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投完票就變成奴隸
孫慶餘 2012/02/13
字級:

從馬英九當選連任到新內閣出爐,民眾還沉浸在競選期間種種大方承諾及美麗遠景,馬政府已迫不及待給民眾顏色,不只美牛有問題部分要開放進口,而且水電瓦斯汽油統統要漲,還傾向「一次漲足」,所謂課徵富人稅則變成課徵暴利稅,新財長舉彩券、賭博為例,這其實是窮人稅,同時馬本人也為富人辯護,稱富人繳稅已夠多;更別提選後百物再度飛漲,似乎是選舉期間「暫體時艱」的集體獎勵。由來好夢最易醒,台灣民眾都被嚇到了。沒有連任壓力的馬政府是否準備「大復仇」,為所欲為?選民是否如盧梭說的,投票時是主人,投完票又變成奴隸?

選票一到手就翻臉

民主當然沒有那麼脆弱,但民眾如果不自覺,忘掉選民是一時身分,公民才是永久身分,民主確實極易變質。飽受納粹法西斯之苦的熊彼得等人,就把民主貶為一種程序,認為民眾主要參與投票,「主權在民」只是一個夢幻,民主政治無異政客統治,選票到手就翻臉不認人。希特勒的納粹體制正是選民支持出來的,是全世界崇拜法西斯熱潮的產物。既有一個希特勒,如何不會再有其他大大小小民主獨裁者?當代許多新興民主國家總統倒行逆施,民眾不是對他們束手無策嗎?

只有公民社會,才有制衡獨裁者及昏庸領導者的意志及「公共行動」。當你看到股神巴菲特投書《紐約時報》,呼籲美國國會別再寵壞包括他在內的富豪,應該對巨富增稅,以削減預算赤字,而台灣馬政府卻對富豪大方減稅,還替他們叫屈,你身為一個公民會做何感想?如何反應?當你看到美牛有問題部分即將強勢進口,而且擺明是支持馬英九連任的交換,身為公民的你又做何感想?如何反應?同時當你看到所謂「公共事業」任意把損失轉嫁民眾,以漲價來維持「法定盈餘」,變相增加窮人稅,而公務員坐領人民賦稅,居然在人民收入普遍不增反減下,可以逐年調薪,公營事業人員在營收及績效不佳下,可以年終四、五個月,還有績效獎金,身為公民的你又做何感想?對三民主義照顧弱勢的公營事業職責,你如何反應?

當行動公民非臣民

公民和選民或臣民的不同就在這裡。一位已退休的公教界朋友說,在職者領年終,連他退休者也白領七萬多元年終,是平常百姓一家兩月以上收入,他非常慚愧,準備拿去做善事。這是良心反應。但更正確的反應是起來反對這種圖利軍公教、增加政府赤字(債留子孫)、剝削納稅人的制度。什麼是公民?就是有公共行動的人民,不只包括輿論第四權及知識界運動如近日的「拒絕中時」或一般社會運動,還包括公民對他們共同關心的議題一起討論、施壓、協商,創造公共空間。每一個公共行動都意味一個新的轉機,告別舊的馴服及縱容,並表明行動者是能動的公民,而不是被動的臣民。

政治學界稱這種公民行動為「強勢民主」,稱只會投票、只重個體權益、不重公共福祉、不捍衛公共正義(尤其是對政府的不義)為「弱勢民主」。當社會充滿公共行動的公民,政治是公民們做出行動,搶回重大公共政策主導權,而不只是被動投票或逆來順受,再混帳的政府想欺負「無權無勢」的人民,也要先考慮一下後果了。

作者為資深政論家

投完票就變成奴隸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