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宅男」的「分割術」
金恒煒 2008/07/01
字級:

「宅男」馬英九面對「四面楚歌」已經躲無可躲,尤其那些相信「馬上好」的股民受創最深,賠到趴地不起,連自家立委都砲聲隆隆示警:「再這樣下去,四年後票會流到蔡英文那邊!」老實說,火燒到眉毛了,還以為可以等四年?南韓的李明博正是現成例子。馬英九被迫站到火線,召集行政院三長與財經首長入府研商對策。姑不論「三個臭皮匠」會不會成為「一個諸葛亮」;重點是馬英九自愚愚人,妄圖「切割」的操作,終告徹底破功。

「統治」(government)這個字源自拉丁文,本身就蘊涵著航船的比喻,包括「政府、政體、管理」等含意,故而政治就是駕駛航艦的藝術,完全看舵手靠什麼航標來展現航向,從而破浪前行。馬英九坐在船長的位置,卻公開宣稱「退居二線」,這不是「佔著茅坑不拉屎」是什麼?明明非披掛上陣不可,還「攏係假」的撇清「基本不涉一線二線的問題」。政府行政烏煙瘴氣到民不聊生,選民一定會把帳算到馬英九身上;「躲進小樓成一統」,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月。

馬英九的問題還不只是把責任推給行政院而已,不只是切割府與院,還要切割「政」與「黨」。台灣目前的「九七憲法」是李登輝任總統時修訂的,完全是為「黨國」量身定做。李登輝兼黨主席,週三開中常會週四開院會,「以黨領政」於是合法的進入憲政運作中;這就是為什麼陳水扁總統一度兼黨主席,也公然表示總統選上了沒什麼權力。馬英九切割「黨」與「政」,目的是不要背負「黨」的包袱,實質上就削去了黨的權力。為什麼黨主席吳伯雄會與馬英九「失和」?不是沒有緣由。立委與總統選舉時吳承諾的「人情債」,「馬上」就「不買帳」,換句話說,吳伯雄完全給排除於馬「人事權」之外。誠如英國首相威靈頓公爵所言:「沒有一個政府辦事不需要某種酬庸的工具,我根本連一個都沒有。」吳伯雄的「失落」正在於此。

沒有「酬庸工具」的黨主席形同「權力」的「掏空」。然而黨主席的吳伯雄仍掌控縣市長、立委的提名,而且還有偌大「黨產」可用。在「黨政分離」下,立委要聽馬還是聽吳?馬提名監察院與考試院委員都受到立院黨籍立委的嗆聲,更致命的是,黨籍立委甚而也不買閣揆的帳,一方面如鄭永金所說「窮了八年」要競相加碼,另一方面,既然「黨」「政」分離,與其當「乖乖牌」不如展現問政魄力以取信選民。於是「馬內閣」不但外有在野黨的制衡,內有自己同志的掣肘,最後形成院府同時受傷。

「國家機器」是非常複雜的管控工程,愈民主難度愈高。馬英九玩弄「有權無責」的把式,什麼「退居二線」啦、什麼「黨政分離」啦,所建構的矛盾多元方程式,智者都無法解,何況「無能」的馬英九自己?

「愚而好自專」正是馬英九進退維谷的寫照!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宅男」的「分割術」

馬英九玩弄「有權無責」的把式,什麼「退居二線」啦、什麼「黨政分離」啦,所建構的矛盾多元方程式,智者都...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