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他,馬的」「二階段」,就是全民公敵!
金恒煒 2007/12/01
字級:

藍營十八縣市長據說是「鐵板」一塊的宣稱立委選舉堅持「二階段」領票,最有代表性的是台北市長郝龍斌,不愧「軍頭之子」,態度強悍不輸乃父郝柏村,強橫的說不遵守「二階段的」,「通通捉起來!」回應議員質詢時強調「如果妨害選舉,要求選務人員不發給選票」云云。中國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同樣的橫蠻,頂著「法學博士」的帽子,竟而說出「陳水扁總統與呂秀蓮副總統三年多前是兩階段投票下當選」,因此質疑說「陳呂兩人豈非違法違憲當選?」

馬英九的無知妄言,不值得浪費篇幅討論。重點是,既然藍營如此理直氣壯,振振有辭,為什麼急著要在立院推動修〈中選會組織法〉?不啻昭告天下中選會是主管「選務」的「上級機關」,中選會的決議是「法定命令」;換句話說,「中選會」才是說了算。「地方選委會」若而「抗命」,若而如郝龍斌所言「不給票」,老實說完全符合刑法「妨害選舉罪」,「妨害他人行使法定之政治上選舉或其他投票權者,處五年有期徒刑」。(刑法一四二條)不只要吃官司、要坐牢,包括選務人員、員警連退休金都要泡湯。誰真敢用身家性命來陪軍頭之子玩法?

藍營知道只有改制「中選會組織法」,攘取命令權才能取消「一階段」,中國國民黨要「背水一戰」的目的在此。黨主席吳伯雄信誓旦旦的誓師「這仗非打不可!」然而,黨中央敢,投身立委選戰的卻不敢,馬上潑冷水,立委黃昭順直言「吃飽撐著,想出這個餿主意」,連立法院長王金平都反對,「不要弄一些有的沒的」。黨中央剛吹起的衝鋒號,號聲尚未歇硬生生的吞了回去!為什麼?一句話,藍調媒體《聯合報》冷嘲熱諷「自曝其短」而已。

自曝其短的不止一端,在這波「公投」戰上,中國國民黨一路挨打,既無還手之力,也沒有堅持「二階段」的能耐。最多就是大張無稽的所謂「戒嚴」法。問題是,完全無法移轉「一階段」的議題掌控權,只一天,就下片。接下來又製造綠營也有縣市長要跟著「二階段」走的「傳言」,這樣無厘頭的話題也敢吹,徒見計窮了!

藍營真正的硬仗不只是對抗行政院、中選會,而是要面對選民的集體力量。中國國民黨要「分裂」人民投票,明的理由是「減低公投投票率」(北市法規會主委葉慶元之說),暗的理由是怕「討黨產公投」過關,黨國的十五個縣市長(三位已打了退堂鼓)不怕觸「利益衝突」之忌而護黨產,是沒有正當性;抗衡「中選會」的「法定權力」是沒有合法性;台灣人民真的會坐視藍營縣市長橫行?

台灣四社與台教會等各社團已然集結成軍,發動「我要一階段、還我公民權」的公民運動;這是郝龍斌「通通捉起來」的對治,也是藍營縣市長「二階段」的反擊。對選民而言,什麼「一階段」、「二階段」都是行政程序,管他「一桌」、「兩桌」都是官僚技術,非常簡單,選民只要求四張票一次領取,一則方便、簡單,更重要的是符合「秘密投票」的要件,此外也可杜絕「賄選」的歪風。選民有「中選會」的決議當後盾,有刑法「妨害選舉」當護身符,公務人員的「地方選委會」主委以下真的敢動用「警察權」?以台北市為例,有四成六到四成一的綠色選民一致要求「一階段」領票,郝小兵敢祭出員警螳臂擋車?到時候就算選務人員「不給票」、員警敢違法「捉」人,面臨的是一波波「捉不勝捉」的人潮,不只投票亭停擺,恐怕連警察也不夠用了。

嚴肅的課題是,黨國的「戒嚴法」、白色恐怖怎麼可能在民主台灣重現?台灣選民的父祖輩在斧鉞、牢獄之下不是流血身亡,就是默而承之。今天的台灣人不會再像沈默的羔羊,這波公民運動不只追討黨國過去的血債,還為台灣將來的民主立下典範。

「他,馬的」黨國藍軍敢以身試法,敢趕盡殺絕,來罷!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他,馬的」「二階段」,就是全民公敵!

今天的台灣人不會再像沈默的羔羊,這波公民運動不只追討黨國過去的血債,還為台灣將來的民主立下典範。 ...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