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這樣的法院,關門算了!
金恒煒 2007/10/07
字級:

台北地方法院違憲審理所謂「國務機要費」於前,總統府在不得已下聲請釋憲。〈釋字第六二七號〉出爐之後,法院理當依大法官釋憲文停止審理,台北地院不此之圖,硬要與大法官對著幹,這是二次違憲。總統依釋憲文核定「國務機要費」為絕對機密,不料台北地院依然悍不接受,臚列五大理由,甚而跳開〈釋字第六二七號〉,反而援用對台灣毫無法律拘束力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為依據,意圖推翻台灣大法官的〈釋憲文〉,這是第三次違憲!

台北地院其實不是在做司法仲裁,而是把自己當成政治打手,繼續當「法院是中國國民黨開的」的「掌櫃」,其心可誅、其言可恥、其〈裁定書〉可議!

在〈裁定書〉中,台北地院沒有針對大法官〈釋憲文〉做出回應,反而像是回到「憲法法庭」辯論時的「一造」,片面引用〈釋憲文〉中最不具實質意義的「總統的國家機密特權並非憲法上的絕對權力」泛泛說法,老實說只見辭窮理屈而已,更彰顯意識形態的嚴重;因為〈釋憲文〉中明確指出:「總統……認為有妨礙國家安全與國家利益之虞者……有決定不公開之權力」。台北地院擺明挑戰形同《憲法》位階的〈釋憲文〉。

其次,〈釋憲文〉明文規範「總統依其國家機密特權……有拒絕提交相關證物之權」,〈裁定書〉中竟公然指明「陳水扁『遲遲未曾核定』,反而在法院即將審理終結才以最速件……行文法院,顯見扁核定……並非基於國家安全利益」云云。律師顧立雄已就事實反駁「是法院遲遲不為裁定」,卻栽贓給總統;重要的是,總統有權「拒絕提交」,地方法院不重〈釋憲文〉文本,不重「程序正義」,反而挑無關宏旨的細節,技術性玩弄憲法,才是可惡!

尤其在〈裁定書〉中不稱「總統」而直呼「陳水扁」及「扁」,全然透顯「黨同伐異」的心態,也因此作踐了司法專業。因為台北地院法官蔡守訓等面對的不是「陳水扁」其人,而是「總統」!為何不稱總統而稱扁?不是「藍綠鬥爭」作祟?故而「未審先判」的把〈裁定書〉當「判決書」,說什麼「意圖掩飾被告吳淑珍等人被訴犯罪的不名譽行為」、「純屬隱瞞被告吳淑珍等人的行政疏失甚至違法行為」,也就不足為異了!

「國務機要費」本是政治鬥爭下的產物,連司法也無視森嚴憲法,這樣的法院,關門算了!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這樣的法院,關門算了!

在〈裁定書〉中不稱「總統」而直呼「陳水扁」及「扁」,全然透顯「黨同伐異」的心態,也因此作踐了司法專業...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