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曲徑通幽看老蔣
林保華 2007-12-23 00:00:00.0
字級:

怎樣看蔣介石,我可是經過多次的反覆,這與主觀認識與客觀環境的變化有關。

九歲在印尼,第一次接受老師的統戰,給我看美國左傾記者斯諾寫的「西行漫記」,幼稚的心靈就種下「共產黨毛澤東好,國民黨蔣介石壞」的印記。此後就一直接受共產黨的教育,維持這個看法不變。尤其是我在大學裡學習中共黨史專業,這方面的教育更加細緻深刻,包括他是殺人魔王、貪污腐敗、黑道流氓、賣國求榮等等。

經過文革,對共產黨的宣傳方式有越來越多的認識,從而有所反思,甚至於「把顛倒的歷史再顛倒過來」,對蔣介石的認識也大為改觀。例如肯定他在大革命時期的「清共」,對日本的「不抵抗政策」也是有可以諒解的一面,更肯定他在台灣保住「自由中國」的功績,尤其是後者,在經歷共產黨的浩劫逃出魔掌以後,是很自然的感情上的變化。至於我沒有完全被「顛倒」的看法是,國民黨在中國時實在是貪污腐敗,特別是「劫收」,否則不可能那樣快失去民心。比較困難的是,對蔣介石殺共產黨的評價:首先,他殺的不夠,否則共產黨怎麼會壯大?但他又殺得太多,那是殺錯了人,所以引發民憤;問題還在於對付敵手,不是靠「殺」就可以解決。總之,他是專制獨裁者,但是比較共產黨、毛澤東,他是「次壞」。

最困難的,恐怕還是對蔣介石在台灣的表現如何評價!

單從國共鬥爭這點,很容易給他完全正面的評價,但那是站在中國人立場的評價;站在台灣人立場,還有許多其他方面的因素要考慮,尤其是族群、地緣與歷史等因素,這點是我過去所欠缺的。過去的族群壓迫,給予外省族群,尤其是權貴的特權,是原來我認識上的很大空白,因為即使到了香港,有關台灣的資訊也多來自「聯合中國」報。

除此而外,比較難分清的是,如何將反共與鎮壓民主運動區別開來。這方面,自從多了解雷震與「自由中國」案以後,逐漸分清「獨裁反共」與「民主反共」的區別,這是理念上的根本區別,甚至可以說,獨裁反共不可能真正反共,而問題在於獨裁反共必然要誤殺許多良民,甚至借反共保自己特權而亂殺人,最後而成獨夫;美國支持許多獨裁反共沒有成功就是例子。

即使我仍然肯定蔣介石的「反共」一面,也理解一些老兵對老蔣的感情,但蔣介石是一個專制獨裁者,則是不爭的事實,就是這個「基本面」,他不但不是一個應該崇拜的歷史人物,而且應該還歷史一個公道。

(作者著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