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資料庫
陳前總統VS.蔡守訓PART7
阿扁總統準備程序庭筆錄(2009年3月11日上午09時30分)
2009/03/20
字級:

辯護人石宜琳起稱:請求庭上能夠准許,每次開庭完被告回看守所都很晚沒有晚餐,希望能夠准許由被告的家屬自備飲食給被告食用,而且中午被告吃兩塊麵包會造成被告身體不舒服,希望能准許被告的家屬能自備飲食給被告食用,希望庭上能准許。

審判長(蔡守訓法官)諭知:有關辯護人所提出之部分,本院均依規定辦理,相信被告也不希望自己與一般的被告有不同的待遇。

被告(阿扁總統)起稱:針對這件事情不是我要跟一般被告不一樣,最主要是因為這個案子常常連續開庭,不是說很久才一次,或者一次只有上午、下午或一天,如果是一般被告忍耐一天吃一餐的麵包,縱使一天兩餐都吃兩塊麵包也可以度過,問題是像昨天一天兩餐各吃兩塊麵包,今天連續開庭我又要連吃兩塊麵包,這個案子開庭頻率較高常常晚上都是吃麵包,所以現在的規定就是吃麵包,連續幾天都吃麵包,這樣是否符合人道,我不是要跟別的被告不同,而是因為這個案子比較特別。

被告(阿扁總統)答:剛才審判長提到有參份檢察官補充理由書,其中982 28日那份我有收到,但是我的辯護律師沒有收到,過去很多的書狀都是律師收到我沒有收到,由律師那邊轉給我,當我收到書狀部分,我都以為我的律師全部都已經收到,顯然這部分有出入,另外982 26日部分,我找遍我裡面的資料,所謂982 26日的補充理由書到底有無送達給本人,我也都找不到,我以為是982 25日的部份,但是剛才審判長講26日是獨立補充理由書。審判長當庭交付98226日補充理由書予被告及辯護人辨認。

審判長(蔡守訓法官)問:這份有無收到?

被告(阿扁總統)答:我沒有印象。

審判長(蔡守訓法官)問:有無其他意見?

被告(阿扁總統)答:除了程序外,針對982 19日的部份,我再補充強調其中有關非供述證據第九及第十編號部分,律師告訴我有關台教會的十萬元,與裕華彩藝公司的伍拾肆萬一千八百元,並不是重複領取,是由陳鎮慧先由領據列報的國務機要費先行支出,後來得悉可以用單據核銷的部份來申報,所以在去申領之後歸墊,並不是重複領取,此部分檢察官有重大的誤會,即使陳鎮慧有所謂的重複領取,這也不是作為總統的事先所知情或者有任何的指示或者有任何的參與,何來共犯所謂侵占公物罪,縱有違失也是會計人員個人行政責任有無之問題,與刑事責任無涉

有關編號第七、第八的部份,我也要特別的指出這也是審判長要羈押要續押要延押本人的原因之一,所謂的審計部863 28日台審部一字第861603號函,我們根據前總統府審計長馮瑞麟在979 12日得結證,他講我八十九年到任後,我問承辦的梁科長,如果按照審計部這個文的規定,以前總統跟陳總統移交時相關核銷單據也應該列入移交,但是事實上沒有移交,這些單據後來聽他們講審計部對這個文是原則上的要求,到我接任時都是照原來的辦法作,沒有照審計部的辦法作。

另李前總統辦公室主任蘇志誠978 20日的證言,他根本不曉得有審計部863 28日的上開函規定,有關國務機要費的領據列報機密費應該要專帳專戶管理,這些規定沒有人 跟他講,另外他又結證我有請示李總統要不要記帳,他說不用,所以很清楚在2000年我上任之後,一直到923 6 日總統府才開始有秘書長核定的總統府國務機要支用程序作業規定這樣的內規,結果本案我們看到特偵組檢察官要追究我9236日以前必須要按照審計部的函規定說有關領據列報部分必須要依照會計法妥為保管相關憑證,而且要專帳專戶來管理,李前總統時代都做不到的事情,都沒有做的事情,反而要課予本人的時代必須要按照審計部規定來辦理,李前總統時代的辦公室主任蘇志誠他經管領據列報的國務機要費,他都不知道有審計部的函,我作為總統怎麼會知道,李前總統時代也沒有留下任何相關憑證,專帳專戶保管的原始憑證,在我的時代相關的幕僚人員更不可能會有所認識必須要怎麼辦才是正辦,所以9236日以後的有關總統府國務機要費支用程序作業規定,身為總統又不是帳房,我怎麼會知道這些府內會計出納人員或者負責的同仁他們應該遵循的規定,所以檢察官據以要課本人的貪瀆詐領刑責,顯然是選擇性的辦案。

至於972 19日的補充理由書第二大部分,這些勘驗筆錄、詢問筆錄等等我都沒有看過,當然無從表示意見。

另有關982 28日的檢察官補充理由書,顯然是把本案的前案即鈞院在兩年多前審理我太太吳淑珍等被告的案件的一個補充理由書,但是我們知道在前案之後特偵組在本案又另 行起訴,而且在很多的起訴犯罪事實都已經與前案有很大的出入與落差,檢察官並沒有重新整理,也沒有作任何更正與改變,還是照抄原來的起訴犯罪事實,跟依據相關證據列為清單,像這些前後矛盾的事實或證據,我們到底要以前案的為準,還是要以後案本案的為據,我們真的非常困擾。

 

在補充理由書說,我太太身為總統夫人,明知總統的國務機要費依支出憑證處理要點第三點,應該要怎麼樣怎麼樣,不要說我身為總統都不知道,有所謂的支出憑證處理要點,作為總統太太的,怎麼變成明知有這樣的規定,這些都是強人所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何況第三十六頁說我把這些他人發票或者禮券發票交給馬永成與林德訓,再交給陳鎮慧,來詐領國務機要費,這些所謂的起訴犯罪事實在本案已經推翻說這是吳淑珍直接交給陳鎮慧,不但跟馬永成、林德訓無關,也跟本人無涉,但是在補充理由書982 28日才提出的書狀仍然沒有作任何更動,因為這所謂犯罪事實是跟實際不符合,身為總統我怎麼會知道SOGO禮券發票有幾張?我怎麼知道全部的張數還去分配馬永成你要負責拾貳張,林德訓你要負責十九張,顯然跟我作為總統日理萬機公務繁忙,我還會去管到這麼細節的問題,知道發票的張數還要作分配,完全不符合邏輯跟經驗。

 

何況吳淑珍一再的表示,這些所謂他人發票領得的國務機要費最後都有轉交給我用以因公支出,我們查到相關的卷證,絕對不是如審判長在押我的裁定書裡面所說的,說因公支出均遍查全部卷證都只是我的空泛之詞,事實上我們提到光是包括機密外交及重大支出的十五個案子,總支出就超過一億兩千七百多萬元,遠遠超過檢察官指控我涉犯侵占、詐領、貪瀆一億零四百一十五萬元,在機密外交部份,光是前案陳瑞仁起訴書所調查確有支出的F 案(C 案)及W 案,兩案就已經有超過四千一百五十萬元的因公支出,遠遠大於本案檢察官起訴指控我涉及以他人發票等詐領三千四百三萬還要來的多,有何不法所得而涉犯貪瀆犯罪之可言。

 

審判長講我只是空泛的講,有所謂的因公支出,但是卷內沒有任何的證據來加以佐證,我只簡單的來引述一些相關的結證與證據,來證明這一億兩千七百多萬的因公支出確有其事

第一案、F 案(八期)三千伍佰萬已經經過郭臨伍、李天送結證屬實,並有李天送領據及匯兌資料可稽。

第二案(W 案)657 8650元也經過黃志芳、郭臨伍、鄭明惠、張維嘉、楊豐明、曾秀惠結證屬實,並有匯款資料在卷足憑。

第三案L案加上F J 375 6600元也已經經過黃志芳、陳心怡、周鈺玲、吳澧培結證屬實,並有匯款資料在卷可稽。

第四案S案兩百萬元業據彭某某結證屬實。

第五案UN案兩百五十萬元也已經經過蘇妍妃結證屬實。

第六案J 案一千萬元已經經由詹某某結證屬實。

第七案機密外交工作旅費一百伍拾壹萬九千三百二十二元,經由馬永成979 11日結證屬實。

第八案M 案陳鎮慧他在906 月支出明細就有記載這筆,但不是由他保管的錢來支出,979 11日馬永成筆錄也有證實。

第九案捐贈慰問施明德四百五十萬元,郭文彬已經結證屬實。

第十案清真寺修建一百四十萬元,馬永成979 11日結證屬實。

第十一案捐助公投制憲大遊行一千萬,蔡同榮979 12日結證屬實。

第十二案捐助326 民主和平護臺灣大遊行兩千萬元,蘇貞昌979 23日及李逸洋979 23日均結證屬實。

第十三案犒賞張俊雄前院長兩百萬元,業據張俊雄979 20日陳報狀承認本人曾經以他擔任行政院長備極辛勞犒賞兩百萬屬實。

第十四案捐款新故鄉基金會五百萬元經由葉菊蘭979 11日結證,確實有收到總統捐款五百萬元,但他轉交給鄭南榕基金會屬實。

第十五案捐款文復會兩千零玖拾玖萬八千六百三十八元,也經由收款人郝廣才979 11日結證屬實,並有收據四紙附卷足憑。

 

以上本人是要特別強調這些超過一億兩千柒佰萬的因公支出,在卷內都可以查到相關的結證屬實,以及一些匯款或者收據等憑證相關資料,絕對不是泛泛的一個說詞,以上敬請明鑒。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陳前總統VS.蔡守訓PART7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