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手銬」與「捉放」
金恒煒 2008/11/18
字級:

短短幾天內,台灣人民眼看著司法機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違憲亂法,齷齪可恥的行徑已經崩解民主法治的基石;腐朽的司法大廈的撞擊與噪音,傳出「新戒嚴體制」到來的訊息。不然,如何解釋前總統陳水扁「銬」與「不銬」事件?如何解釋「捉」與「放」雲林縣長蘇治芬事件?

陳前總統「戒護就醫」,看守所既沒有「強制餵食」,也沒有腳鐐手銬,急送到亞東醫院就診。那麼,要問的是,既未定罪也沒有刑責,為什麼「特偵組」非要用「手銬」對待卸任元首不可?有無違反〈卸任禮遇〉是一回事,送醫可以「無銬」,顯示戴「手銬」沒有必要,只是「特偵組」故意羞辱扁,更可議的是,「特偵組」還透過媒體造謠,說「手銬」是出於陳水扁的要求,以此故意造成陳前總統有意「政治操作」外,同時掩藏了見不得人的用心。「特偵組」排排站的公開宣稱「年底辦不出來就下台」,完全具現在「手銬」之中。

蘇治芬縣長則提供另一案例。蘇縣長未傳訊即拘提,偵訊九小時聲押,法院裁定六百萬元交保;蘇拒絕,進行「絕食」抗議,二五○小時之後,雲林地檢署急忙起訴,法院當庭「無保開釋」。裁定「交保」與「無保開釋」完全沒有標準可言;「羈押」是「政治考量」,「開釋」何嘗不是「政治考量」?此外還能做什麼解釋?可悲的是,司法的尊嚴與莊嚴全都葬送到黑牢之中。更可悲的是起訴的主任檢察官林文亮,既然揚言被告「罪證確鑿」,為什麼不向法院「抗告」?還落到與邱毅般的地步,宣稱「把對方打到趴」,好像不知道檢察官的「戰場」在法庭,不在媒體。尤其不可思議的是,渾然忘卻民主制度下的司法角色,竟扮演起中古時期「異端裁判官」,要「改善」雲林的投資環境;檢察官什麼時候變成「執政者」?不過證實法院是「馬統」開的而已。

從陳明文、蘇治芬到陳水扁,「政治謀殺」已白熱化,檢察官是不是要一體沉淪?至少陳瑞仁等看不下去了,在檢改研討會中指出「辦案對象群組化」的現象,另一位檢察官呂太郎加以詮釋,就是「檢察官捉的都是同一黨的人」;「特偵組」之為「扁偵組」也就不難了解了。然而問題恐怕還不在於檢察官向「馬統」繳械,而是自甘為「馬前卒」,才更可怕更可悲。

檢察官楊大智早在「檢改會」成立十周年的五月中旬提出針砭,直言:「檢改會十年來,從國民黨執政時期,走過民進黨八年執政,如今又進入國民黨執政時期,十年前是政治赤裸裸介入司法,現在更大的問題是有些檢察官俯首稱臣」。「馬統」沒有上任,檢察官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回到「過去美好時光」;身在「共犯結構」中的楊大智一語點破「黨國復辟」的問題。

「圈內人」的提撕比「圈外人」的指控更具權威力。AIT處長楊甦棣在陳前總統遭羈押的記者會上,針對「司法」程序,強烈的使用「透明、公正與公平」的字眼達三次之多,甚至用最高級的形容詞「非常」來強調;「抨擊」的寓意一點也不遮蓋。楊甦棣提出「無罪推論」諷喻「馬統」的「司法迫害」,同時提醒「司法信心」保持的不易。

「馬統」已著手「戒嚴」;能對抗的只有人民。一如曾任英國首相的Salisbury所說:「如果人民的勇氣敢與施暴者相抗衡,鬥爭就絕不至於絕望」。這句話今天讀來,依然啟發性十足;大家可以共勉。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手銬」與「捉放」

陳前總統「戒護就醫」,看守所既沒有「強制餵食」,也沒有腳鐐手銬,急送到亞東醫院就診。那麼,要問的是,...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