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台灣關係法與台北和約的綜合理解
陳儀深 2009/04/17
字級:

 

最近因為紀念台灣關係法三十週年,本土派政論家提出一些很重要的問題或觀點,例如雲程先生從一九四九、一九七九、二○○九的流變問:三十年的「政策節奏感」是巧合還是有影?賴怡忠先生則是批評卜睿哲對台灣關係法的詮釋,竟把法律條文視為隨時間而改變的政策,而且把台灣民主所帶來的認同與自決,視為干擾彼此關係的主因。

另一方面,馬英九總統佔了便宜還賣乖,無視於明顯失衡的台美中關係,在紀念會上宣稱他上任後台灣不再是麻煩製造者,而是區域和平促進者,接著還推銷他堅持要簽署ECFA的理由。比較有理論對話意涵的,倒是馬政府的國史館在台北賓館重現「中日和約」(台北和約)簽約場景的展覽,國史館館長林滿紅宣稱,根據該項和約可為台灣追求最大利益、可作為確立台澎主權歸屬中華民國的基本論述。

林館長的論述與傳統國民黨不同之處,在於承認戰後台澎地位未定,以及一九五二年中華民國取得台澎主權是新的開始,頗有中華民國(在台灣)獨立的味道。但是,她無法回答的是(一)台北和約的背景是當時舊金山和會未邀請中方代表,而韓戰發生之後美國有意不在舊金山和約講明台澎歸屬,台北和約只能根據而不能超出舊金山和約;(二)根據一九五一年日本國會議員與外務省官員的詢答,日本是以中華民國(政府)正統治台澎的現實為基礎來締結雙方種種關係,台澎主權歸屬則是同盟國間才能決定的問題;(三)一九七二年中日建交以後,台北和約已經失去意義。

應知,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蔣介石)代表團被趕出聯合國之前,胥賴美國的支持才得以在聯合國代表中國,而美國畢竟在一九七八年與中華民國「斷交、廢約、撤軍」,從一九七九年開始以「台灣關係法」規範美台關係,這才是至今還活著的、關鍵性的文件,否則何不強調一九五四年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更見中華民國的偉大?不過,台灣關係法制訂之際的首要任務是維護台灣安全免受中共威脅,連「經濟抵制及禁運手段」都會被美國嚴重關切,另一方面當時還是國民黨戒嚴高壓統治,所以該法強調「維護及促進所有台灣人民的人權是美國的目標」。如今時移勢易,美國官方的主流意見認為「中國崛起」造成美中兩國「分享的共同利益日益增加」,一九七九年尚未浮出檯面的「趨獨」主張在二○○○年以後竟逐漸被列入「和平及安全的威脅」。

總之,臺灣關係法雖然不可能如陳前總統曾經誇大解讀那樣作為獨立的證據,但是它強調台灣前途必須以和平方式決定,實在是延續舊金山和約的「保護性的未定論」立場。吾人認為法律確實不應該淪為改來改去的政策,所謂美國利益除了短期的商業以及免於戰爭,更要包括長期的民主人權價值;而台灣人沒有悲觀的權利,說服美國之道應在於「從直覺抗議的草莽層次」提昇到政策管理層次,不論民進黨或台灣派社團皆應負起責任。

(作者為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台灣關係法與台北和約的綜合理解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