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資料庫
陳前總統VS.蔡守訓PART4
阿扁總統準備程序庭筆錄:2009/02/26下午
2009/03/06
字級:

審判長(蔡守訓)問:就剛剛檢察官所表示意見認為你仍然要繼續羈押,有何意見?

 

被告(陳水扁前總統)答:剛才檢察官所提到的幾件事情,說如果沒有把我繼續羈押,延押,我還是會用所謂的什麼方法來干擾本案的訴訟程序,這一點其實剛好相反。今天之所以有外國的媒體朋友到北所來關心我的現況,正是因為我在押的關係,今天之所以有部分的錄影光碟的披露,我連看都沒有看過,是不是也是間接用這一種方式讓我在獄中能夠看到部分的光碟內容,是因為我在押,才有那樣不得不的記者會,所以如果我人在外邊,這些事情都不會發生。

 

就像大家擔心我會不會來干擾訴訟的進行,來延滯訴訟的程序,我昨天就花了不少的時間來說明,審判長及鈞庭對我有很多的誤會,我的意思是說,其實這一種誤會說難保我不會利用卸任總統的身分來聚焦,屢屢發揮影響力,利用過去的政商關係等等,來影響訴訟的進行,或者來干擾、延滯訴訟。其實,這些都是過慮,甚至有些倒果為因,對我來講,絕對是不公平的。

 

我們姑且不談羈押的原因,其實我絕對不會逃亡,也不可能逃亡,不能夠以別人的例子來說我也有這樣的可能。大家看到我太太,她連要到台北看守所來看我的力氣都有困難,她要來出庭也都要先打高蛋白營養針來撐重要的兩、三個小時,我能夠把她帶出國嗎,我能夠跟她一起逃亡嗎?如果只有我一個人潛逃,我會忍心把她丟在臺灣嗎?說我會串證,過去的一些理由、原因,縱使大家有一些擔心,也都是在去年十一月十一日我第一次被聲押之前的事情,今天已經三個月,有再發生類似的事情嗎?能夠說一個外國的媒體朋友跑去看我,後來他把它變成專訪處理,也不是我的本意,我人關在裡邊,我也不曉得他寫出什麼樣的報導,結果今天變成檢察官要繼續建議延長羈押的理由之一。

 

至於光碟的事情,這是可以討論的,辯護律師的處理,我相信絕對沒有任何要傷害別人的意思,目的只是在突顯確實我人被押在裡邊,事實上是對我非常不公平的事情,因為一些重要的證人或者共同被告有那一些值得懷疑的偵訊過程,不管怎麼樣,如果這樣的處理有任何應該檢討的地方,我出來之後,我們不會再讓它來發生。

 

今天光碟那麼多,縱使不可能全部都要看,重要的部分絕對不是短時間之內所能夠看完,我也不可能在所裡邊來看光碟,如果我人在外邊,我有充分的時間來觀看光碟,並做比對,以我過去的律師專業的歷練,也許很多的聲請,很多的要求,也都可以減少,或者避免。如果我人在裡邊,我沒有親自看過光碟,你要我怎麼樣放心?我的辯護人也非常的盡心盡力,有些為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他們必須依法據理力爭,所以難免因為我人在裡邊,為了勘驗光碟的事情,又要佔去更多的時間,反而延滯訴訟的進行。我人在外邊,不但不會延滯訴訟,反而可以加速訴訟,促進訴訟。

 

在這個地方,我要特別跟審判長報告,那一天我太太去看我,她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勸我一定要吃東西。她講訴訟一定要花很大的體力跟精神,她為了出庭,不能夠喝水,必須要打營養針,只為了配合審判長的訴訟指揮,讓這個案子能夠順利的進行,她的身體狀況比我還要糟糕不曉得幾百倍,她都這樣作了,我必須要尊重審判長的訴訟指揮,要我馬上停止絕食,好為二十四日、二十五日、二十六日連續三天開庭來預留體力。

 

在太太的勸說之下,我聽進去了,所以這三天審判長也看到我的身體健康並不是很理想,但是我還是硬撐,一直到今天早上,實在不行,才斗膽跟審判長報告。你也知道,我的身體再不行,我是一個非常能夠忍耐的人,也是一個不輕易放棄的人,我的毅力,我的意志可以支撐讓我作一些很多人認為非常困難的事情,但是連續三天的開庭,只為了讓訴訟的程序不要因為我的身體健康而受到延宕。我撐過昨天,但是回去之後,我真的沒辦法入睡,一直到早上起來,連東西也吃不下,早上饅頭只咬了兩口,就沒辦法繼續的用餐,所以早上跟庭上的報告,說我的身體健康真的不好,如果有冒犯的地方,還請多多的包涵。

 

我非常感謝審判長提前結束上午的庭訊,讓我到地下室候審室休息,審判長也應該非常的瞭解那一個地方,不是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在那一個地方是越休息,身體只會越疲累的一個地方,冷氣那麼冷,機器的聲音那麼大,法警、被告的出入,吵雜聲以及手銬銬上解下的聲音,我怎麼休息,由於候審室還在整修,也沒辦法有靠背,因為一靠背,衣服馬上就沾上白灰或者油漆,所以一個沒有靠背的地方,一個人枯坐在那邊,那一種情境,怎麼休息來恢復體力。

 

我必須要坦白的跟審判長講,下午審判長沒有問我,我也不敢跟審判長來提出我的身體健康,沒有比上午更好,我中午什麼也吃不下,但是為了配合審判長的訴訟指揮,讓檢方能夠針對證據能力表達意見,我都忍了下來。今天還有人講,我還會繼續的用各種可能的手段或者訴訟外的作為來干擾,來延滯訴訟的進行,我要跟審判長保證,讓我出去,只會讓這個案子進行的更加的順暢,更加的快速,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延宕,包括很多的程序,能夠免的我們儘量減少,不要造成無謂的誤會或者浪費。

 

今天,我人在這個地方,我只要想到我太太,我就不禁會流下眼淚,我也不敢讓大家知道,也不敢讓大家看到,今天卸任總統好像家破人亡一樣,太太一個人住在寶徠,那是關在寶徠,那是一個對我太太來講彷彿是安養院的地方,只剩下護士小姐來陪她一個人。孩子都大了,他們有他們的生活,有他們的工作,我們也不能勉強他們一定要陪在媽媽的旁邊,而我被收押在看守所,那一天是我們再度分離兩個月左右的第一次見面,我非常希望能夠陪她,但是我做不到。

 

我只懇求審判長能夠瞭解到我今天所面臨的處境,今天你要辦我的特別費,辦我的選舉錢,歷史共業,歷史懲罰,要我背起臺灣的十字架,要我一個人來承擔,我都願意。但是有沒有必要用羈押的手段來達到懲罰我背歷史共業十字架的罪行。希望審判長及兩位法官,能夠再度的審酌,我第一次已經被關三十二天,那是禁見的三十二天,第二次到今天也已經五十九天,到明天就整整的兩個月,兩次加起來已經超過九十天,已經有三個月之久。要怎麼樣的辦我,判我,是否還有必要繼續的延押下去,希望各位檢察官能夠將心比心,你們要的目的是要把我定罪,有沒有必要再用這一種繼續押人才能夠定罪?

 

其實,羈押是不得已的最後手段,如果要懲罰我,三個月九十天難道還不夠嗎?還要再繼續下去嗎?還要繼續另外一個九十天嗎?還是N個九十天?懇請審判長以及兩位法官能夠聽得進去,我今天所作的陳述跟懇求,能夠賜准讓我能夠撤押或者停押,至於其他必要的強制處分,我沒有任何的條件,我也沒有資格跟審判長提任何的要求,只希望讓這個官司能夠趕快的順暢的來進行。大家所擔心的我會干擾、延滯訴訟、串證、逃亡,都是過慮,我敢擔保,我答應的事情,我一定做得到,希望在場的各位檢察官不要再堅持非延押不行,來給審判長跟兩位法官帶來不必要的壓力。最後,再一次的感謝審判長讓我有說話的機會,謝謝。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陳前總統VS.蔡守訓PART4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