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終極統一與臨時台灣
謝志偉 2007/10/31
字級:

最近幾天,馬鶴凌先生骨灰罈上所題的「化獨漸統,全面振興中國」等字眼在媒體上引起了相當的討論。我倒是想起同樣是隨著蔣家政權來台的外省老兵廖中山先生在臨終前猶喃喃著「再見...台灣再見」令人鼻酸的話語。與高級黨工馬鶴凌不同的是,老兵廖前輩病危時囑咐他太太的遺言是:「台灣成為國家以後,將他的骨灰撒在玉山上」。何以同樣是那個年代從中國來的外省人,一個臨死還要「中國」,一個至死卻還惦記著「台灣」?

「振興中國」不是壞事,但是有沒有把「壓制台灣」設為必要條件,才是問題。這裡的「壓制台灣」也包括「台灣永遠不能、也不准成為一個國家」。就這點來看,青年時期的留美學生到今天的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和其父終身高級黨工只有「相互輝映」的確認,沒有「父子各志」的疑問。至於高級黨工馬鶴凌屬於蔣介石政權戒嚴時代的共犯集團,更是殆無疑義!馬鶴凌甚至還當過國民黨知青黨部的書記長,而眾所皆知那時候的知青黨部,可是負有監控校園學生,甚至老師的神聖使命哩!就這點來說,父親在台灣參與監控台灣學生,兒子在美國針對台灣學生作抓耙仔,說是「馬父無犬子」,一點也不為過。藍營所稱「人死為大」、「莫擾先人」等「哀兵姿態」,對照「高級黨工」和「抓耙學生」兩人假國家之名,行反台灣、反民主之實的行徑,未免過於矯情與不智。如今民智已開,一個死也不會認帳,一個打死不認帳,所以說:笨蛋,問題不在骨灰,而在骨氣!

既稱「終極統一」,則「臨時台灣」乃是必然,馬英九終究躲避不了一個嚴肅問題:當初如何為中國國民黨假「黨國之名」打壓台灣、打壓民主?而今天將以何手段繼續為「中國」壓制台灣以達「終極統一」目標?既是「臨時」既然必須是台灣的「現狀」,是以「不統不獨」實為「不死不活」,而「連結台灣」就脫不了「勾結中國」的質疑。蓋既然是要「終極統一」,則台灣的所有作為就不能改變「現狀」,其中包括「力阻台灣入聯」,力阻台灣人的國家認同,制止台灣人的主體意識之形成。「中華民國」存不存在對他來說已非首要,只要「中國」存在就好。此所以,和平促統也好,武力逼統也好,總之,就是將台灣鎖住,最好令之動彈不得,最後乖乖束手就擒。因此,與其說是「一中各表」,不如說是「一統各表」,台灣的命運最終只有「統一」。

因為如此,中國在國際上打壓台灣時,他們不但不以為忤,九八八顆飛彈對準台灣,也只是在確保「臨時台灣」的現狀,此所以國民黨的立委以中國會對台發動戰爭為名污名化「入聯」,更在國會殿堂上以戰爭威脅台灣,而上個月代表馬英九到美國演講的蕭萬長更在美國演講時,公開宣稱「台灣是許多國家眼中的麻煩製造者」,完全以中國觀點來看台灣民主,果然符合「終極統一,臨時台灣」的「一中原則」!再對照馬英九到成為「中國黨」的總統候選人之前,從來只有在國內外打壓「台灣」的諸多記錄,說馬鶴凌的「化獨漸統」也代表馬英九,還實在太小看了馬英九的實力與心意。馬英九以「反獨」為名「反台」,把台灣最小化、臨時化,置「中國統一」於「民主人權」之上,數十年如一日,一路走來,始終如一,豈是選前一陣唬窿,能瞞天過海。「豎子」既以斑斑可考,搬出「人子」又如何?

(作者為台北市民)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終極統一與臨時台灣

馬英九以「反獨」為名「反台」,把台灣最小化、臨時化,置「中國統一」於「民主人權」之上,數十年如一日,...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