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滿城盡帶中國甲
金恒煒 2008/08/12
字級:

不是從奧運開幕而是從中國申奧成功開始,中共的北京奧運就與納粹的柏林奧運連在一起。張藝謀主導的開幕式演出就是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的中國版本;萊芬斯坦建構了「法西斯美學」的範本,張藝謀學步而已。

一九七四年蘇珊.桑塔格(Susah Sontag)在《紐約時報》發表〈迷人法西斯〉,批判納粹宣傳大將萊芬斯坦,特別提到一九三六年為柏林奧運拍的紀錄片「奧林匹亞」。桑塔格如是分疏:「裹在薄衫的身軀,一個接一個扭曲自己,尋找勝利的狂喜;觀眾席上排成一列列的群眾開心歡呼,在超級旁觀者希特勒注視下,運動競賽神聖化了。」再看萊芬斯坦的導演手法:「廣角鏡頭在佈滿的群眾和獨立個人聚焦之間變幻,展示個人完美的服從於整體」,從而形成「權力之前的暈眩」。張藝謀的「奧林匹亞」是不是似曾相識?相同的不止於此,萊芬斯坦的「奧林匹亞」是納粹宣傳的極致;要把國威與京奧融為一體,中共之於張藝謀何嘗不然?

有趣的是,萊芬斯坦的「奧林匹亞」得了四個大獎,到今天還值得分析討論,但張藝謀的卻是貶多於褒,像某位台灣藝術掮客評為八十八分,不是出於藝術認知水準,就是自我矮化成「如海群眾」的一人。藝術貴在創作,抄襲永遠是二流、三流,因為「得其形而不得其神」,難怪中國網友痛貶為「技術一流,表演二流,內容無流」,可見鐵幕中國還是有「不為人惑」的明眼人,至少比民主台灣的「青瞑」明白。

「奧林匹克」政治化,從納粹看中共,真是亦步亦趨。一九三四年到第三帝國生活和工作的美國記者威廉.席勒鄂(William Shirer)在《第三帝國興亡史》中所評論的納粹奧運,只要把「地主國」改一改,完全合轍。席勒鄂說,一九三六年八月在柏林舉行的奧林匹亞運動會,使納粹黨有了極好的機會,讓全世界改觀;「恕不招待猶太人」的牌子悄悄的從所有場所取下,對基督教會的迫害也暫時停止,全國上下裝出最規矩言行,有前所未有的運動會出色組織,有不惜工本的款待;這完全與中共的準備工作與要達到的目的一樣。布希可以到北京的教會去做禮拜,而且公園特闢「示威」場所,柏林與北京真是前後呼應。至於「招待」,在連戰、吳伯雄、宋楚瑜的身上已然全現。

納粹德國打開大門,歡迎外國人─即使反納粹─到處參觀,目的在獲得「肯定成就」。當年英相勞合.喬治稱美希特勒為「偉人」與今天法國總統薩科茲大讚中國是「世界巨人」,有何不同?當然,胡錦濤不是希特勒,希特勒至少是經過選舉取得權位,胡則是鄧小平隔代「欽定」的接班人,是共產黨集體利益的代表人。這就是為什麼胡錦濤與各國政要合影,卻露出沒有自信的惶惶然,反與「京奧」醞釀的「法西斯儀式」不稱。

歷史到底還是具有「教訓」意義。美國《華盛頓時報》評論文章,明確為京奧定調:北京奧運是一九三六年德國奧運以來最政治化的一次,文章中點出「中國利用奧運來操弄台灣」。從「中華台北」偷渡「中國台北」到NOC卡動手腳到「主場」到遣返「卡神」,正是國共聯手下的「京奧」戲碼。台灣人冷暖自知之餘,八三○可見真章。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滿城盡帶中國甲

藝術貴在創作,抄襲永遠是二流、三流,因為「得其形而不得其神」,難怪中國網友痛貶為「技術一流,表演二流...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