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我真的那麼壞嗎?
從王作榮、馮定國試答王建煊的問題
金恒煒 2008/07/08
字級:

王建煊雖然通過監察院長同意權的門檻,票開出來並不好看,七十六票對三十七票,大大折損了「聖人」的封號。最有趣的是,王建煊把帳全算在民進黨頭上,說民進黨二十七票都沒有投他,「難道我真的有那麼壞嗎?」更有趣的是,王建煊竟而認為「監察院跟在野黨味道很像,是監督執政者。」真的嗎?

監察院如果真的與在野黨味道很像,那麼執政的陳水扁提名監委,在野的中國國民黨理應全力支持才對,為什麼從頭杯葛到底?更且,馬英九任在野黨主席時打算推薦王當監委,王一口回絕,說「在大陸公務繁忙」;現在中國國民黨執政了,王建煊匍匐飛奔到台灣搶官做。可見祭出「在野黨」是「假仙」。

王建煊從黨國體系中發跡,就算是「聖人」也不過是「黨國聖人」,不足論了。至於「壞」也「不壞」,可以從「專業」、「經歷」與「言行」去考察,馬上就有答案。

先說「專業」。王建煊出身財稅,憲政知識不足。前監察院院長王作榮著文狠狠的「教訓」王一番,認為王並不「適格」;確實。王揚言要親自辦案、要參與委員查案,又要把公懲會挪到監院,前二者違反〈監察法〉,後者違反憲法。依〈監察法〉第十二條,「監院院長對於彈劾案,不得指使或干涉」,所以王建煊對委員辦案沒有置喙的空間,只有蓋章、通過;王建煊當然不能躬親辦案,因為院長「不能指使或干涉」。至於設公懲會,違反權力分立,監院成為獨裁院,不符民主體制。

再論王建煊的「黨同伐異」。王建煊有沒有排除親民黨的成員?尤其是馮定國?王建煊接受立委質詢說,他曾問過馮當初為何退出新黨加入親民黨?王是新黨創黨人之一,而親民黨正是吃掉新黨而茁壯,故而「公報私仇」。當年馮定國棄新黨投效親民黨,王建煊痛斥他「連狗都不如」,其恨可見。監院副院長及監委三名「出缺」,王建煊又要侵奪總統權,隔空叫陣,警告親民黨「不要插手」!「馬統」無能才容許「聖人」造反,王建煊自己連「親」、「新」都跳不出來,還要假惺惺呼籲「藍綠休兵」。「聖人」嘴臉夠瞧罷!

最後談「抗壓」。王建煊批民進黨不敢向李登輝說NO,小丑表功說:「小弟最少敢說不」。這是說謊。王當財政部長時出任首屆的國民黨金融黨部主任,開黨國黑手入侵金融體系的先聲。王建煊備詢時不敢否認,解釋說若而拒絕,「與李登輝關係」會「不好」;所以擔任了。王敢向李說「不」?王任財長任內提出軍公教「免稅案」,但軍頭院長郝柏村反對,王建煊不敢說NO,政策胎死腹中。例子一堆,不必多引。

「王聖人」最值得一記的是,當立委時提出根絕雛妓的法案,「公布三次以後還嫖雛妓時,就在身分證上蓋上『嫖客』印記!」與法西斯中共如出一轍,難怪政壇失意要投奔中國。重點是,中國國民黨的「聖人」標準原來如此,「我真的那麼壞」的自我質疑,並不難回答!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我真的那麼壞嗎?

王建煊從黨國體系中發跡,就算是「聖人」也不過是「黨國聖人」,不足論了。至於「壞」也「不...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