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英九與委任直選
漢堡 2007/09/04
字級:

馬英九的喉舌蘇俊賓日前說:當年國民黨中常會 通過的決議就是「總統由公民直選」,當時擔任陸委會副主委的馬英九和司法院長施啟揚是以「直選」與「委選」兩案並陳方式提出,中常會要委任直選,而李登輝翻案要公民直選後,公民直選方案也是馬英九所擬,陳總統的批評是刻意將歷史移花接木,把所有保守跟反改革意圖強套在馬英九身上,並不厚道。(中央社20070712)

 

馬英九政途波折辭官

可能時日久遠,九已經記得不太清楚了。事實上,委任直選並非國民黨中常會的決定,而是國民黨憲法研修小組(後來變成國民大會憲政改革研究小組)的決定。照蘇俊賓的說法,好像是因為中常會決定了委任直選,九才朝委任直選方向推動。但此種說法時序根本錯亂;早在1992年3月的中常會之前的1991年底,九就已經開始推動、宣傳委任直選制了。在此之前的國是會議,民進黨主張公民直選,國民黨主張委任直選,國民黨研修小組初期雖然也三案併陳(公民直選、委任直選、維持現制),但之後均宣傳、遊說委任直選。

當時研修小組的動作與九批評公民直選、推動委任直選的說詞,請見此處的新聞收集。

直到當時國民黨主席李登輝出面運作公民直選,局勢才有所變化【1992-03-06/聯合報/01版/要聞】。最後修憲小組將委選與直選兩案併陳,提交中常會決定。至中常會時兩派相持不下,最後由李登輝主席裁示,將兩案並陳,交由三中全會討論【1992-03-10/聯合報/01版/要聞】。而執政黨三中全會對總統選舉方式亦未作結論【1992-03-18/聯合報/03版/焦點新聞】。該年底修憲,並未觸及具體的總統選舉方式。

李登輝前總統後來的曾記述:

:當初執政黨研議總統選舉制度時,在關鍵時刻您臨門一腳,才使規劃中的委任直選變成公民直選,現在您自己也參選,您的心情如何?當您決定從委任直選變成公民直選的心路歷程如何?
:……當初要推行最後憲法修正時,國民大會組織了憲政改革研究小組。我們交給他們兩個案子同時研究,看看公民直選有什麼問題,委任直選有何問題,有問題如何處理。但是他們把公民直選擺一邊,全部研究委任直選,所有採此方式的國家都拿出來研究。
直到國民大會要開會了,看樣子還只是一個案子研究出來,公民直選根本沒有研究。但民眾對公民直選期許這麼大,我說是不是應把兩個案子都提出來,因此有報紙說一百八十度轉變。其實,本來就有兩個方案,但一個研究詳細,一個被擺著。我是以國民黨主席的立場,提出來由高層先研究是否兩案應同時并陳,後來把這方案提到中常會,中常會也無法作決定,輿論也有不同意見存在。怎麼辦呢?最好送到黨代表大會討論,看大家的意見……結果是採公民直選或委任直選還是沒有決定,妥協之後,把憲法修正通過了,即中華民國總統由中華民國自由地區人民選舉之,沒有寫直接選舉,那時是民國八十一年。……到民國八十三年國民大會時大家再一次討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同意公民直選案,最後憲法才決定下來……
【1996-02-24/聯合報/06版/李總統記者會特別報導】

九在當時是研修小組的重要成員,當時的新聞提及研修小組時,總提到召集人施啟揚(後變成李元簇)和九;因為李前總統的介入,九留下了「你們還相信我的話嗎?」的名言;聯合報甚至有如下報導:

修憲小組看法 曾經被「醜化」的制度 忽然間變成了最愛
我不知道怎麼改口!

記者黃玉振╱台北報導
……執政黨修憲小組對總統選舉方式的規劃,一直朝委任直選制方向規劃,修憲小組重要成員施啟揚、馬英九近數月來,巡迴各地主持了數十場修憲座談,為委任直選制辯護、說明,著力之深,幾乎超過他們原先擔任的行政職務,一旦改採公民直選,未來施、馬兩人如何自圓過去說法,黨內知情人士莫不為他們叫屈、不平。……
【1992-03-07/聯合報/03版/焦點新聞】

則研修小組的決定,九能說與他無關嗎?

退一步來說,或許九的意思是,當時他只是受命研究修憲議題,對直選或委選並無定見。若如施啟揚一般,在李前總統表態之後,立即改口對兩案並無定見,或許今日如此辯駁,還說得過去;但我卻查不到當時九曾有類似表示的報導。現在才改口,似乎太晚了?

對九來說,比較好的辯解應該是將委選和直選說成制度優劣之爭,與民主或反動無關;可惜九卻選擇了扭曲史實的說詞。史證斑斑可考,豈容抵賴?「中常會要委任直選」云云,究竟是阿扁總統在移花接木?還是九在移花接木?平白又添一樁白賊事蹟而已!

〔 資料來源: 漢堡挑軟的吃

馬英九與委任直選

史證斑斑可考,豈容抵賴?「中常會要委任直選」云云,究竟是阿扁總統在移花接木?還是九在移花接木?平白又...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