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大人錯在哪裡?
自由時報社論 2016/12/31
字級:

 

學生模仿納粹事件,招致以色列、德國譴責,政府也迅予嚴厲處置。事後蔡英文總統表示:人權要向上看齊,也要向下扎根;學生模仿納粹引起風波,「這不是學生的錯,是我們大人的錯」;她會邀請行政院及相關部會,針對目前十二年國教的人權教育,在委員會中提出專案報告。這起事件,既受國際矚目,連中國國台辦也插一腳宣稱,德國納粹主義和日本軍國主義,都是二戰的罪魁禍首,應該受到全人類的一致譴責和唾棄。硬要把日本也牽扯進來,北京的置入性行銷,主要還是劍指日本,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諷刺的是,日本軍國主義,一如德國納粹主義,乃是灰飛煙滅的過去式,兩國在戰後深切反省,今天已經名列先進國家,奉行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致力維護和平且生產力不斷進步。而中國,卻是現在進行式的惡性崛起,對內一黨專政,經濟成長高壓統治也成長,目無基本人權;對外,軍事預算連年遽升,到處挑釁戰略現狀,正在改變地緣政治的面貌。從歐巴馬的重返亞洲政策,到川普質疑一個中國政策,乃至日本正名「日本台灣交流協會」,他們的共同點很清楚,就是遏制中國惡性崛起,以免中國以經濟做為政治工具,再加上非和平武力,危及區域與國際和平。

二次戰後,蔣介石基於國際政治考量,對日本「以德報怨」,配合歐美扶助日本再興,以對抗共產勢力。毛澤東建政後,先是感謝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從而幫助共黨政權奪得權力;繼而又將日本當作提款機,把勒索日本金援與仇日民族主義玩得淋漓盡致。事實上,所謂的南京大屠殺,約有三十萬人遇難。然而中國,一九五八到一九六○年的大躍進,造成二、三千萬人喪生;一九六六到一九七六年的文化大革命,死亡人數估計從三百多萬到二千萬都有。中國共黨政權殺中國人,數字遠遠超過日本軍國主義,可是北京當局總是輕輕放過自己的暗黑歷史,而對日本軍國主義永遠記仇。現在,它還是一樣,動輒怪罪「反華勢力」關心中國人權,文攻武嚇他國卻視為替天行道。眼前的中國惡性崛起,消逝的德國納粹主義、日本軍國主義,哪一個恐怖?這次,國際絕對不能等到禍害蔓延才來收拾爛攤子!

話說回來,二戰結束奉盟軍統帥來台接受日軍投降的蔣介石,也是個跟北京政權同有暴政傾向的中國法西斯。姑且不論蔣介石曾與德國納粹主義、日本軍國主義的曖昧關係,二二八屠殺、白色恐怖都是它們兩者覆滅後才發生的慘劇。蔣介石從二戰的教訓學到的,不是普世價值戰勝野蠻暴力,而是迷信升級版、精緻化的暴力,他給台灣留下了跨族群、跨階級的傷痕。諷刺的是,小蔣過後的政黨惡鬥、族群動員,導致老蔣升格為統派群體既得利益者的圖騰,儼然古今完人神聖不可侵犯。這也難怪,近年國共化敵為友,一黨專政下的統一成為共同目標;台灣民主,則為它們的共同敵人。

在這樣的脈絡下,陳水扁朝小野大,追究二二八、白色恐怖備受攔阻;馬英九謁陵拜蔣,民主實質倒退;蔡英文完全執政,維持現狀加轉型正義,尚屬起步階段。外來法西斯的究責,在台灣都還是剛鬆綁的政治禁區。教育未能給青年學生批判的觀點,老舊教材與保守教師的慣性思維,不啻讓受教者繼續接受洗腦。如此這般,台灣未來的主人翁,對於已消逝的納粹主義、軍國主義,要有與歐美同步的認識警戒談何容易?中正紀念堂依舊在,如何想像希特勒是惡魔?或許,學生並非完全沒有錯,網路時代資訊並不封閉。但大人有錯是肯定的,大人有責任自我批判,人權教育只是起步,解構政治圖騰才是攻堅。否則,知錯犯錯,貽害子孫,台灣恐成二十一世紀文明的化外之地。

大人錯在哪裡?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