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資料庫
陳前總統VS.蔡守訓PART6
阿扁總統準備程序庭筆錄(2009年3月10日下午2時30分)
2009/03/20
字級:

審判長(蔡守訓法官)問:對於今天上午及下午就李界木錄音光碟勘驗的內容及結果,有何意見?

被告陳水扁答:在整個將近一個半小時的偵訊過程,這些都沒有正式列在偵訊筆錄裡邊,我們發現大概有九成左右都是特偵組的檢察官在講話,真正被告李界木發言的部分只有一成左右,我們更看到李界木在發言的過程中被打斷的次數,大概有三十二次之多,這是違背刑事訴訟法第96條,應該要讓被告有連續陳述的機會顯然有所牴觸,另外我們也看到整個偵訊過程充滿了脅迫、利誘,如果說這種事情我們最優秀的特偵組部分的檢察官都這樣在做筆錄,這樣在做偵訊,這是臺灣司法形象最大的斲傷,如果說我們把一些脅迫、利誘的檢察官談話把它公諸於世的話,把他在國際記者會公開的話,這是臺灣司法改革的倒退魯(台語),也是臺灣司法改革的完全破產

很清楚的,我們可以看得到,聽得到,整個過程當中檢察官在時間的壓力之下,在結案的壓力之下,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押人取供,就是要讓李界木能夠咬我。整個偵訊過程一直談到好像是行政院長沒辦法作決定,所以才到總統府來找我,其實這是在2003年的12月底,我也不曉得李界木到我的家裡,也不是事先我所約見,是我下班回到家裡,我太太告訴我說,在客廳有李界木局長在那邊,剛好我對於2003年的中科闢建及開發我們只花了十個月又五天,就從中科的掛牌到友達電子進駐動工,我非常關切接下來的半年時間中科的進度,所以我到客廳去見李界木。

我也不曉得他的來意,所以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垂詢有關中科的進度跟成果,是到最後李界木主動跟我談到龍潭的案子,那也是我們要拼好臺灣的經濟,特別在SARS過後我們希望能夠大力的招商,尤其行政院提出兩兆雙星包括發展面板產業,我們除了關切中科的友達電子,南科的奇美電子以外,我們知道在竹科也有友達集團希望能夠取得龍潭用地,所以當李界木跟我做了有關龍潭用地相關議題的報告之後,我只跟他講了一句話,讓我跟行政院來瞭解看看,所以就立即透過幕僚電請行政院游錫堃院長能夠攜同相關的行政部門到總統府做報告,那不是會議,所以也沒有紀錄,我只希望能夠親自瞭解整個問題關鍵到底在那裡,絕對沒有任何不法的意圖。

如果說身為總統我想要意圖不法之所有,第一我根本就不必邀請游院長跟其他的相關行政首長到府內在那麼多人的面前,來做任何政策的決定,我只要把游院長一個人找來,我私底下交代游院長就可以了,一樣的如果有不法之意圖,我也不會說先試看看第一方案,而且也講在兩三個月之內,如果價格談不成,就拉倒,就不做了,我一定會講在20042 1 日之前必須要把這個工作全部完成以配合業主林百里他們的需求,我把時間點還拖到二三個月之內,已經超過二月一日,而且也不是說這件事情一定要把它辦成,沒有對政府有利的條件,沒有合理的價格,談不成,整個案子就要取消,再再都可以証明個人純粹是為了關心整個面板產業在北部竹科龍潭用地的進度,因為這是三千億重大投資案,作為總統雖然不是法定職權,為了臺灣的經濟發展,產業提升,我有義務及責任來加以關切

就在那次的報告裡邊,誠如李界木在去年十月三十一日的正式筆錄所特別提到的一段話,他說:會議先由我做一個簡單報告,我報告完後就討論,在會議當中有不同的意見,我記得行政院林信義有表達不同意見,但是經過討論之後,大家形成共識,認為第一個方案可以試一試,我的印象非常清楚,當李界木提出報告大家討論之後,我最後試著問大家,如果我們先試一試第一個方案,而且給兩三個月的時間來談看 看,談不成,就拉倒,就不做了,結果大家都沒有異議,縱使林信義副院長兼經建會主委,他也沒有不同的反對意見,所以李界木講這是經過大家討論以後所形成的共識,完全是事實

所以接下來所謂20041 9 日李界木跟人家簽什麼協議書,或者在價格方面有怎麼樣的一個決定,這些都是行政部門他們的內部作業,就像檢察官在剛才的光碟勘驗當中我們也聽到行政院院長不可能管到這麼瑣碎的事情,我做為總統更不可能去管到這些細節的問題,作為總統我聽取大家的報告討論,然後請教大家有沒有不同的意見,而做了一些建議,仍然必須透過行政院他們的權責,他們的行政作業,依法來辦理,我沒有做任何違法的指示,也沒有叫李界木去跟人家簽所謂的協議書,這些行政部門的內部作為,如果有任何的疏失或者違法跟我做總統的有什麼關係,李界木要跟人家簽約,在行政院還沒有做最後的核定之前,就急著跟人家簽什麼協議書,我完全不知情,包括他有拿到人家的好處,姑且不論那也是20043月到5月的事情,我在2004年的1月之初,在總統府聽取報告,當然更不可能知道何來跟李界木有所謂的貪污職務上受賄的意思聯絡及行為的分擔,檢察官在剛才的勘驗光碟裡邊也特別提到,如果只著重李界木一月九日的行為,就走投無路,這跟本人更沒有任何的干係。

今天我要特別的指出依照刑事訴訟法第98條,檢察官辦案絕對不可以脅迫、利誘、不正取供,但是在整個將近一個半小時的偵訊過程,不列入正式筆錄,我們所看到及聽到的卻是要辦李界木違背職務的收賄罪,不是沒有空間,不是不行,一再的表示要再給李界木一次機會,看他要不要自白,而且還特別表示檢察官要勉強解釋為不違背職務也可以,檢察官再三的表示,因為有結案的壓力,有時間的壓力,所以給李界木這個優惠,要李界木好好的考慮,還是要被關,還是要更重的罪,檢察官也表示要重新定調為違背職務受賄來辦。

我們更聽到檢察官竟然說出大家共識,大家一起死,大家共識,大家一起辦,講五個人共識,五個人都辦,而且檢察官更進一步講不只要辦重罪,更要查財產,一再恫嚇,慢慢的算,你走無路(台語),還揚言要查逃漏稅,沒收財產,要讓人家真的傾家蕩產,房子要先扣起來,那是贓物,我們下一個動作真的是這樣,我們對陳水扁也是這樣,而且多次提到如果李界木要ㄍ一ㄥ,就要換更重得罪來辦,如果李界木願意跟檢察官配合,檢察官要給他請求減刑,否則李界木就走無路(台語),一再表示李界木沒有地方跑,要他考慮看看,這些不是脅迫就是利誘,這是檢察官辦案的典範嗎?這是發現真實跟保障人權應該有的偵訊作為嗎?

針對一位具有美國博士學位的高級知識份子李界木都這樣的脅迫、利誘、不正取供,目的只為了要牽扯本人,有關龍潭案,我不知頭不知尾(台語),竟然要給我羅織成獄,白布染成黑(台語),整個故事就是這樣編造出來,不但聲押我,更起訴我,說我跟李界木有所謂的貪污犯罪的意思聯絡及行為分擔,而且鈞庭也是據以羈押、續押、延押我的理由,這樣的重大不白之冤,我要向誰傾訴,真的無語問青天,希望審判長及兩位法官能夠明鑒,也希望媒體朋友及社會各界能夠瞭解我所受到的冤情。

最後要特別補充的一點,游錫堃前院長那是整個龍潭案行政部門的權責單位最後的決策者,他特別在去年的十一月十九日結證他說:他記得陳前總統沒有交代,因為這是國家重大政策,而行政院本來就應該推動,他講在他的決策過程當中,沒有跟他說一定要怎麼辦,他也沒有交代國科會主委,也沒有交代李界木,也沒有交代經建會,沒有人跟他交代,他也沒有跟其他人交代,一切所有的程序就是依法處理,我實在沒辦法瞭解為什麼我變成跟李界木成為所謂的貪污受賄的共同正犯,並請鈞庭能夠鑒查。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陳前總統VS.蔡守訓PART6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