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由川蔡通話看美國大戰略的可能轉變
宋亞伯 2016/12/30
字級:

 

川普打破美國政界近四十年來禁忌,親自接聽台灣總統蔡英文打來的恭賀電話,並且交談達十分鐘之久。圖/總統府及網路資料,民報後製
川普打破美國政界近四十年來禁忌,親自接聽台灣總統蔡英文打來的恭賀電話,並且交談達十分鐘之久。圖/總統府及網路資料,民報後製

 

自從川普打破美國政界近四十年來禁忌,親自接聽台灣總統蔡英文打來的恭賀電話,並且交談達十分鐘之久,不但跌破各方眼鏡,其所引起的震撼,更迄今不散。

但是,如果我們從二次大戰後國際局勢的歷史脈絡解讀,就會發現,這其實是歷史發展趨勢中的一個小環節罷了。往後,只要中國方面不改弦易轍,情勢沒有大幅改變,更勁爆的發展可能還在後頭,豈僅只是川蔡通通電話而已?

這話怎麼說呢?

首先,得從美國國內的政經大勢說起。

眾所皆知,在美國,自二次大戰結束以來,尤其是,自1965年民權法案通過以來,強調多元平等包容的思維和作法,近年已激起白人主流感到利益受損太多,因此,即使明知多元平等包容道理正確,也開始心生不滿。也因此,才會連帶選出個打破歷來傳統,滿口狂言的川普。一心認為,唯有像川普這樣的狂人,才可能改變幾十年來,白人主流讓利太多的委屈。

而在經貿方面,美國對以中國為主要對象的產業外移,更明擺了是美國貿易赤字的主要來源,經濟不振的主要原因。

其實,鼓勵美國製造業回國這件事,民主黨的歐巴馬政府上台後就已經開始這麼做,但是,大船轉向,不可能速度太快,不可能一時見效,然而,選民的心是急切的,哪管得了這麼多呢?於是,滿口狠話的川普適時登場,自然一呼百應,引起旋風。

其次,再從國際大勢說起。

自二次大戰結束以來,首先是,以前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集團,對抗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陣線,後來因為毛共中國因地緣政治發酵,強行和前蘇聯爭當國際共產集團的老大,產生分裂。也因此,以尼克森、季辛吉為首的共和黨主流, 在經過多年圍堵之後,決定「聯中制蘇」,試圖把中國拉進自由世界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抑制前蘇聯。

老實說,這種策略對抑制前蘇聯究竟發揮了多大效果?不得而知。但歷史發展的事實卻是,美國這種作法扎扎實實養肥了中國,最後更經過小布希八年任內深陷伊拉克戰爭泥淖,無暇他顧的機會,讓中國進一步壯大。

如果說,壯大後的中國肯遵守使之繁榮富裕的自由世界遊戲規則,成為其中負責任的重要成員,那麼,至少在眼見的未來,此一情勢將繼續往前發展,連帶地,中國的經濟發展、民生素質、以及文化內涵也勢將更上層樓。

但問題卻出在,自公元兩千年第一個十年下半期開始,一黨專制的毛共中國,非但不肯將膨脹後的國力,用於發展自由民主,發展文化品質;反而迫不及待地,在東海對日關係上,在南海展示霸權上,以及許多其他國際事務上,展現出一幅咄咄逼人的蠻橫態勢。

因此,終於激起曾經指望讓中國富裕後成為夥伴的西方(尤其是美國)知識界,開始反省,深深後悔,當初對中國的拉攏政策,簡直是一廂情願,反而把中國養成了一頭怪獸,養虎自噬,亟思加以扭轉。

而川普這樣一位白人優越主義者的適時登場,正給了這批人一個實現想法的舞台與契機。

換句話說,我們與其說,川普和蔡英文的直通電話,是向台灣示好,向北京示警;毋寧說,這是美國國際大戰略改變的先聲。

筆者揣測,也許在川普及其決策圈的認知裡,唯有俄羅斯的地緣優勢,才足以制衡毛共中國近年來的囂張氣燄。

也許,在川普及其決策圈的認知裡,俄羅斯雖不是合格的民主國家,但至少也不是一黨專制的獨裁國家;加以俄羅斯在中東尤其是敘利亞和伊朗的影響力,更值得借助。此外,俄羅斯畢竟還是川普者流所在意的白人為主導的國家呢。

事實上,莫說以川普為首的共和黨主流如今有這種傾向,就算民主黨的歐巴馬政府,乃至敗選的希拉蕊團隊,就整體大方向而言,又何嘗不是這樣?

換句話說,如果這種大戰略的方向屬實,那麼,日本近來對索取二戰末被前蘇聯強佔的北方四島姿勢放軟,也就不足為奇了。畢竟,在此一大戰略規劃下,俄羅斯才是美國抑制得了中國的主要夥伴,而如果抑制中國對日本有利,日本也只得屈服於這個共同利益之下。至於日本最近將「日本交流協會」,明明白白改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猶其餘緒。

倒是台灣,在川普丟出川蔡直接通話這一震撼彈後,緊接著是,歐巴馬總統對此提出警告。然而,如果仔細玩味歐巴馬的說詞,不難發現,歐巴馬的說法,表面上雖是警告川普不應輕舉妄動,破壞美中關係,實則內裡卻暗藏了鼓勵台灣人民敢於追求自我認同的期許。

情勢演變至此,老實說,台灣又到了一個是否選擇法理獨立的再一次機會。

自二次大戰日本戰敗放棄對台主權後,曾經給台灣人民帶來頭一次獨立自主的機會;緊接著,蔣介石流亡台灣,又是台灣建國獨立的又一次機會;接下來,1971年,「中華民國」被趕出聯合國,台灣再度有機會更改國號獨立自主;再接下來,1990年代初,前蘇聯解體,全世界霎時間有數十個國家獨立,加入聯合國,加以中國當時國力孱弱,又是一次台灣改國號獨立的機會。

然而,這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卻都因為台灣人民本身覺醒不足,大部份,或至少很大一部份台灣人,仍然受制於盤據在腦海深處的「大一統」迷思,於是一次又一次讓機會平白流失。

如今,毛共中國的作為終於促使浪潮再度轉向台灣一邊,然而這一次,台灣朝野準備好了嗎?

畢竟,川蔡通話也好,聯俄抑中也罷,台灣的歸屬,還是要看大多數台灣人民本身的意願,如果連「中華民國」的國號都不能改,不敢改,美國也好,國際社會也好,就算再支持,也缺少著力點啊。

〔 資料來源: 鯨魚網站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由川蔡通話看美國大戰略的可能轉變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