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他,馬的「主席」
金恒煒 2008/09/02
字級:

馬英九要不要兼任黨主席?其實不是選擇題而是是非題,而且這不是憲政問題還是權力鬥爭問題。說得透徹一點,九七年的李登輝新憲,原本就是為「黨國」量身打造,為連戰的接班舖路;連戰早已出局,用他自己的話說,已然passe,不必討論,現在只剩下赤裸裸的權力安排了。

「馬統」百日,引發了三十萬群眾上街頭,其中有從「挺馬」轉為「反馬」,不只證明「馬上就好」是大謊言,更凸顯馬英九完全沒有準備好就上了架;權力到手的同時,就看到馬「四顧茫然」的窘狀。如果連要不要出任黨主席都想不通、搞不定,如何可能掌大政之舵?

根據九七年所修的憲法,總統擁有「指派」閣揆之權,一旦新閣組成,「最高行政權」立刻移到內閣;這才是「換軌」的實質意義。總統雖然可以透過「國安會」與聞國政,但也只能就外交、兩岸的議題。這就是為什麼大選之前,陳水扁前總統一再強調說,選上總統又能如何的感慨。不同的是,「黨國」體制是由黨領政,黨主席出任總統,所以周三開中常會,拍板搞定大政方針,周四行政院會「等因奉此」。儘管如此,府院之間依然有「權力緊張」,不必說李登輝以黨領不了郝柏村之政,最後「肝膽俱裂」,即使乖乖牌的蕭萬長當閣揆,李蕭之間不能磨合之聲都傳於府院之外。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陳水扁當總統時,民進黨要修黨章,以使總統可以出任黨主席。

五二○後,馬還想玩「不沾鍋」的老把戲,躲進總統府充當「宅男」,又公開宣稱遵守「雙首長制」,要退到「二線」;那麼,馬更不應該承擔黨主席的權位。馬的盤算很簡單,就是八字訣:「人人為我,我不為人」,國民黨「大老」王作榮的痛批,對極了。馬退居二線,一方面讓行政院長上火線當砲灰,另一方面所有dirty job全交給黨主席;如此一來,有黑鍋別人受,有功榮我來撈,不必進廚房,只坐在餐桌前,光鮮亮麗、據案大嚼;權力百分百,責任零零零,天下還有比這更美的嗎?更且,馬英九薄黨主席而不為的另一原因是,馬不把黨看在眼中;黨靠馬執政,不是馬靠黨取勝。權貴子弟的虛驕之氣夠瞧罷!

確實,馬英九拿到七百多萬張選票,滿意度達七成,不料五二○後滿意度直直落,一路下跌到只剩廿七%。沒有滿意度的「宅男」,「馬上」經歷「宮廷政變」,監委與考試委員的提名雙雙摃龜,連不分區立委都踢馬一腳,再加上中共以「國民黨制馬」,馬英九全力挺共,落得如此!故而只有搶回黨權一途了。

搶回黨主席不只掌控「黨產」,同時掌控縣市長到立委的「人脈」;一是錢一是人。只剩下三成多支持度的「馬統」,只有全面向權力低頭,完全縮回到「黨國」老巢去稱王稱霸。當初搶「黨主席」,拿到入場券,今天依然要靠「黨主席」穩住藍營。血淋淋的殘酷事實是,馬英九積累的「奇理斯瑪」旦夕間就玩完了,剩下赤裸裸的權力遊戲;他,馬的「無能」全都露!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他,馬的「主席」

搶回黨主席不只掌控「黨產」,同時掌控縣市長到立委的「人脈」;一是錢一是人。只剩下三成多支持度的「馬統...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