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魔鬼就躲在細節中!
金恒煒 2009/03/03
字級:

變變變,CECA變ECFA!二月二十七日「馬統」突然捨棄從蕭萬長到蘇起到江丙坤一再提出的CECA,拍板定案改稱ECFA;老實說,這是換湯不換藥的「詐術」。從「考獻學」的方法學來追索,CECA是CEPA的「偽裝」,而ECFA又是CECA的「變裝」;沒有CEPA就不會有CECA;沒有CECA就不可能憑空冒出ECFA來。結論很簡單,ECFA、CECA、CEPA是「同出而異名」,白直一點說,就是在CEPA罐頭貼上不同的招牌。

「馬統」二月二十日接受《台北時報》專訪時表示,CECA是馬蕭競選時的「政見」,必須落實云云。先不必考當初有無此「政見」,即使是有,依「馬統」之說是CECA而非ECFA,為什麼現在兌現的支票是ECFA?可見ECFA就是CECA;「馬統」想騙鬼?要問的是,CECA等於CEPA有沒有證據?有。一月十五日中國商務部台港澳司長唐煒訪台,接受記者採訪時非常明確的表明,CECA與CEPA「本質相同」,都是在世貿組織最惠國待遇基礎下的便利性「安排」。可見CECA即CEPA;最關鍵的字眼是「安排」(Arrangement),這是中央對地方的權力行使,而且,不要忘記在CEPA之前還有Mainland &.H.K兩個名詞,合而言之,全名是〈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關係的安排〉;「馬統」的「地區」對「地區」之說,「馬上」水落石出。

為什麼「馬統」又把CECA改成ECFA?原因很清楚,美國《華盛頓郵報》刊出專文,表示CECA是兩岸邁向統一的重要一步,特別訪問了廈門大學台灣研究所前主任李非,李非不諱言CECA的簽定是「台海緊張關係降溫的里程碑」,更重要的一句話:「這是兩岸經濟全面整合的起點,也是兩岸邁向最終統一的必要條件。」從唐煒到李非,中國方面赤裸裸的表白拆穿了「馬統」的偽裝,也引發了台灣內部的強力反彈,而且勢不可當。在此情形下,「馬統」不得不「發明」新名詞,意圖轉移焦點,繼續行「賣台」的勾當。

本來關乎國家主權的任何條約的簽定,不但需要立院監督,更要公民投票來通過,「歐盟」的過程是先例。去年十月初,「馬統」硬生生的把手介入國會,下令立法院停止「兩岸事務因應小組」的成立。在CECA緊鑼密鼓之際,連立法院長王金平都公開認為必須經由立法院審議,「先審再簽」,國民黨的回應是,「沒有內容,如何審議?」「馬統」也說:「要先有草簽的版本,否則立法院要審什麼?」再看,唐煒怎麼說,他說:「中國和港澳簽定CEPA,也只是先定框架,再補充內容。CEPA也可先談框架」,從而證實「馬統」「只談架構不談內容」,就是王丹的警示:「追隨港澳,邁向統一。」

重點是,只有「架構」沒有「內容」如何算是「契約」?誠如法律經濟學者David D. Friedman所說:「在充滿衝突而非合作,充滿戰爭而非和平的世界中,除非雙方都有足夠的力量,才能期望每一件事都納入最後的和約中。」台灣與中國既不具有「平等的談判能力」,馬英九自我矮化為「區長」,江丙坤非「依賴」中國不可,ECFA不談「內容」,不過是玩弄「魔鬼總是躲在細節中」的把式。

「馬統」說:「不簽ECFA,十一萬人會失業」,經濟學者陳博志批為「危言聳聽」;更嚴重的是,簽了之後二千三百萬人會失樂園,才是可怕!「馬統」敢簽,就是全民公敵,台灣人民只有與「馬統」拚了!

(作者為《當代》雜誌總編輯)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魔鬼就躲在細節中!

台灣與中國既不具有「平等的談判能力」,馬英九自我矮化為「區長」,江丙坤非「依賴」中國不可,ECFA不...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