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陳菊勝出!黃宏欽還有臉立於法界?
金恒煒 2007/11/17
字級:

高雄市長的選舉官司拖延了一年,終於塵埃落定。老實說這是不必要的官司,中國國民黨「選輸不甘」的把式,再添一樁而已,更堅定台灣民主深化以及「轉型正義」的必要。

從政治效應而言,老實說,這件官司民進黨處在絕對優勢,無論法官怎麼判,民進黨都贏,差別只在陳菊受不受委屈而已。如果法官依法判決,勢必駁回地院審判長黃宏欽的亂判不可,民進黨當然贏、陳菊繼續當市長;若而高等法院法官依然是黃宏欽之流,被犧牲的是陳菊,得利的是民進黨,就像紅軍肆虐時,台灣人民不挺身而出才怪,更不必說高雄市民了。

高雄市長選舉官司真正關鍵在選票的計算上,陳菊僅贏黃俊英一千一百一十四票,落選的一方心有不甘甚或心存僥倖而要求驗票,雖不可取,到底還情有可原。但是黃營有人買票,當場被人錄影存證事證俱在,黃營反控對方「當選無效」,只是告爽的,絕不可能成立。

八十多萬張選票一張一張選票複驗之後,陳菊不只贏而且多贏了五十七票;官司勝負底定。問題在高雄地院審判長黃宏欽竟然可以不按法理,祭出從未援用過的選罷法第一○三條第二項:「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之方法,妨害他人競選」,黃非要判陳菊「當選無效」的意識形態,叫人齒冷。這樣亂判,不只扭曲法條以從(四月十四日本人在「鏗鏘集」中的剖析,與蔡文貴法官判決相當,請參閱),更可說天理難容,連合議庭的受命法官古振暉都看不下去,特別檢附「不同意意見書」向黃宏欽「吐槽」。尤其有趣的是,法官黃宏欽本人也不掩飾「亂判」心態,公然表示說,反正怎麼判,都會有人上訴云云。

以初審判決的內部反彈以及判決書「不堪入目」來看,只要不再戴上有色眼鏡,國民黨所求必定不遂。所以,黃俊英陣營拿初審勝訴當二審判決的依據,完全是一廂情願。這是其一。宣判前,法院前重兵三千人戒備,這是防制藍營的滋擾。依經驗法則,選輸就示威、判輸就攻法院,不是綠營的作風;二○○○年到現在,藍軍輸不起就搗亂,法院的作為不正是現實的反映?這是其二。

至於黃俊英的律師拿判決書中已認定「走路工事件」損及黃俊英名譽,卻依然判黃敗訴,顯然不公;不只是轉移焦點,而且是拿尚未判定,也沒有訴訟的「非」案件來取消法官的判決。更可恥的是,把法官「假設」的話當成「斷語」來否決法官,與「選輸不甘」而濫訴如出一轍。判決書是回應黃俊英之律師所提出的理由說:「其等之行為若有過當而不受言論自由之保障之情形,在現行制度下,被害人自可循刑事訴訟程序為其等進行訴追或依民事訴訟程序請求賠償以謀救濟」,重點是,起訴書反駁此符合「其他非法之方法」,更且是用「若而」的假設辭,並沒有「認定」有誹謗之實。「走路工」確有其事,法院已判定,剩下來的是,到底黃俊英知不知情?即使黃「不知」,需不需「概括承受」?陳菊陣營開記者會,有錄音帶、有聲音可稽,完全符合大法官第五○九號解釋文中「言論自由」的要件,誹謗絕不能成立。

高雄選舉訴訟費時一年,動用了不知多少人力、物力,耗費社會成本不知凡幾,受創最大的固是高雄市長陳菊,是不是因此「憂憤成疾」?但高雄市民明明已投票選出市長,卻無辜的忍受「民主空窗期」,導致「市政空轉」,根據媒體報導,市府已管不住有些公務員了;這不只是市長的損失,更是市民的損失!誰要負責?誰要賠?馬英九傾黨產來賠也不夠,高雄市民能甘心?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陳菊勝出!黃宏欽還有臉立於法界?

若而高等法院法官依然是黃宏欽之流,被犧牲的是陳菊,得利的是民進黨,就像紅軍肆虐時,台灣人民不挺身而出...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