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彭教授看台灣
一個「前美國公民」的告白
彭明敏 2008-06-14 00:00:00.0
字級:

近因「綠卡」,弄得政壇雞狗不寧。它原指「美國永久居留權證」,雖然現在已不用綠色,但大家仍沿用其作為美國及其他國家「永久居留權」的代號。它不是輕鬆的「旅行文件」,是一個人準備捨棄原有國籍而歸化他國的第一步。為甚麼有人這麼做,自有各不同理由。

一、是出於生涯規劃,例如許多中國人一到美國第一件要做的事是與律師商量如何取得「綠卡」。甚麼「祖國」「忠貞」都管它娘,恁爸要的是自由、賺錢和幸福。

二、是因被本國政府追捕而走投無路,例如獨裁專制時期的台灣「異議」份子,對於冷血殺人,令無數家亡人散的殘忍專制,痛恨惡絕,恨不得把它打倒,因而被通緝,不得不流亡海外,求得一倖存盜生之地,如筆者既不願被暗殺,也不願與張學良孫立人一般,終身受監禁,脫出故鄉變成「無國籍」,被通緝二十幾年,輾轉各國,終於落籍美國,經過「綠卡」成為「公民」。同樣命運的台灣人為數不少。自台灣開始民主化後,其中有的回台競選或擔任公職,卻常受國民黨人揶揄「你們既不認同中華民國,幹嘛在其政府任職」,殊不知這些人流亡海外多年而回台,並非要效忠「中華民國」,而是要效忠台灣這塊土地和其人民,要從體制內改革,建立一個自由民主的獨立國家,等於潛伏在敵營,伺機要以和平民主的手段去「革」國民黨的「命」,在邏輯上、心理上、感情上並無矛盾。再以筆者為例,一九九六年總統大選,於選前專程赴東京美國使館放棄其國籍(依美國法律放棄美籍須親往第三國為之)。競選總統政見主軸之一即是「一旦當選,立刻召開台灣制憲會議」。

三、是要「雙腳踏雙船」,例如不少國民黨顯貴。他們出生就受國民黨寵愛,有的攀附高官,有的受黨產資助,在生活上和工作上,都得到特別照顧,有的派往外國留學,成為「職業學生」「抓耙仔」,專打小報告,害得不少台灣人被列入黑名單,也為在台親屬帶來無窮麻煩。最奇怪的,他們在國內外吃香喝辣,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