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馬英九什麼都「不知道」
孫慶餘 2012/01/09
字級:
號稱溫良恭儉讓的馬英九,在這次連任之路上和蔡捉對廝殺,過程雖不及「毅中各表」火辣,但用西方標準看,馬蔡都已達嚴重人身攻擊地步,馬既不溫良也不讓。而馬號稱清廉節儉,建國百年活動卻大慷國家之慨,幾十億預算犒賞「馬友友們」不皺眉,總統選戰又大動員行政資源及情治系統為己輔選,同樣不手軟,馬的恭儉神話也已不攻自破。更有甚者,面對如此尷尬及不可告人之事,馬永遠維持一貫優雅及不沾鍋,告訴你他全不知情。馬的各路發言人及名嘴也爭相跳出護主,說馬是君子及好人,怎麼可能干預這些事。意思是所有壞事或違反行政中立的事都是別人幹的。

馬是國家元首,卻什麼都不知道,那國家是誰在領導?馬碰到災民及受害農民訴苦,標準答案常是他不知道、沒有人告訴他,或「為什麼不早告訴我」。部會惹出民怨,他的反應一定是不知情、震怒(震怒後有處置嗎?)。馬聽取民情,經常拿小本子振筆疾書,看似認真,下次照樣與基層民眾雞同鴨講,筆記不知道記到哪裡去了。最荒謬的是,情治系統監控在野候選人,做到亦步亦趨、如影隨形,由馬欽命的國安會祕書長親自打理,馬每天都看國安日誌,稍有政治常識的人都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馬居然一本初衷堅稱他不知情。 

頻出重拳打宋辱蔡
馬應該知道,正是他這種「不知道」,造成台灣在國際的自由人權評等倒退,外電如美聯社及BBC報導台灣大選「趨於黑暗」。蔣經國的無所不知、無所不管,使台灣的東西廠錦衣衛至少不敢背主胡為,馬的一無所知及推得一乾二淨,則無異放虎出柙。任何民主國家領導人若說不知道自己情治頭子做了不該做的事,或做了亦毫無處分,那他就不配擔任國家領導人;國家在他領導下不是民主倒退,就是國家安全堪虞。
《夢想家》燒錢事件,藝文界群起撻伐,馬把責任推給盛治仁,知情者立刻揭穿馬讓盛當代罪羔羊,馬才是決策者。蔡國強天價承包百年煙火,記者問馬,馬也推說不知情,但與盛治仁同桌吃飯的藝文界人士卻先後指證,聽到盛說自己哪夠分量決定,全是由馬指定。由此可見,馬的話是不可靠的,馬所謂的不知情不過是自己隱身暗處「暗人做暗事」而已。否則劉憶如敢如此一而再再而三亂咬宇昌案嗎?花蓮縣長傅崐萁會在國民黨高層勸說(當然有重大交換條件)下「棄宋保馬」嗎?連署時最挺宋的傅棄宋而去,對宋是多沉重多殘忍的打擊!那種交換條件除了馬,還有誰出得起?而宋的一些朋友故舊在宋決定參選後,避之唯恐不及,除了馬以外,誰有這種權勢讓他們如此忌憚?甚至一堆大企業主一改歷年低調,紛紛出面挺馬或挺九二共識,國民黨執政的各縣市長及中央各部會首長也不顧各界觀感,傾巢而出輔選,除了中共及馬本人,又有誰敢如此大膽「以商逼政」、拿國家機器乾坤一擲?
宋楚瑜對於一記比一記狠的「棄宋保馬」重拳慨嘆道:「沒有人情味的社會還值得大家奮鬥下去嗎!」這是宋代表第三勢力參選的代價,他所遭受的侮辱超過歷屆總統候選人,什麼謾罵及罪名都由國民黨及其媒體名嘴製造出來。而蔡受到的人格及家族「檢驗」也不遑多讓,她會被打成貪腐一族,與阿扁同列,只因她妄想與馬爭總統,她也必須付出與宋一樣身敗名裂的代價。馬英九什麼都「不知道」,但在他領導下,一場總統選戰把兩位對手抹得有如跌進煙囪般黑。誰還敢說馬不會領導?說他什麼都不知道? 

作者為資深政論家 

馬英九什麼都「不知道」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