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ue
首頁 台灣觀點
南斯拉夫解體的教訓
孫慶餘 2006/05/25
字級:
 一個多世紀前,從塞爾維亞人自決運動開始,凝聚出的「南斯拉夫」這個名詞及這個聯邦,終於在蒙特內哥羅全民公投過關後,完全走入了歷史。巴爾幹號稱「歐洲火藥庫」,原本是指「南斯拉夫」問題的爆炸性。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在這裡(波士尼亞首府賽拉耶佛)引爆,廿世紀九○年代最嚴重的「種族大清洗」也是在這裡(波士尼亞及科索沃)引爆。
 
  南斯拉夫聯邦走入歷史
 
   巴爾幹是東西方大帝國及侵略者的「四戰之地」。整個東歐都如此,但以巴爾幹為最。因此族群複雜、宗教多元、民性強悍是其遺產。七○年代以《新階級》及《不完美的社會》二書轟動世界的前南斯拉夫副總統吉拉斯,曾述說自己家世:「我曾祖父、曾曾祖父、我父親及我叔叔都先後被殺害,這塊土地彷彿遭到可怕的詛咒。」吉拉斯家族的遭遇相當典型,血仇及宗教屠殺不斷在這片殘酷大地上演。甚至在二次大戰反抗納粹統治期間,塞爾維亞人游擊隊與克羅埃西亞人游擊隊的互相攻擊,還多過對德軍的攻擊。
 
   所以戰後,克羅埃西亞人狄托能建立包括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伐尼亞、波士尼亞、蒙特內哥羅等六邦在內的「南斯拉夫聯邦」,堪稱歷史的異數。最重要原因是,反納粹期間,他以共產主義信仰及「南斯拉夫」意識聯合各族反抗軍,合作無間。大戰勝利後,再循同樣機制及原班人馬,合組國家,以他為最高獨裁者。
 
   而獨裁專制,幾乎就是巴爾幹這塊四分五裂地區的命運,不能幹、強悍、務實的人根本無法統治。可以說,狄托先是聯合各族,於戰時打敗堅持「塞爾維亞獨大」的米哈伊洛維奇(背後是西方勢力)。再於戰後推翻聯合內閣(依據英蘇秘密協議成立,雙方勢力各佔一半),進行一黨獨裁統治。然後與蘇聯決裂,尋求西方支援、抵抗蘇聯(中共七○年代的「聯美制蘇」就是學自狄托)。最後壓制及排擠內部反對力量(如吉拉斯),走上一人獨裁。
 
  憲法導致聯邦最後解體
 
   但一人獨裁的自然局限是衰老。較文明及富有的各邦如斯洛伐尼亞、克羅埃西亞,對將財富分給窮困的蒙特內哥羅、馬其頓、科索沃,越來越心有未甘。以致晚年的狄托不得不通過一部憲法,給予各加盟國及自治區更大自主權,並規定各共和國輪流擔任總統。這部憲法的目的是緩和狄托身後各邦的權力爭奪,防止聯邦解體。卻又因為憲法允許各邦自主權,而導致聯邦的最後解體。沒有別的原因,「南斯拉夫聯邦」已形同狄托的代名詞。狄托一死,「南斯拉夫聯邦」也等待成為泡影。
 
   「南斯拉夫」是舊俄推行大斯拉夫(如同大中國)主義在巴爾幹的副產物。受鄂圖曼土耳其及奧匈帝國先後壓迫的巴爾幹各族斯拉夫人,逐漸發展出「南斯拉夫」這個想像的共同體,並以塞爾維亞王國為具體認同對象(不要忘了義大利統一是以薩丁尼亞王國、德意志統一是以普魯士為具體認同對象),鼓動各族聯合。其中以波士尼亞的塞爾維亞人最激進,成立黑手社,打出「不聯合毋寧死」口號(即所有南斯拉夫人聯合成大塞爾維亞國),用暗殺手段對付壓迫者。經過一九一二、一三兩次巴爾幹戰爭後,塞爾維亞王國擴大,黑手社氣勢更盛,終於在賽拉耶佛刺殺了奧國皇儲斐迪南夫婦,引爆第一次世界大戰。
 
   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鄂圖曼帝國及奧匈帝國先後解體,南斯拉夫各族獲得獨立,成立「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斯洛伐尼亞王國」,一九二九年再改名為「南斯拉夫」。但在「南斯拉夫」皇皇大旗下,殖民壓迫換成了族群壓迫,「塞爾維亞獨大」貫穿整個南斯拉夫歷史。只有狄托時期的「南斯拉夫聯邦」例外,因為狄托不是塞爾維亞人,而且善於聯合各族,製造平衡。等到一九八九年東歐發生和平演變,「南斯拉夫」虛假的團結外觀剝落,勉強結合的各共和國紛紛求去,「南斯拉夫」這個有名無實的想像共同體及建立在上的聯邦也隨之解體。
 
  狄托聯合各族製造平衡
 
   「南斯拉夫聯邦」解體的過程備極艱辛,除「單一國族」的斯洛伐尼亞較少血腥外,沒有一個不受塞爾維亞狂人米洛塞維奇的阻撓與報復。米洛塞維奇像五十年前的米哈伊洛維奇一樣邪惡,一樣尊奉「大塞爾維亞主義」,不准各共和國脫離,不惜挑起各國內部族群及宗教仇殺,成為「巴爾幹半島屠夫」(而中共則自始至終以「內政不容干涉」名義支持米洛塞維奇的報復行動,並睜眼瞎說波士尼亞及科索沃的「種族大清洗」是西方的宣傳)。也只有到米洛塞維奇被西方逮捕,送交海牙國際法庭後,馬其頓及蒙特內哥羅的最後離去才能如此「文明」。
 
   南斯拉夫貫穿九○年代的內戰是後冷戰時期「文明衝突」的重要大事,是希特勒以來「種族大清洗」的再次觸發。尤其最早發生「種族大清洗」的波士尼亞,原是南斯拉夫境內種族及宗教融合最成功地區。卻只因為米洛塞維奇一干人挑撥,天堂頃刻化為地獄。民族主義狂熱及宗教偏執之可怕由此可見。
 
   南斯拉夫唯一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安瑞克,曾如此描繪昔日波士尼亞:「在賽拉耶佛,如果你清醒的躺在床上一整夜,你將學會分辨夜裡的各種聲音。天主堂宏亮穩定的鐘聲於二時敲起。接著是東正教微弱而尖銳的聲音。然後回教清真寺的粗厲聲音來自遠方。……如此,即使是夜深人靜,這個世界仍是分歧的。」誰能想到,分歧而一向能和平共存或矛盾共存的波士尼亞,竟會在頃刻間化為族群鬥爭的人間煉獄?
 
 
〔 資料來源: 台灣日報

南斯拉夫解體的教訓

謝謝您! 您的電子信件已傳送!

作者相關熱門推文
2017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