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什麼「魔鬼辯護士」?胡扯!
金恒煒 2008/12/21
字級:

「特偵組」在「扁案」上「抗告」、「再抗告」全吃了敗仗。難怪「更裁庭」後檢察官一行六人怏怏而出,與庭上的飛揚跋扈形成尖銳的對比。誠如李海龍檢察官接受採訪時所說:「這是最壞的情況」,「一切回到原點!」老實說,不見得是咎由自取,要怪恐怕得怪不聽主任檢察官陳雲南在「裁定庭」後「尊重法院」的中肯說法。

「特偵組」為何出爾反爾?這又是解開「扁案」的另一重要線索。陳雲南自我否定的「飾詞」,非常值得推敲。在一大堆記者面前,陳雲南公開表示當初「不提抗告」只是「個人意見」!乖乖隆的咚,主任檢察官兼「扁案」發言人,面對公眾陳述「偵察程序」如何可能有「個人」存身之處?何況檢察官代表政府執行公務,豈容「個人」的喧賓奪主?尤其陳雲南被問及案情,一向謹慎到辭窮,為什麼在如此重大的問題上會「凸槌」?答案很簡單,背後沒有「壓力」陳雲南會押上自己的專業與尊嚴?

首次「裁定庭」上,周占春法官已做出判決,「特偵組」既沒有新事證又沒有堅定的新理由,妄圖「更裁庭」推翻前判,不是要求法官與陳雲南自掌嘴巴?周占春法官依然「無保開釋」卻加上「但書」,是給「特偵組」面子,以免太過難看而已。重點是,周法官當庭指出「不得用不擇手段、不問是非及不計代價的方法來發現真實」的「三不」,才是「特偵組」的「七寸」,也是「無保開釋」所以成立的原因。

「不擇手段」是什麼?就是違反「偵察不公開」,把偵察內容外洩給媒體;「不問是非」是什麼?就是「押人取供」證成一己之「成見」;「不計代價」是什麼?寧願賠掉檢調的聲譽與公信力完成「入扁於罪」的任務。「三不」正點出「特偵組」成員誓言:「年底不結案就下台」的荒謬與不堪。

周占春宣示裁定後還說:「我知道這樣裁定,檢察官一定很失望…。」失望的豈止是檢察官而已?「特偵組」背後的「黨國」體系果然失望到發狂;藍調立委邱毅控告周法官,小丑跳樑,渾然不知道「司法獨立」為何物,不必費筆墨調侃,倒是《聯合》與《中國》兩報透過社論的「不知所云」才是有趣。

《聯合》用「魔鬼辯護士」(按:不只是誤用、錯用devil’s advocate原意,更重要的是法官不是辯護士而是仲裁人。)來污衊周占春,是替「特偵組」吶喊,相反的,《中國》則認為「周占春釋扁案某種程度其實是削弱、釋放扁的動員能量」,則是替「特偵組」搖旗。自家人打自家人才看到「一筆糊塗帳」,水準淪落到與邱毅一般?善哉善哉!

(作者金恆煒,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什麼「魔鬼辯護士」?胡扯!

周法官當庭指出「不得用不擇手段、不問是非及不計代價的方法來發現真實」的「三不」,才是「特偵組」的「七...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