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司法受辱,自作自受!
金恒煒 2009/02/15
字級:

監察院通過「糾正案」,「壓迫」檢察總長陳聰明「調整」朱朝亮與吳文忠兩位檢察官的職位;一旦總長不乖乖聽命,甚至揚言開鍘「彈劾」陳聰明。這當然是監察權壓制司法權,棍棒齊下;監委李復甸公然說「再不管,司法變皇帝」,夠清楚了罷。

「司法濫權」或說「司法政治化」是台灣當前最嚴重的毒瘤;從「陳雲林來台」的「警察暴力」到「扁案」的司法違犯「程序正義」,完全符合「監察法施行細則」第二十七條所示,「承辦人員」有「瀆職或侵犯人權」的規定,監院理應介入卻不介入、理應糾彈卻不糾彈;現在鎖定兩位檢察官「糾正」,擺明是權壓司法,不僅違反三權分立的民主制衡原則,也違反監察法的「程序正義」,著眼的不過是前新黨立委謝啟大所說的「好人與壞人」而已。難怪藍調統派媒體都用社論痛斥,兩位前監委李伸一與林時機甚至聯手撰文質疑。

重點是,偵辦與審理中的司法案件,監院能不能伸手介入?「糾正文」援引「民國四十五年行政、司法、監察三院」的「會議決定」為理論基礎,李、林兩位前監委還原當時的「歷史背景」加以駁斥,指出此「決定」的目的其實在強調「監察權是事後權」。此外,更要指出的是,監院的「國會」地位已遭剝奪,位階下降,當年的「決定」已失去憲政意義與法律效用。

其次,監委沒有「約談」兩位當事人,明顯違反監察法的「程序」;李復甸說什麼「函談」比「約談」優先,不只屁話,更是謊話。去年九月下旬,李復甸就「約談」過特偵組檢察官,要求立刻「聲押」陳前總統及陳致中夫婦,結果踢到鐵板,不得已下只能用「函談」取代;可見是「不能」而不是「不為」。如果連「約談」都屬「濫權」,何況介入個案?至於混淆「糾彈」、「糾正」,還是小事。

然而,監院敢如此赤裸裸的干涉司法、壓制「特偵組」,何嘗不是司法自甘墮落的結果?「偵查不公開」是鐵律,監委沈美真等竟而可以在偵查期間到看守所「約談」前總統陳水扁訊問案情,無異強暴司法!為了「打扁」,「特偵組」公然同意監委違法亂紀,不啻割讓司法權給監察院,監院形同取得介入正在偵辦的司法案件的權力,今天赤裸裸「干涉司法」,這是權力邏輯的必然,也是司法自我閹割的必然。

老實說,台灣的司法包括法院與檢調都胡搞亂搞,監察院軋一腳,又有什麼好奇怪的?「檢調」無視「法治」、「司法」不問「程序」、「監察」踐踏「憲政」,顯示「黨國體制」怪獸的回潮而已,還能有什麼其他的解釋?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司法受辱,自作自受!

為了「打扁」,「特偵組」公然同意監委違法亂紀,不啻割讓司法權給監察院,監院形同取得介入正在偵辦的司法...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