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陳哲男無罪的意義
金恒煒 2007/08/26
字級:

喧騰一時的泰勞案終於宣判,最重要的意義是,被藍調政黨與媒體釘上十字架示眾的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判決無罪。對陳哲男而言,真相了了卻不能用「還我清白」或「正義伸張」當形容詞;二年的精神凌虐,老實說也不是大事,因為泰勞案是台灣民主內戰的開幕大戲,陳哲男只是藍營見縫插針下的第一個犧牲者。

泰勞案不是單純的司法案件,而是不折不扣藉司法進行的政治鬥爭,陳哲男不過是被伺機而噬的祭品,真正的目標是本土政權民進黨。故而陳哲男的無罪宣判,政治解讀遠比司法解讀重要得多,政治意涵也比司法意涵重要得多。

只要回顧兩年前泰勞案甫發生之時,藍調政黨在藍調媒體舖天蓋地的把陳哲男當成「現行犯」,進行腥風血雨的法外審判、定罪,這是失去國家機器的黨國大反撲;用前總統李登輝的話,是「民主內戰」。既稱「戰爭」,只剩下唯一的準則,就是法國哲學家傅柯所說的「戰爭的目的就是求勝」,藍營為了取消政治本土政權,即使把台灣當成陪葬品,也在所不惜。

藍營╱馬英九的大戰略早在此時定下,那就是把民進黨「打」成貪腐集團,一方面藉此消減(因為「去除」已不可能)「黨國」的「黑金」本質,另一方面「抹黑」民進黨以取得大選的「利基」,重要的是台灣司法從檢調系統到各級法官,基本上(或說絕大部分)是黨國部隊,不只「指揮」容易,甚至「有志一同」。

從「抹黑」陳哲男到打擊總統女婿趙建銘到構陷第一夫人到國務機要費,鬥爭的手法是由「外」—總統府,到「內」—第一家庭到總統夫人;由遠而近而到核心,藍營傾巢而出,不能說不成功。而最後的一擊,就是施明德領軍的「賣台集團」的「紅色十月」。只要看「紅軍」把最初的「倒扁」號召,改弦更張為「反貪腐」,再加上馬英九濫用台北市長的權柄與施合流,藍調「黨國」再造的戰略,於焉成形。

陳哲男無罪,第一夫人在所謂SOGO案中也無罪,國務機要費違憲,現在只剩趙建銘的「內線交易」還在司法程序中。由此觀之,檢調單位硬把國際知名學者石守謙起訴,且求刑十五年,不過是「反貪腐」策略的餘緒。這筆帳還可細算。

有趣的是,玩火的藍營,最後也被火噬。馬英九陷入「特別費」中不得脫身,這叫「天道好還」。重點是,二○○八年才是決戰點,台灣人民可以用選票結束黨國發動的內戰。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陳哲男無罪的意義

二年的精神凌虐,老實說也不是大事,因為泰勞案是台灣民主內戰的開幕大戲,陳哲男只是藍營見縫插針下的第一...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