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他,馬的」父親、「他,馬的」兒子!
金恒煒 2007/11/03
字級:

先破題。第一個「他,馬」的「馬」是馬英九,所以全句指的是馬父馬鶴凌;第二個「他,馬的」的「馬」是馬鶴凌,所以指的是馬子馬英九。合而觀之,就是馬英九與馬鶴凌,誠如西諺所言"like father like son"或者「有其父必有其子」;尤其「他,馬的」一家為然!

為什麼把馬英九與馬鶴凌相提並論?起源於陳水扁總統的批判。陳總統指控馬英九在乃父馬鶴凌的骨灰罈上大書「反獨漸統」、「振興中國」、「邁向大同」,心裡只有中國云云。馬英九不敢出面回應,派辦公室發言人羅智強代打,使出「悲情」伎倆斥陳總統「厚誣往生者」,而馬的搭檔蕭萬長同樣不敢正面回答,只說:「有失厚道」。老實說,馬、蕭祭出「張飛打岳飛」的荒謬手法,不只避重就輕,而且是轉移焦點。

不要搞錯對象,焦點在兒子馬英九,不在父親馬鶴凌,馬父不過區區「黨工」,活著死了都沒有什麼可掛齒的,套馬英九說法,誰要理他!批判蔣介石、蔣經國猶有可說,因為有「歷史」意義,也有「現實」意義。蔣家兩代荼毒台灣、兩手沾血,「去蔣」是「誅奸諛於既死」,還正義於天地!此外也同時痛斥「黨國之子」的馬英九,這是現實意義。費唇舌論及馬鶴凌墓誌銘,是質疑馬英九的「終極統一」,與「往生者」何干?

陳總統兩度的「輪攻」,迫使馬英九非出面澄清不可,馬英九說「父親有自己的政治信仰與政治立場」。言下是,他與父親的理念應「切割」處理,而「聯合中國」等「九報」自然極力為馬擦屁股。《聯合》的論點是「硬將血緣關係與政治認同畫上等號」,《中國》是「馬父的個人觀念」,「根本無法輕易加諸馬英九身上」。「黨國」喉舌到底不掩本色,不管擦得乾不乾淨都要擦之!

問題是,「馬父馬子」是馬英九傳記中活色生香不可或缺的一段,比如替馬化妝的《該出馬時就出馬》(王銘義著)就以此為篇名,專闢一節,特別用楷體記述「馬英九對著台下數千雙(中山女高)屏息凝視的少女眼神,感情豐富的他說出:『我父親是我一生中最好的老師…』」,肉麻中道出了「馬父馬子」的「黨國」連結。或許,旁人的記述馬英九還可以不予承認。但是,好死不死的,「他,馬的」「自傳」全洩了底。

《傳記文學》○六年七月號披露馬英九「革實院」的「研究員自述」,短短數千字中,一再向「黨國」保證的就是〈馬鶴凌遺囑〉中強調「繼志述事」。在「家世」一節中表明「余為獨子,有繼承家風之責」,接著在「最欽佩之親友」一節的開首:「余最欽佩之親人,厥為家父戊三公,最欽佩者為其對黨國之忠誠…余旅美七載,時時以黨國為念,於黨需要時不惜耽誤學業,挺身而出,與『敵』(雙引號為筆者所加以示重要,下同)周旋,即『深受家父言教身教之感召』」云云,原來當「職業學生」,為黨「犧牲」,打小報告正是「繼」父之「志」的表現。結論述及「抱負」更是可圈可點,「…為元首服務…確實完成上級所交付之任務…毋忝所生,亦不負黨國之栽培及家庭之教養」,於是「黨國」與「家教」薈萃一身,「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封建思想騰於紙上;馬英九能否認嗎?

馬英九為父親火化時撰寫:「化獨漸統」的對聯,依據《中央日報》的報導:「馬英九親筆撰寫(也)顯示了回應父親的遺志」(○五年十一月六日第二版),而《中國》則援引乃姊提出「傳承」的殷殷致意,說「我們會像接力賽一樣的傳下(您的期望),下一棒由弟弟來跑」。馬英九不止「親撰」,還要「接棒」,陳總統哪有「厚誣」?哪有「不厚道」!

真正「不厚道」的是「黨國」,是為「黨國」當「職業學生」、為「黨國」當鷹犬的馬英九,不厚道的是,為了騙選票連父親戊三公都敢出賣,真是「他,馬的」!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他,馬的」父親、「他,馬的」兒子!

真正「不厚道」的是「黨國」,是為「黨國」當「職業學生」、為「黨國」當鷹犬的馬英九,不厚道的是,為了騙...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