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資料庫
陳前總統VS.蔡守訓PART5
阿扁總統準備程序庭筆錄:2009/03/04上午
2009/03/08
字級:

被告(陳水扁前總統)答:對於剛才的光碟勘驗,被告有以下幾點的重大意見:

首先要特別一提的是,我真的沒辦法想像,辜仲諒竟然每個禮拜至少有一次跑到我家裡去,在我公務繁忙之虞,他竟然每個禮拜至少一次到我家陪我太太。從剛才的勘驗過程中,我們已經瞭解到包括檢察官也認為辜仲諒跟我太太的關係竟然遠過跟蔡美利的弟弟的關係。我太太跟蔡美利是40年的姊妹淘,從高中時代就開始,他的幾位弟弟都是我太太從小看著長大的,結果辜仲諒在短短的時間就可以建立超過已有40年交情的蔡家,我真的非常的佩服他的功力,更懷疑他的動機,我也曾經聽我太太說辜仲諒跟她說李登輝前總統夫人曾文惠女士就是辜仲諒口中常常在講的是他的乾媽。辜仲諒可以做李前總統夫人的乾兒子,也可以每個禮拜至少一次到我家陪我太太聊天,剛才我們都已經聽到辜仲諒跟我太太的關係遠遠超過與蔡家兄弟的關係,我也不得不講,其實辜仲諒跟我太太的關係也遠遠超過我跟我太太的關係。

 

今天我們從光碟已經聽到蔡銘杰講,在第一階段有關龍潭購地案的仲介,辜仲諒是有一定的扮演,而且可以從中還可以跟蔡銘杰分到其中伍仟萬的一半,二千五百萬元,所以在我去年11月第一次被收押之前,我就聽到辜仲諒其實在整個龍潭土地仲介扮演,他的份量是非常重要的,從其中的伍仟萬他可以分到二千伍佰萬,再加上我所聽到的第二階段龍潭購地案他可以分到其中五億裡面的一億,只是後來被他父親知道,所以退了回去,辜仲諒是整個龍潭土地購案非常重要的靈魂人物,不但脫不了干係,也牽涉其中,所以他的身分絕對不是只有所謂的證人而已,他也是重要的關係人,甚至是涉嫌人,對這樣一個偵訊證人的過程,我們實在沒辦法想像,檢察官是怎麼樣的問案,可以事先跟他聊案情嗎?可以跟他講別人怎麼講的嗎?可以跟他進一步來印證到底有沒有符合可以這樣嗎?這不是套供串證不然是什麼?

 

很清楚的,光碟顯示時間去年971124日晚上9 43分到1040分,但是並沒有任何的筆錄,正式筆錄是晚上1040分以後,只有25分鐘,但是我們所看到的正式證人訊問筆錄,時間點是記載晚上9 13分到1030分,不但與事實完全不符,而且有在掩飾之前一個小時左右的套供串證的事實,同時我們也認為檢察官明知正式筆錄時間不對,為什麼還要作假,是不是故意在筆錄公文書登載不實,而構成刑事犯罪。剛才幾位辯護人已經特別提到,我們認為中間檢察官表示,不能幫倒忙,不難就破掉了,辜仲諒也很清楚的表示,我懂你的意思,至少要幫忙,不要幫倒忙,另外面沒有人知道的事情,只有檢察官本身才知道的,竟然也可以洩漏給辜仲諒,這是否已經構成洩密罪嫌。

 

另,我們也看到辜仲諒最後確定這四億是蔡銘杰講的,不是吳淑珍所開出來的,並確定蔡銘杰跟吳淑珍只講二億,而不是四億,但是非常遺憾的是,接下來2240分,正式進行證人的訊問證人的筆錄第一句問話,檢察官竟然問說據辜成允說,你(辜仲諒)跟他說夫人有開價四億元,完全是檢察官捏造不實。根據辜成允971020 日 、115 日、14日三次的詢問筆錄,都沒有提到吳淑珍曾經開價四億之事,剛才勘驗過程辜仲諒也再三確定,這四億是蔡銘杰講的,不是吳淑珍開出來的,檢察官怎麼能夠根據辜成允從未說過的話,變成辜仲諒跟辜成允講是吳淑珍開價四億,這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中間我們又看到涉及到五億中,其中有一億說是匯錯,這是起訴書中寫的,可見剛才的勘驗過程,檢察官一再的誘導,要辜仲諒說出那一億是林百里所匯的,姑且不論在去年1124日,兩天之後的26日,林百里已經接受特偵組的偵訊,很清楚的證實那所謂多出來的一億,根本不是他匯的,也與他無關,他們集團在系爭的NORDEA銀行根本就沒有開立帳戶,也從來沒有把350 萬美金匯到郭淑珍的系爭帳戶,所以後來檢察官起訴就直接認定那一億跟林百里無關,而是辜成允達裕公司多匯的一億元,但是很清楚的,檢察官起訴說這一億是20041 29日所匯錯的,辜成允在1 28日就匯了30萬美元,另外1 30日匯了350 萬美元,1 29日的350 萬美元怎麼變成是匯錯的,是多匯的。

 

連續三天的匯款,為什麼唯獨第二天的會匯錯,會多匯,一個那麼大的財團,350 萬美金不是小數目,有可能匯錯嗎?如果真的匯錯,會經過3個月左右,還沒有發現,還要人家告訴他,這符合常理嗎?何況所謂350 萬美元,也不等於一億新臺幣,遠遠超過一億新台幣,350 萬美元再退還給辜成允,結果五億扣掉350 萬美元,超過一億,剩下的也已經不足四億,又做何解釋?另外,還有一億起訴書說在20042 月間,吳淑珍突然以選舉急需大量現金為由,要求蔡銘哲將帳上新台幣一億元先匯回臺灣。而剛才的勘驗過程,包括檢察官也懷疑這一億,是否有匯回來都有問題,陳鎮慧也說當時選舉的經費,現金還很多,根本沒有窮到要把美金匯回換成現金。

 

我太太一再跟我表示,有關龍潭購地案,他只拿到其中兩億的政治獻金,這從國外在選舉期間,再匯回一億,完全是沒有的事情,她也沒有收到蔡銘哲,後來在舉選期間因為需款孔急,所交付的一億新台幣,我們再根據起訴書附圖八、九、十、十一來細看,其實這一億完全是蔡銘哲跟郭銓慶的互相調錢,根本就不是起訴書所講的,我太太曾經拿過那一億新台幣,因為辜成允匯出的1548美金,輾轉經過蔡銘哲及其家人所借用後擁有的帳戶共13個,其中6 個帳戶已經結清,剩下7 個帳戶還有564 8 479 美元,折合台幣也有二億,另外蔡銘哲在932 月到5 月,固然陸續利用郭銓慶的人頭戶,把300 6600美元匯回臺灣,但是自936 月蔡銘哲緊接著又利用郭銓慶的人頭戶把超過270 幾萬的美金,又匯到蔡銘哲的海外帳戶,可見,蔡銘哲跟郭銓慶的資金往來,不無調錢,和吳淑珍並沒有任何關係。

 

另外,我們也看到辜仲諒在光碟的偵訊過程,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我跟龍潭案有任何的牽涉,他也知道企業界找我也沒有用,他特別提到我的門已經關閉了,找我求總統,都沒有用,所以我真的沒辦法瞭解,龍潭購地案跟我一點都沒有關係,完全不曉得有錢的事情,包括李界木有牽扯到錢的問題,我完全都不知情,之前沒有人告訴我,李界木、辜成允、辜仲諒,沒有人告訴我,我也是看到去年12月的起訴書,我才知道李界木牽扯到錢的一些事實。今天檢察官起訴我,之前聲押我,審判長又繼續羈押我,還要延押我,昨天晚上八點我收到審判長的裁定書,我到現在都還沒有接到高等法院982 27日,98年度抗字第149 號的撤銷發回鈞院的裁定,我收到的是均庭針對高院的撤銷發回更裁的聲請駁回的裁定,我不曉得被告的人權保障在哪裡?我真的沒辦法理解,作為卸任的總統。

 

作為卸任總統,不應該是原罪,審判長講被告在押期間尚且干擾訴訟效力之進行,如果逕以釋放,非無逃匿可能,審判長指摘我在押期間,雖然人身自由已受限制,以及不食引發的身體不適的方式,都認為是被告存循法律外途徑之意思,我必須要沈痛的指出被告人權也應該同時擁有言論自由,我在羈押期間出書,或者外國媒體刊載本人不知情的訪問文章,怎麼變成是我在干擾司法訴訟的進行效力,這是羈押的原因嗎?刑事訴訟法有哪壹條說在押被告不能出書,而且還進一步從干擾訴訟,還擴張到如果釋放出來非無逃匿之可能。

 

對於在獄中看到辜仲諒的光碟譯文,再加上審判長裁定駁回撤押跟停押之聲請,一再表示,被告身為卸任總統,還有相當的影響力,所以難保不會利用過去的政商關係,及所獲得資訊,來串證滅證,甚至逃亡,包括昨天晚上所看到鈞庭的裁定,又再一次的表達類似的指控,說我縱使已經卸任,實際上仍具有相當的影響力,此由被告卸任迄今,言行仍廣受社會矚目,偶出一語即受社會與論廣為批露報導,影響力之深廣,可見一斑,這就是卸任總統的原罪,也是聲押、續押、延押的裁定理由,如何叫被告能夠甘服。那一天審判長一聽到我說我認了,審判長問我是否認罪,我今天要講,我認了,我認我身為卸任總統的原罪,我也認了我從政30年我主張臺灣獨立,臺灣中國一邊一國。

 

剛才在勘驗的過程,辜仲諒說跟我認識是他阿嬤的關係,我必須要講,我根本就不認識他阿嬤,我只跟她阿嬤見一次面,那是在他阿嬤死後我去跟她拈香,勘驗過程我們也看到,越檢察官提到的所謂一億,伍仟萬、五千萬,加起來貳億的事情,從辜成允另外的筆錄也提到,從2004年辜仲諒跟他講,我根本不可能連任總統成功,所以在2004年他是不看好我的當選,但是在整個選戰的末期,特別到最後壹個月,半個月,甚至最後一個禮拜,這是我太太在多年之後告訴我的,辜仲諒捐了貳億的政治獻金都是在選前,這就是臺灣的政治文化、選舉文化,沒有到最後,人家看你有(台語),政治獻金是拿不出來的,所以所謂的2 9 千萬,其中的二億,就是2004年我作為候選人的政治獻金。

 

至於另外的五千萬,這也是在剛才的光碟勘驗過程我們所聽到的那五千萬,那是2004年的下半年有立委選舉,為了立委選舉我們也必須要來挹注黨所提名的候選人,相關的競選經費,不管我有沒有做主席,我是黨所提名而當選的最高職務的總統,在任八年除了總統大選之外,有6 次的重大選舉,縱我不在是主席,或是還會在擔任主席,我仍然必須要為黨及黨所提名的候選人來募款,來幫大家的忙,像2001年二合一選舉,縣市長及立委的選舉,2005年縣市長選舉等三合一選舉,2006年的北高選舉,我都不是黨主席,我仍然要盡我最大的能耐來挹注來募款,這是我的責任。

 

結果起訴書又提到辜仲諒的2 9 千萬變成是我貪污的錢,2005年有一筆1 5 百萬,是我太太幫羅文嘉選臺北縣長,向辜仲諒所募的錢,羅文嘉還親自打電話感謝,檢察官仍然起訴我,這1500萬也是我跟太太的共同貪污的錢,審判長在昨天的裁定書一再的引用,起訴書的哪一頁哪一頁說我貪污,涉嫌犯罪,而且嫌疑重大。

 

當然審判長要押我,為押而押,我沒有話說,但是如此的輕率,讓我們不禁感慨被告的司法人權,縱使你鄙視他,你把他踩在腳底下,也應該要講個道理,檢察官的起訴書洋洋灑灑的一大冊,難道是聖經嗎?為什麼不能夠質疑,不能夠挑戰,審判長在昨天的裁定意旨...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陳前總統VS.蔡守訓PART5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