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 談鄭南榕的死與生
張炎憲 2009/04/07
字級:

今天(四月七日)是鄭南榕自焚二十週年。

二十年過去了,看到國民黨重掌政權之後,喪失主權、迫害人權的作為,有人認為鄭南榕死得沒有價值,台灣並沒有因他的自焚,走向真正獨立自主、有尊嚴的國家。況且,他的名字、他的事蹟在年輕世代中逐漸被遺忘,台灣的草根運動與民進黨也有失去當年抗議威權的雄風與熱情之勢。他以生命作最徹底的抗爭,雖然見證了國民黨壓迫言論思想自由的殘暴,但有其價值嗎?

在台灣歷史上,台灣人不堪政權暴虐,群起抗爭而戰死沙場者不少;因抗爭而被統治者逮捕、槍殺坐牢的案例也罄竹難書。但由自己決定、以自焚方式、以生命作抗爭的,鄭南榕則是首例。明知要以死殉道,卻在等待中堅持到最後一刻,這需要視死如歸的勇氣和傳道者的精神。鄭南榕的「死」,已轉化提升為另一種「生」的開始,生命的意義與價值因此而獲延續、壯大。

一九八四年,鄭南榕創辦《自由時代》雜誌,以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為宗旨,揭露國民黨黨國體制的弊端,激勵台灣人的反抗意識,喚醒台灣人的建國意志。

一九八六年五月,鄭南榕為抗議戒嚴三十九週年,舉辦「五一九綠色行動」,衝破戒嚴恐怖,並因而被國民黨抓去坐牢近八個月。

一九八七年一月,剛出獄的鄭南榕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發動「二二八平反運動」、突破二二八禁忌,解開台灣人的心靈枷鎖。

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八日,在金華國中演講會上說出:「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開啟台獨言論自由化的先聲。

一九八九年一月,因雜誌刊登許世楷「台灣共和國憲法草案」,被高檢處以涉嫌叛亂入罪,他雖因此自焚拒捕,卻打開制憲建國的禁忌。

他的自焚正是一九八○年代突破禁忌的總結,而其理念則開啟一九九○年代民主憲政改革的序幕。由此觀之,鄭南榕身後為台灣留下很多遺產,他使台灣成為沒有禁忌的自由國度。台灣人也因此逐漸產生自信,成為創造台灣歷史與文化的主人,不再悲傷緬懷過去,而是迎向挑戰,開創未來。

雖然鄭南榕建立台灣的志業未成,但其以「死」化為「生」的精神,將成為建國史上重要的引領力量。

(作者為前國史館館長)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

「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 談鄭南榕的死與生

一九八七年四月十八日,在金華國中演講會上說出:「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開啟台獨言論自由化的先...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