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我到、我征服、我教育!
金恒煒 2008/01/05
字級:

怎麼樣的「天才」會當面說出:「我把你當人看」?尤其選總統的人。西方有言,活著的政治人物都是政客,只有死了才能成為政治家。職業學生出身的馬英九敢冒如此的大不韙,無論生死,都與「政治家」絕緣,看來當「政客」都不及格;問題不在「智商」,而在「笨商」太高!

馬英九公然對溪洲部落族人說:「我把你當人看」,而且鄭重其事的補上一句:「這不是基因問題」,真是皇恩浩盪,「九族」昇天。馬英九的禍闖大了,不只原住民群起攻之,連藍營及藍調媒體都以為不可;有人歸之於「大漢沙文主義」,有人痛詆馬充斥階級意識,有人認為是殖民主義、牧民思想作祟。種種抨擊都打中馬腳,但還可以更深刻分疏來看看馬英九的真面目。

馬英九說:「你既然到我們的城市」,反映的心態其一,是漢人的「我們」與南島語系的「你們」的族群對立,而且是「山胞」的「你們」來到馬英九的「我們」的城市;其二是,馬英九的「我們」是主,「山胞」的「你們」是奴、是客,完全翻轉了「先來後到」的歷史發展;全無「吃果子拜樹頭」的認知。

這還不是最嚴重、最可怕的地方。馬英九竟而「要好好的把你教育」,更甚的是,要原住民「調整心態」,從「我的教育」這個地方調整起,「來到這個地方(馬的城市),就要照這個地方的遊戲規則來玩」。馬上聯想到的就是法國哲學家傅柯的「規訓與懲罰」,這不正是中國國民黨強化的「吳鳳」故事的馬氏版本?

馬英九面對原住民正如凱撒在《高盧戰紀》中的夸夸自矜:「我到、我見、我征服」;不同的是,馬英九還要「教育」當地人民!馬英九征服者、教育者的姿態,何嘗不是一九四九年兩蔣侵佔、君臨台灣的翻版?壓制台灣人、虐殺台灣人,嚴禁台灣文化、語言,然後用「大中國」意識形態與模式「教育」╱「改造」台灣人與台彎文化;「既然你到了我們的國家」,「我把你當人看」,「要好好把你教育」,「你要好好調整心態」,為了貫徹「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兩蔣祭出一切嚴酷手段,鎮壓一切不照「遊戲規則來玩」的人;馬英九在波士頓當「抓耙仔」,炮製「黑名單」,執行的正是「調整」的政治工程;若而不從,陳文成就是血淋淋的現實例子。

馬英九自誇:「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果然。看馬對原住民的「訓斥」,宛如英國詩人吉卜林(Kipling)的詩句所諷:「揹起白人的重負」(Take up the white man’s burden) ;白人把文明帶給不知感激的野蠻人,一如「外省人」把文明帶給不知感激的「台灣人」。只是「台灣人」已然完成民主程序,逼迫「外省人」馬英九加入「直選」、「公投」,「台灣人」不再是「外省人」能夠駕馭、造化的族群,而原住民在馬眼中還是;把「原住民」打回「山胞」,透顯的就是馬英九視「台灣」為「黨國」戒嚴的「遷佔」地。這才是馬英九可惡的地方!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我到、我征服、我教育!

怎麼樣的「天才」會當面說出:「我把你當人看」?尤其選總統的人。西方有言,活著的政治人物都是政客,只有...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