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英九的「色,戒」犧牲
金恒煒 2007/09/30
字級:

欣賞創作可以有高層次與低層次之別。新聞局長謝志偉看完李安的電影「色,戒」,他說從文學的角度看,「這部電影顛覆了傳統忠誠的定義」,當然屬於高層次觀點。相反的,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據報導,「泛著淚光」說:「想到當年,我也是為國犧牲了許多。」不僅是低層次回應,更且彰顯了他沒有「人格深度」,停留在表層的感受上。

老實說,用「人格深度」來詮釋馬英九,還是層次太高,問題只在「人格」上。馬英九觀看「色,戒」而感同身受,這才值得探討。為什麼馬看「色,戒」會得到「想到當年,我也為國犧牲」的結語?尤其一個「也」字!女主角原型的鄭蘋如也好,男主角原型的丁默?也好,都是特務,馬「也是」,這才是重點。鄭蘋如是為蔣政權而「犧牲」,丁默?是為「汪政權」而「犧牲」,馬英九也是為「蔣政權」而「犧牲」,所以馬英九要「自況」的人,看來像是鄭蘋如。不過,不用性別來區分,馬英九其實更像丁默?。

丁默?是汪政權「七十六號」的頭子,每月從日方拿三十萬元津貼,專門負責殺人。馬英九拿中山獎學金,也有各種津貼,到美編《波士頓通訊》當「職業學生」(英文直譯是「校園間諜」),馬固然沒有殺人的本領與膽識,不過馬英九「打小報告」製造「黑名單」,充任「白色恐怖」的幫凶。打小報告造成異議人士家破人亡,陳文成博士就是一例,陳名列「黑名單」而遭蔣氏特務殺害。那麼,用刀殺人與打「小報告」殺人,有什麼分別?丁默?是為「汪政權」而犧牲人格,鄭蘋如是為蔣政權犧牲,馬英九也是為蔣政權而犧牲,難怪會有「不堪回首」欲言又止的「想當年」了。

說到「犧牲」,也非虛言。當「抓耙子」是自我人格的謀殺,只是為了「黨國」而「犧牲」小我;所以這種「犧牲」具有「政治正確」的意涵;也因此蔣經國權傾一時的當年,會說出「犧牲享受,享受犧牲」的「名言」。馬英九「犧牲」的「享受」,因為「革命實踐院」的「自傳」而大白,「校園間諜」的身分因此無法再狡辯、遮掩。今天敢公開宣之於口,到底知道紙包不住火,於是借題發揮,借鄭蘋如來遮羞。問題是,我們看到的是「皆特務也」的殘害人命的丁默?。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馬英九的「色,戒」犧牲

當「抓耙子」是自我人格的謀殺,只是為了「黨國」而「犧牲」小我;所以這種「犧牲」具有「政治正確」的意涵...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