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屁屁」院長的「屁屁」話
金恒煒 2008/12/09
字級:

王建煊又惹禍了,這回禍起於監院之內,而且成為新聞。不過前監察院院長錢復接受訪問表示一點也不意外,因為早就預料會有今天的情況云云;不只錢復不覺得意外,王建煊甫獲提名,也是前院長的王作榮毫不客氣的重砲抨擊,言猶在耳。值得探討的是,監院重新開張,沒有任何建樹,一院寂寂,全虧王建煊一人喧譁,不然監院可能比「蚊子院」還不如。

不,說監院是「蚊子院」已經過時,用王建煊的用語,應當是「屁屁院」。王建煊在內部會議中火力四射,要求監院要發揮職權,要查「能彈劾人的大案」,至於也屬監院職權的人民陳情案,「都是一些小屁屁」。大院長「屁屁」話引發了監委的反彈,嗆聲說:「原本一意要幫監院裝上虎牙的王聖人,現在反倒幫監院拔了牙。」可見這是院長與委員之爭,委員透露「屁屁」反攻院長,不惜用「聖人」當反諷。

王建煊是財經出身,又是失意政客,出任監院院長不僅是他意料之外,恐怕也出於他能力之外;卻符合「墨菲定律」所宣示的「一個人最後會升到能力所不及的位置」,他用「屁屁」形容監委職權,引發輿論譁然並不意外。問題是,王建煊可能不知道監院成為「屁屁院」,不是新鮮事。

監察院長本來位高權重,憲法規定監察院之組織與職權的條數達十七條之多,除第四章總統外,是為規定最多的部分,甚至比立法權還多,可見對監院的重視。然而,監院職權不彰不是今天開始而是於今為烈。過去監院忝居「國會」之一,已博得「只打蒼蠅不打老虎」之譏。修憲後監院失掉「國會」的崇高地位,監委由選舉改成總統提名,位階下降,勉強用「準司法機關」來比擬還是「臉上貼金」呢;監院成為「屁屁院」是現實的描繪。老實說,如果不是在「黨國」意識形態下,監院應當「引刀成一快」,才符合效益。王建煊不知道監院已成「閹院」,即使「裝上牙」,也辦不了事;這是「結構」問題。

更重要的是,王建煊心目中的「大案子」,說白了就是「清算」民進黨與陳水扁。國會同意權一過,王建煊明白表示「先辦前朝」,甚而沒有任何「調查」,就直指「民進黨官員盡做狗屁倒灶之事」,與「馬統」的「辦綠不辦藍」如出一轍,甚而投入半數人力查「扁案」,難怪有媒體用「監委裝上虎牙瞄準陳水扁」來報導。可見「誅殺扁家」才是「屁屁」院長心目中的「大案」。

目標已定,接下來就是行動。監委李復甸公然約詢「特偵組」檢察官,就是用「彈劾權」當威逼工具,要檢察官「馬上」「聲押陳水扁」、「拘提陳致中、黃睿靚夫婦」,結果遭到輿論撻伐,才草草收兵。至於監委沈美真則悍然不畏的到看守所偵訊「扁案」被告陳鎮慧,甚而還想約談陳水扁;完全不顧「偵查不公開」的法條,這是公然違法。監察院不成為「屁屁院」也難。

另一方面,碰到「馬統」就回復到「屁屁院」。「貓纜」弊案被揭露,監委諸公左躲右閃,沒有一人敢挺身而出,王建煊被逼急了,只吶吶的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打扁」時的凶神惡煞「馬上」變成「屁屁」狀。不只見「馬統」矮一截,警察在陳雲林來台期間,打人民、打學生、打新聞記者,甚至沒有搜索票侵門踏戶,「屁屁」院長一個屁也不敢放。更不必說五月二十日之後,「馬統」團隊政策反覆,陷民於水火,監院屁不出一聲。

「屁屁」院長掌控下的「屁屁」委員的發難,其實是「內鬥」而已;重點是過去監院最多放「響屁」,今天放的是「臭屁」,終歸是「屁屁院」則沒有不同。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屁屁」院長的「屁屁」話

「屁屁」院長掌控下的「屁屁」委員的發難,其實是「內鬥」而已;重點是過去監院最多放「響屁」,今天放的是...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