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民進黨的「大是大非」是什麼?
金恒煒 2008/10/14
字級: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慶林到中央黨部去,竟受到閉門不納的對待;真是匪夷所思。之後又爆發嚴重的肢體衝突,看得人目瞪口呆。難道民進黨黨中央已成為佔山為王的梁山?更讓人質疑的是,黨主席蔡英文難道連部勒群雄,維持基本團結的能耐都沒有了?這樣下去,明年的選舉還能有什麼期望?

衝突的起因,固然在「挺扁」與「反扁」,更深層的理由在於「新潮流」與「反新潮流」派系的結構與權力分配,背後涉及到的是尚未釐清的路線問題。然而,討論是非對錯,只能就事論事,否則恐怕癥結永遠不能化解。

前總統陳水扁到高雄參加「與扁有約,情義相挺」的活動,副秘書長陳其邁廁身在歡迎之列;惹惱「路數」不同的秘書長王拓,出言抨擊說:「政治人物除了情義相挺,還有大是大非。」王拓祭出「大是大非」當棍子,一棒把「挺扁」的人打死;與統派政媒的手法有得比。這當然惹惱了政治取向與新潮流大不同的一干人。

王拓承認「黨內未限制參加挺扁活動」,那麼身為秘書長的王拓有什麼反對立場?王拓自言他「個人」認為不妥;但「秘書長」代表黨,換句話說王拓已然「機構化」了,自無「個人」可言,當然具官方身分。黨既未「限制」,秘書長有什麼權利指責他人?這是其一。第二是,「大是大非」由誰定調?民進黨當前面臨的「是非」,難道秘書長一人說了算?第三,民進黨的黨員與支持者到底站在哪一邊?可能是更根本要回答的問題。

舉兩個例子。前總統陳水扁的女公子陳幸妤九日在《自由》的「廣場」上發表文章〈有病的是媒體不是我〉,猜猜網上「推薦」的有多少票?高達二千四百多;絕對數一數二。上網的大半屬年輕人及青壯派,這個「民調」具參考價值。王拓發言攻擊的次日,北市「扁友會」舉辦首場「挺扁」大會,原定一千人,結果到了三千人,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立委高志鵬,前立委藍美津、顏錦福及台北市議員張茂楠、黃向群及政論家黃越綏都與會;這些人都是沒有「大是大非」?恐怕不然。

到底民進黨目前的「大是大非」準繩何在?尤其王拓揭示的標準,值得深入探究。王拓過去把「台灣」編織入「中國」之內,用「李拙」的筆名宣示:「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份,卻是不容爭辯的事實,這也是被今天全世界中國人所共同承認的。」(見《鄉土文學討論集》,頁一二○—一二八)故而把楊青矗等人的作品全劃入「台灣的中國文學」,就不足奇。那麼,他的「大是大非」與「反扁」之間的關係,耐人尋味。

民進黨要解決的是如何正確面對前總統的嚴肅課題。所謂「情義挺扁」,「情義」是帽子,實際上在「挺」;批判「大是大非擺一邊」,其實在「反」。「挺」「反」鬥爭激化,蔡英文忙著出面「滅火」,表達黨中央「保持中立」,首要條件赫然是要求黨職人員「不能參加」挺扁、反扁的「活動」。問題是,黨內並沒有對抗「挺扁」的「反扁活動」,一旦禁止,被禁的只有「挺扁」而已;蔡英文是用「政治手段」取消「挺扁」活動。

民進黨內的權力鬥爭是一回事,支持者與選民的意向及選擇才是決定性關鍵。台灣目前的「大是大非」其實就是「保台」與「降中」的對立;只要合乎「保台」、「反馬統」就是團結對象,像段宜康這樣把「遊行」當成「禁臠」,言下就是阻卻黃慶林邀請扁參加遊行而已;這樣一副「我最大」的「獨尊」,只有「反扁」,並無「是非」可言。如此一來,民進黨形同綁架支持者、綁架運動,哪有「民主」、「進步」可言?何況選民豈會乖乖就範?留下的問題比解決的更大。

(作者現任《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民進黨的「大是大非」是什麼?

民進黨要解決的是如何正確面對前總統的嚴肅課題。所謂「情義挺扁」,「情義」是帽子,實際上在「挺」;批判...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