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再談85%台灣人帶原住民的基因
林媽利 2008/08/28
字級:

陳叔倬(慈濟大學,人類發展學系講師)等人網站上的講義「平埔族群血源與台灣國族原生認同」(註1)對本人長期的研究及2007年8月11日在自由時報發表的「非原住民台灣人的基因結構」(註2),曲解及誤導,希望在此澄清。科學的進步是要經過長期的研究,藉著不斷發現的新方法及擴大族群的研究範圍,得到的結果可讓真相更清楚,以致真相大白,我們族群的研究也是如此。該文指本人「把非原住民台灣人(以下稱台灣人)來自原住民的基因在組織抗原從開始的13%,後來高估為52%,母系血緣自26%高估為47%」。我們 1990年代原先的組織抗原(HLA) 研究是以血清學法測第一類型基因單倍型(基因的組合)的頻率,再簡單的比對台灣高山原住民與1990年代測試的閩南人客家人(以下稱台灣人)之間的異同,推測13%台灣人的單倍型來自原住民(註3)。後來以DNA的精確方法,再加入許多平埔族、福建人、東南亞島嶼族群的HLA第一類型加上第二類型基因的單倍型資料,在2007年我們重新詳細比對2006年前後來到我們實驗室做尋根的另100個台灣人與福建人的異同,發現48%的台灣人與福建人有相同的單倍型,有相同的單倍型一般被認為有共同的祖先,即48%的台灣人很可能來自福建,其他的52%就可能來自原住民、東南亞島嶼族群,及其他亞洲地區(註2),本人並沒說52%來自台灣原住民。

至於母系血緣(mtDNA)的研究,在2006國科會舉辦的多樣性台灣展覽,我們比對250人台灣人與650人台灣高山原住民的異同(Fst; base–pair genetic difference),發現高山原住民有獨特的血緣,且26%的台灣人的母系血緣來自原住民。當時我們平埔族的資料不多,但發現平埔族與高山族有相同或相近的血緣,所以26%應包含平埔族。我們也發現部份平埔族的母系血緣在高山原住民找不到,在台灣人少見,讓我們推測是平埔族自己原有的血源。後來我們成功的分析了800多人東南亞島嶼族群(印尼及菲律賓人)、福建人、越南人及泰國人,在2007年我們更準確的以單倍群(haplogroups)比對前述的100個台灣人與原住民及這些族群的關係,發現47% (即47人)的母系血緣來自台灣原住民及東南亞島嶼族群,而且發現東南亞島嶼族群與台灣原住民有許多相同或相近的血緣。我們也做100人當中58個男性Y染色體的研究,推測59%來自亞洲大陸。我們把100人的父母系血緣的結果放在一起評估,發現有67人的父母系血緣或兩個血緣中的一個血緣是來自原住民或東南亞島嶼族群,剩下33人的父母系血緣則全來自亞洲大陸,然而我們在這33人的組織抗原分析當中發現18人帶有很可能來自原住民的血緣,因此從三個基因系統(母系血緣、父系血緣、組織抗原),有 67人+18人=85人,也就是約85%的台灣人帶有原住民及或東南亞島嶼族群的基因(註2,4)。雖然我們覺得我們用更精確的方法比對了龐大的資料,這結果應該相當靠近事實,陳君顯然沒好好研讀本人的研究而下斷語,我們相信測試及分析更多的人會讓真相更清楚。我們也推測台灣人將有90%以上的人帶有越族的基因。事實上,台灣曾經被多個族群的人居住過,台灣人的血緣中擁有許多不同的來源是很自然的,台灣是個族群的大鎔爐。

陳叔倬是本人碩士班的學生,台大醫技研究所1996年畢業,1995到1996年在台北馬偕醫院血庫學習組織抗原。他的行事風格是有待改進的,如本人在2000年發表阿美族的人口中有19%屬HLA-A34的基因資料(註3)在國際上為相當重要的發現,陳謊稱是他發現的。他不只沒找到A34,反將他在1996年發表的錯誤資料說阿美族有13.1% 的A33(註5),說是本人的資料(註6),這件事是不合學術倫理的,另A33是閩南人最常見的基因。2008年陳君和中國復旦大學合寫「南島語族與傣族父系血緣的關連」,結論是「台灣原住民很可能出自中國南方的傣族(百越族的後代)」。我們認為該結果需要重覆被證實,希望我們父系血緣的研究澄清這點。但最遺憾的是該文把台灣原住民放在「中國台灣省」下(註7),不知原住民委員會將如何處理這件事。還有該文中的220個台灣原住民有沒經過慈濟大學人體試驗委員會核准採檢?台灣原住民檢體的檢測是不是在台灣做的?或者檢體是在國外檢測,如在國外做的,輸出時有沒有經過人體試驗委員會的同意,衛生署有沒同意DNA出口?這些都是很重要及嚴肅的問題。陳君是否有違反原住民基本法,希望有關單位能夠介入調查。

最後我想「噶瑪蘭口水事件」如果沒有陳叔倬等3人在我們採完口水後到當地調查,告訴噶瑪蘭人說:「您們怎麼那麼笨把口水給林醫師」(族人轉述),大概就不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本人做原住民的研究,是因著對發掘台灣歷史的使命感及對原住民的關懷,現在因為有心人士的操弄,閱聽大眾認為研究原住民就是與利益掛勾,真是本人始料未及,事實上,在21世紀初人類基因體已全部解碼,目前絕大多數的法律界與生物醫學界人士皆傾向不給予基因專利,以免減緩生物科技的發展,有違大部分群眾的利益(相關演變歷史可在網路找到)。衷心期待公義早日到來,學術界回復到以往的單純與安定,我們對原住民的關懷可以發揮到增進他們福祉的地方。

註1:平埔族群血源與台灣國族原生認同
註2:自由時報 2007的文章「非原住民台灣人的基因結構」
註3:Tissue Antigen 2000; 55: 1-9.“Heterogeneity of Taiwan's indigenous population: possible relation to prehistoric Mongoloid dispersals”
註4:HUGO (Human Genome Organization) 2008的摘要
註5:”The distribution of HLA-A, B,C antigens among the Taiwan indigenous population in Symposium on culture as well as Biological Affinities among the Indegenous Peoples of Taiwan and Southern Asia,1996年中央研究院民族所
註6:台灣族群間的生物類緣關係www.pts.org.tw/~abori/data/shujuo-1.html
註7:BMC Evolutionary Biology 2008; 8: 146. “Paternal genetic affinity between western Austronesians and Daic populations.

馬偕紀念醫院 林媽利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再談85%台灣人帶原住民的基因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