珍慧,結果法官以「證據不足」當庭釋回。為什麼吳文忠不依「政據法則」而用瓜蔓抄方式濫及無辜?這是其四。

吳文忠的操作已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現在醜事一一被揭穿,陷入「說不清楚、講不明白」的窘境。吳文忠卻拉「張熙懷被抹紅」當「墊背」,歸之於謝營「政治手法」。問題是,吳為什麼不引侯寬仁來自況而引張熙懷?不經意流露出「反扁」、「反綠」的「同志」立場,正是「物以類聚,獸以群分」心態的反射!

謝長廷挺身一搏,打出吳文忠的原形;吳文忠辯解得愈多,愈不能掩藏。黨國檢察官全力反撲,才是此一事件最重要的意義。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吳文忠現出原形

謝長廷挺身一搏,打出吳文忠的原形;吳文忠辯解得愈多,愈不能掩藏。黨國檢察官全力反撲,才是此一事件最重...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