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時事新聞 藝文活動
四月望雨
johnnyjiang 2008-07-06 00:00:00.0
字級:
「不是只要貼上本土的標籤,我們就得乖乖買帳。」我之前曾在某網友詢問是否觀賞《四月望雨》時,留下很offensive的回應。這齣由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委託製作、去年6月首演的音樂劇,由於媒體炒作「四月望雨,沾郭董喜事加演」,更加深一般人對資本家成立基金會的刻板印象:不過就是富人節稅的手段,而且既可附庸風雅,又能沽名釣譽。難怪有人要送歌給Go Timing「我沒有一點點勉強,我只是有一些難堪,連我都不相信 我可以這麼快就忘…」。

當然,除非親臨現場,否則單憑媒體失焦的「標題殺人」而非針對舞台劇本身評論,對於投入心血的藝術表演工作者,也不甚公平。週六(7/4)前往國家戲劇院觀看《四》劇,我便有一番重新的認識。

所謂「四月望雨」是指本土音樂家鄧雨賢(1906-1944)作曲的經典之作:「四季紅」、「月夜愁」、「望春風」及「雨夜花」。俗話說「近廟欺神」,正因為我們對這四首歌太熟悉了,連帶減低了我們對此劇期待的新鮮感。然而,本來以為全劇會是日治時期的台語歌謠大會串,令人驚豔的是,除了鄧雨賢這四首之外,其餘近20首台、客語歌曲均屬原創。鄧雨賢以一客籍人士,卻能譜出快炙人口的台語音樂,難能可貴;《四》劇的作曲冉天豪、作詞王友輝也不遑多讓,他們捨棄改編舊曲,寧採吃力不討喜的新作,不僅展現創作人的堅持,而且以台、客語寫新詞,也代表對語言的尊重。而且詞曲皆配合劇情鋪陳,並非只是單純為音樂而音樂的舞台劇。

四月望雨《我的夢,我的世界》


本劇故事結構,是烽火兒女情的老梗。由於「鄧雨賢去世時,職業是芎林國小老師,這樣地位的人要受到文獻注意是不可能的。他的一生行誼,除在唱片公司任職、戰爭避難到鄉下教書之外,並沒有什麼驚天動地、行俠仗義的事蹟,可說相當平淡…到了孫子輩的鄧泰超,甚至小時候連《望春風》是祖父作品都不知道。在這種情況下,鄧雨賢其人真相已經被時間永久封存」(藝術總監楊忠衡,雨落桃花源─我們的時代,我們的歌),因此虛構情節以求完整性,無可厚非。從多次以日本天皇透過收音機廣播串場來看,編劇有自許為大河劇或史詩(epic)格局的企圖。不過,要在150分鐘內,既要詳細交代主要人物的來龍去脈,又要兼顧歌舞安排,確實捉襟見肘。如果本劇未來要常態公演,甚至要到東南亞巡迴演出,情節的取捨或加入新元素,應該是製作團隊認真思考的問題。

本劇最搶眼的演員當屬飾演鄧雨賢的江翊睿,雖然是醫學院出身(現為專業音樂劇演員),但唱功與舞台表現,皆不遜其他科班出身者,而且通台客語,確實為不二人選。他也曾創下國內音樂劇演員以中、英、客、台不同語言流暢主演之新紀錄。另一個教人難忘的角色是唱片公司社長柏野正次郎,由企業家陳何家玩票客串,他將說日文「演」得十分貼切。至於網路上知名度極高的史茵茵倒是演出平平,大概是受限於所扮演角色「愛愛」,發揮有限之故。

以一個劇場門外漢的角度,《四》劇基本上是成功的。幾幕感人的戲,深深帶動現場觀眾的情緒,隨時可明顯聽見鄰座掏面紙拭淚。比較可議的,就屬下半場一開始的戲中戲,和上半場的Tone相比,有些突兀。落幕前10分鐘「雨夜花」那場也值得討論:當女主角純純死在鄧雨賢懷中,鄧悲傷地唱起雨夜花,接著純純另一位追求者陳君玉也加入合唱…。如果,後來能將兩人的歌聲溶入眾人大合唱,營造高潮後立即ending,見好就收,足可讓觀賞者回味無窮。因為「雨夜花」的調性猶如西方舞台劇的安魂曲(requiem),以此結束足矣,而最後鄧與鄧妻的「感謝你煮的每一餐」那段,除了要強調東方的傳統家庭價值外,似乎還想讓鄧的生命終結與終戰連結,顯得牽強而多餘。

先前提及對語言的尊重,除了台客語歌並重外,同時也反映到劇中人物的對白:福佬人說台語、客家人講客語,日本人講日語。縱觀全劇,僅有一句台詞演員誤說成北京語,這在目前大中國意識的氛圍下,誠屬不易,此為本片可貴之處。否則,編劇稍微加入幾個唐山客,哼一段「祖國」詩詞歌謠,不僅有助於開拓非台、客語族群觀眾,也符合當前的「政治正確」。
〔 資料來源: 強尼頻道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四月望雨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台灣月曆:台灣之路

(2016-11-25 00:00:00.0)

2016台灣月桌曆出版

(2015-11-05 00:00:00.0)

真正的MVP

(2014-05-08 00:00:00.0)

「大三元」與「大四喜」

(2014-02-03 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