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能又連任了四年的專利

我用沉睡抵擋689萬票藍色壓鬱

惡夢連連是一匹駑馬向西飛去

把台灣拖進了海峽浮不起來的地獄

 

 

腐爛的內閣沒有重新粉刷

只新來了通姦、詐欺、弄臣和資深的浮華

冬天過去了春天還在裝瞎

預言著末日的傳說會一整年當家

 

 

他們的油水一次漲足

我的物價放在伸手搆不到的痛苦

永遠被豢養撫愛的馬兒

對青草和飼料的價差當然無知

 

 

或許瘦肉精早已沉澱太多

載滿美牛的馬車所以一路走錯

或許還有綠卡、女兒、養老的需求

潛意識裡的狂牛症就此發作

 

 

偽造文書犯抬出證所稅

交給了詐欺專家口沬橫飛

彷彿財團、利委、散戶在圍觀一個魔戒

他們不是丟進末日火山而是立成醜陋的石碑

 

              

夏日電價像繽紛的雷擊

燙得米粉頭在理容業瀕臨絕跡

對面賣海產的午後變成黑店

夜生活的燈泡每個都冒出了嘆息

 

他緊緊抱著林益世的肥腸

也曾一同飲食嬉戲在藍色農場

台灣最碩美的政商飼料

從馬廄流出,豬隻獨享

 

北京狗也會變成恐龍

不是夢不是電影而是媒體的冬風

追襲教授追襲學生追得只聽得汪汪叫聲

要把新聞自由給活活冷凍

 

絝褲子弟有現代的笑

美酒混搭著嫁入豪門的迷藥

再吃幾口炫富節目的蛋糕

美女終於被打趴在無情的春宵

 

13%是個民調奇蹟

像金字塔頂端的綾羅寶衣

18%發光,將星閃耀,人民幣迷離

馬桶也反射出了薰香的笑意

 

十一

 

關於bumbler的一切

不能繚繞那種嘲笑笨蛋的感覺

如果真有大智穿上了愚蠢的馬靴

得瞅住他的眼睛藏著什麼賊

  

十二

應該是春雷卻在深冬乍響

寒夜正灌落一如夏季的雨量

不正常的氣候來自不正常的馬娘

一切希望只能在罷免中滋長

 

2012/12/31

 

祝大家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